楊易神色凝重,沉聲道:“你是何人,與我又有什麼仇怨?”

他不知道,來人正是朝廷供奉許鑒。

許鑒奉楚帝致命追殺楊易,因為聽聞上官羽在天璿古城放出話來,限令楊易七天內現身,否則就去魏國誅殺楊家滿門。

他猜測楊易若是得到訊息,必然會現身,於是匆忙趕來。

果然,楊易現身了。

隻不過他身份特殊,不便暴露,於是便帶上了半張鐵麵具。

許鑒眼神銳利,他長槍一揮,槍尖直指楊易,氣勢逼人。

他大義凜然地高聲說道:“楊易你喪心病狂,殺人如麻,簡直就是陰魔。凡有誌之士,無不以殺你為己任。為江湖除害,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藏頭露尾之輩,連臉都不敢露出來,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楊易眼神銳利,聲音激昂道:“等我殺了你,取下你的麵具,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誰,殺!”

他厲喝著,大步上前,一刀斬出。

刀風剛猛,斬出兩道氣浪朝兩側翻滾,聲震如雷。

許鑒嘴角冷笑,他大步上前,右手一送,長槍就如同毒龍般刺出,紮向楊易的胸膛。

一寸長,一寸強。

長槍的優勢在於攻擊範圍,令人防不勝防。

看著長槍紮來,楊易連忙側身避開,他雙腳一蹬衝向許鑒,血飲刀橫掃而出。

許鑒似乎早有所料,紮出的長槍忽然變成橫掃,砸向了楊易腰間。

楊易無奈隻能夠變招,一刀斬向了長槍。

鐺!

血飲刀斬在了槍桿上,發出劇烈的錚鳴聲,火花四濺。

他悶哼一聲,五指發顫。

恐怖的力道從槍桿上傳來,竟然將他震得橫飛了出去。

許鑒大喝,猿臂揮舞,嬰兒手臂粗的槍桿朝著楊易當頭砸下,發出劇烈的呼嘯聲。

他氣勢磅礴,如淵似海,宛若沙場大將主宰戰場。

楊易心中驚駭,他連忙閃避,長槍隨之砸在了他所站的地上。

轟!

地麵沉陷,塵煙四起。

楊易瞥了眼,瞳孔緊縮,心中震撼。

對方一槍之下竟然砸出了個深一丈多,直徑三四丈的大坑。

此人的修為,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許鑒目光冷厲,他雙手握住槍桿,瘋狂抖動著,堅硬無比的槍桿竟然彎曲了起來,槍頭舞動如毒蟒探嘴,朝著楊易咬來。

虛空被紮破,發出刺耳的尖嘯聲。

“裂天九擊!”

楊易厲喝,他以三道疊勁施展這門刀法,血飲刀不斷劈出。

鐺!鐺!鐺!

刀與槍劇烈膨脹著,眨眼間就是九次。

儘管楊易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強,但就是冇有逼退許鑒半步,反而他自己被一股股銳利的鑽勁逼得連連後退,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情。

刀槍碰撞,不斷炸開空氣,聲音如洪鐘,震得周圍的人紛紛捂住了耳朵。

他們心中駭然,震撼地望著場中。

楊易連連後退,許鑒則乘勝追擊。

他氣勢如虹,煞氣磅礴,長槍在他手中宛若活過來的一般。

或是如毒蛇探嘴,陰狠毒辣;或是橫掃千軍,氣勢磅礴,打得楊易幾乎毫無還手之力,隻能夠不斷連連後退。

鐺!鐺!鐺!

刀槍不斷碰撞,聲音如疾風驟雨相隔不聽。

勁風撲麵,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楊易目光灼灼,他不再保留,催動了戰魂,立時一顆大星的虛影出現在了身後,與絕世神刀的虛影並立。

一時間,無儘星光從天而降,籠罩在他身上。

如此異象,讓全場躁動了:

“星魂,楊易竟然覺醒的了戰魂!”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上次覺醒天璿星魂的肯定是楊易!”

“同時覺醒了戰魂和器魄,若是不夭折,雛龍榜上必定有他楊易一席之地!”

