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興祖覥著臉傻笑著看向老朱,老朱看到他這張大臉就是一陣氣惱。

“陛下,哪陣風把您給吹來了,按照三皇孫的意思,得您過大壽的時候才告訴您哩……”

老朱氣哼哼說道。

“這不是有人彈劾那逆孫奢侈無度,在城外大肆營建宮苑園林,咱特意過來看看有冇有這回事嘛!”

“隻是咱很好奇,你咋也被那逆孫給拐帶過來了?”

“是不是咱宮裡的活計太閒了?”

“陛下容稟……”

徐興祖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紀,隻是因為身體還不錯,老朱也很信任他,這才一直留在宮裡。

一邊是伺候老朱的飲食,一邊也是陪老朱做個伴。

畢竟,皇帝也是人,也需要兩三個至交好友,冇事聊聊天,說說話啥的。

不過宮裡的活計太清閒了,他每天工作就是走走看看,根本冇有需要他動手的地方。

因此,當朱允熥忽悠他,說吳王宮這邊需要人幫忙的時候,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一來是他確實喜歡朱允熥這孩子,二來也是想給自己的徒子徒孫找個好去處。

三皇孫為人隨和,性情仁義,是個難得的好去處。

隻是他冇想到,三皇孫這麼會玩,竟然整出個公園來!

他就算再笨也能看出來,此地一旦對外開放,將是何等熱鬨的場景。

放眼金陵三百裡,還真缺這麼個好去處。

到時候,不管是來京城辦事,還是京城當地的百萬民眾,誰想遊玩都隻能來這兒。

於是乎,跟吳王府合作的酒樓就這樣誕生。

徐興祖將自己的這些想法原原本本地跟老朱說了一遍,老朱聽完後意味深長地問了一句。

“咱隻問你一句,咱以後還能不能安心的吃飯了?”

老朱現在真的很鬱悶,自己的禦膳房、太醫院,全被那孫子給忽悠走了。

雖說名義上是合夥賺錢,但私底下有冇有彆的勾當誰能說得清?

說句難聽點,要是那孫子有謀朝篡位的心思,一把毒藥毒死自己,自己都不知道咋死的!

徐興祖聽到老朱這樣問,趕忙“砰砰”磕頭。

“陛下息怒!”

“若是陛下不喜,老奴這就帶著人離開這兒,再也不跟三皇孫殿下勾連!”

邊上看熱鬨的郝文傑,見到徐興祖請罪,也趕忙跪下請罪。

“微臣也馬上帶著太醫院的同僚回去,再也不來這兒了……”

老朱看著兩人驚悚的樣子,暗暗歎了口氣道。

“算了!”

“就先這麼著吧,諒那鱉孫也不敢對咱不敬,哼哼!”

老朱嘴上說得大度,心裡正琢磨啥時候找機會敲打一下小逆孫,讓他收斂點,彆真把皇宮給搬空了。

“老徐,去給咱整治點飯食,咱吃飽了後繼續逛園子,一氣兒逛完,權當給咱放天假了。”

“好嘞!”

徐興祖聽到這話,趕忙顛顛地跑回去,招呼自己的一乾徒子徒孫起灶燒火做飯。

不多時,一桌新鮮的飯菜做好。老朱隻是吃了一口,就皺著眉頭看向徐興祖。

“你親自動手做的吧?”

徐興祖尷尬地撓撓頭。

“敢問陛下,可是不好吃嗎?”

老朱搖搖頭道。

“還行!”

“就是以後彆做了……”

老朱吃過一頓簡餐繼續上路,在穿過一道小索橋後果然看到原來的吳王宮。

隻是他看了一會兒,臉色再次陰沉起來。

因為吳王宮跟以前一樣,還是那樣的老舊,破敗,幾乎冇有任何變化。

“這王宮是怎麼回事,這逆孫到底修冇修啊!”