……

眾人震驚無比,驚呼連連。

何為天之驕子?

覺醒了器魄不算,覺醒了戰魂也不算,唯有兩者全都覺醒了纔算。

隻要不夭折,三魂秘境有望。

許鑒眼神一凝,心中殺機更甚。

他厲喝著,攻擊更加狂暴,施展出來絕招:“烈焰焚天!”

楊易本來就已經很恐怖了,如今又覺醒了戰魂。

今日不殺,將來何人能製?

許鑒瘋狂揮舞著長槍,槍頭紮破虛空,刺出一道道槍光,然後這些槍光練成一片,宛若一團烈火籠罩向了楊易。

槍風淩厲,氣勢磅礴,壓得楊易難以喘息。

他瞳孔急劇擴張,無儘怒火在其中燃燒,猶如金剛怒目,怒火沖天。

“天怒刀!”

楊易爆喝,施展出了最強絕招。

刀光一閃,天地失色。

然而這往日無往不利地大殺招,今天竟然冇有奏效,僅僅是與槍光同時崩潰,綻放出璀璨的光芒,化為恐怖的衝擊波席捲四方。

地麵沉陷,塵煙四起。

楊易連連後退,每一步都會踩踏地麵,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直到兩丈外才停下。

楊易看著許鑒,心中震動。

此人太強了,竟然連天怒刀都能夠接下!

楊易震動,許鑒何嘗不驚駭,冇有想到對方還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刀法,連他的絕招都能夠接下,要知道他這絕招之下從未有人生還過。

“長恨刀!”

一刀不成,楊易再次劈出了第二刀。

這一刀更加恐怖,似乎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桎梏,刀光在虛空中一閃而逝,絢麗至極,瞬間就劈中了許鑒。

但與此同時,許鑒竟然消失在了原地,隻是被劈中的虛影。

噗!

刀光斬在地麵上,就像是熱刀切豬油,直接在地麵上劈出了一道溝壑。

深不知道多少,長有十數丈。

劈出‘長恨刀’,楊易感覺到體內一陣虛弱。

他腦袋昏沉,臉色難看。

《七情天刀》那怕是小成,他現在也最多能夠劈出兩刀,實在是太耗心神了。

若非他神魂強大,恐怕一刀就足以耗儘他的心神。

許鑒心有餘悸,看著神色不對的楊易,他不由哈哈大笑:“楊易,先前的兩刀已經掏空了你吧。我就知道,這種恐怖的刀法,豈是你可以輕易施展出來的,接下來你就受死吧。”

他最後厲吼,衝向了楊易。

楊易目光森冷,卻絲毫不慌,手中出現了一顆七色玉蓮。

他張口咬下了一片花瓣,快速咀嚼著,然後又將七色玉蓮收了起來。

楊易縱身一躍,避開了許鑒一擊。

此時隨著七色玉蓮藥效發揮,他的修為儘複,神魂也變得無比的飽滿。

楊易目光銳利,看著許鑒再次殺來,他以引氣術溝通風水大陣,無儘的地氣瘋狂湧入,宛若濤濤洪水一般,撐得他發漲,人都拔高了幾分。

“長恨刀!”

楊易厲喝,再次施展出最強一刀。

他體內狂暴的能量湧動,隨著這一刀全部宣泄了出來,也讓這一刀的威力達到了極致。

許鑒還想施展‘瞬移’手段躲過這一殺招,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他感覺像是被狂奔的蠻牛衝撞了,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隨著法袍和極品靈甲的破碎,胸前也瞬間爆開,血液噴飛。

但楊易並冇有就此罷手,他疾衝上前,在許鑒剛落地是一刀深深紮入了對方的胸膛。

許鑒的槍魄不能夠浪費了。

隨著他運轉‘人刀交修’之法,瘋狂汲取著槍魄本源,元始刀魄終於迎來的蛻變,正式晉升為了五星刀魄,令楊易身上氣勢再次高漲。

許鑒倒下了,雙眼望天,死不瞑目。

全場寂靜,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的心情。

如此強的人,冇有想到還是死在了楊易手中。

楊易劇烈喘息著,他先是撿起了長槍和百寶囊,然後才取下了許鑒的鐵麵具,隻是可惜他不認得這張臉。

不過不要緊,相信百寶囊中有證明其身份的東西。

楊易站起身來,環顧四望。

所有人都紛紛後退,眼中皆是驚懼之色。

楊易隻是淡淡一笑,縱身一躍離去。

隨著楊易離去,天璿星廟才喧嘩了起來,驚呼聲連連。

爾後楊易連斬兩大強者的訊息,就如風暴一般傳遍四方,各方勢力紛紛驚呼。

“天啊,楊易竟然又覺醒了戰魂,日後誰是對手?”

“此人不死,天下難安!”

“誰能夠想到,當初從魏國而來的小角色,如今會成長到這等地步!”

……

楚帝得到訊息,氣得摔碎了自己最心愛的硯台。

許鑒,已經是他麾下第三強者!

連許鑒都被殺了,除非請動七魄秘境的老祖宗,否則大供奉同樣也奈何不了楊易。

楚帝咬牙切齒,思考著對付楊易之策。

但在隨後的半個月時間裡,全國各地每天都有壞訊息傳來。

不是靈石礦脈被人洗劫,就是靈材礦脈被人攻破,不僅所有的靈石、靈材全部被掠奪一空,就連所有的礦洞都被故意崩塌了。

想要清理將是個大工程,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

更關鍵的時,那些開采礦脈的礦工奴隸全部被人解放了。

要知道這些奴隸礦工,要麼罪犯,要麼是戰爭俘虜,對於楚國都是恨之入骨。

他們人數超過了百萬,如今全部逃走,接下來楚國有的要忙。

“楊易,肯定是楊易!”

楚帝暴跳如雷,殺意滔天:“畜生,他這個畜生,掃蕩了全國各大礦脈,這是要掘我大楚的根啊,不殺此賊,朕心何安?”

儘管冇有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楊易做的。

但他可以肯定,這就是楊易做的。

因為如今楚國境內,敢如此做,又有實力如此做的唯有楊易。

要知道那些大型靈石礦脈,可都是有凝真境強者坐鎮的,而且至少有三人,如此才能夠保證大型靈石礦脈的安全。

楚帝急匆匆地來到了皇宮深處,在一座清冷的宮前躬身拜道:“叔祖,楚恒求見。”

“講!”

宮殿內,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楚帝帶著怒意說道:“叔祖,江湖上出現了一個魔頭,在我楚國境內滅門無數,如今更是橫掃了我大楚所有的礦脈,矛頭直指我大楚皇室。楚恒無能,隻能來請叔祖出手。”

既然供奉無能,那就隻能請動老祖了。

七魄秘境有七大境界,雖然叔祖隻是第一個境界英魄境,但殺楊易足以。

楚老祖聲音從宮殿內傳出:“江湖之事江湖了,我大楚無需插手。老夫要坐鎮皇宮,隻要他不攻入皇宮,老夫都不會出手。”

“啊!”

楚帝驚呼,忙道:“叔祖,此人成長速度極快,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從聚元境修煉到真火境,戰力更是直逼凝真境巔峰。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恐怕就再難製了。”

楚老祖歎息道:“非老夫不想,實屬不能。老夫若離開皇宮一日,你必定人頭落地。”

楚帝渾身一震,眼神露出驚駭之色。

大楚竟然這般凶險了?

老祖無法離開皇宮,楚帝隻能回到了寢殿。

他臉色陰沉,眼中寒芒不斷閃爍,許久沉聲道:“忠賢!”

“老奴在!”

“替朕傳訊秦國,告訴秦帝,就說朕支援他攻入魏國,但要活捉楊家所有人送到楚國來,朕不吝賞賜。”

楚帝冷聲說著:“還有,你再暗中聯絡清瀾宗、大羅宗、神劍山莊、項家等與楊易有死仇的勢力,請他們來郢都,共議滅楊易一事。”

李忠賢暗驚,他忙低頭應諾:“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