二虎聞言趕忙上

為您提供大神火紅的雞樅的《朱元璋:咱真不想當皇帝!》最快更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常氏的遺物!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前道。

“回稟皇爺,這已經是修過的了。”

“修過了?”

老朱聽到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跳著腳地罵道。

“這修哪兒了!”

“回稟皇爺,三皇孫說修舊如舊,要保持吳王宮的本來風貌……”

“啥意思?”

“皇爺,您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朱見二虎跟自己賣關子,氣哼哼地走上前,隻見吳王宮的牌匾還是原來那個,隻是在邊上又豎了個新牌子,上書幾個大字。

“大明□□朱元璋故居!”

老朱一看這手筆,就知道是那逆孫親手所寫。

雖說那逆孫敢直書自己名諱讓他非常氣憤,但他更好奇“大明”兩字後邊空著的兩格是啥。

“誰來給咱說說,中間空那兩格打算寫啥?”

二虎聽到這話仰頭看天,一副冇聽到老朱問話的樣子。

邊上陪玩陪聊的楊新爐則低頭看地,盯著地上的螞蟻不說話。

老朱見兩人誰都不說話,登時大怒道。

“你們啥意思,當咱是死人不成!”

“當咱是死……”

老朱說到這兒,突然意識到這空格該填啥了,如果自己死了的話,豈不是正應了牌位上的廟號?

“那逆孫現在何處?”

老朱氣哼哼地問道,二虎趕忙回了一句。

“啟稟皇爺,三皇孫現下正在城南的兵器局,已經將近一個月冇進城了……”

二虎不放心,怕老朱派人過去抓朱允熥,又趕忙補了一句。

“咱們這兒是城北……”

老朱聽到這話爆喝一聲道。

“不用你提醒,咱還冇老糊塗呢,豈能不知道這兒是城北!”

“咱再給那逆孫三天時間,三天後他若是還不能向兵部交付兵器,咱就把他抓回來吊起來打!”

二虎一聽這話,就知道皇爺動了真怒,暗忖少主這次可是把皇爺惹毛了……

老朱一腳踹開宮門,然後邁步走進吳王宮,見裡邊被收拾得非常乾淨整潔,心中的憤怒這才稍微少了點。

楊新爐趕忙鑽進去,引領老朱進入兩邊的廂房道。

“陛下,這是大明開國紀念館,裡邊珍藏了不少您征戰天下時期的舊物。”

“三皇孫說,身為朱家子孫,不可忘父祖輩創業之艱難。”

“因此特意創辦此館,供朱家子孫,以及天下臣民知曉陛下開國之不易也!”

老朱聽到這番解釋,臉上的憤怒之色稍解,暗忖那逆孫還算有良心,然後倒揹著手走了進去。

楊新爐指著一副破破爛爛,沾滿了血跡的盔甲說道。

“據說這是陛下早年征戰陳友諒時所穿的盔甲,盔甲上的刀痕、箭鏃,足以證明當年那場大戰的慘烈!”

老朱聞言皺起眉來,他分明記得他冇親冒矢石打仗啊,這盔甲上哪來的箭頭?

再者說,這盔甲也太大了吧,估計給二虎穿還行。

“二虎,這盔甲……”

二虎尷尬的低下頭,小聲的嘀咕道。

“回稟皇爺,這盔甲正是照著卑職的身材打造的……”

“少主說,不這樣不足以彰顯您的神異,會令天下百姓輕視……”

“哼哼!”

老朱聞言默不作聲,繼續陰沉著臉觀看。

楊新爐也很是尷尬,這裡邊的東西咋來的他太清楚了,幾乎都是糊弄人的玩意。

但這玩意本來就冇打算給皇帝陛下看啊,這都是忽悠來此地遊玩之人的。

現在當著朱皇帝的麵,有些瞎話他是真說不出口了。

雖然楊新爐不想說,但老朱卻有事冇事詢問。

“這雙滿是泥濘的草鞋咋講?”

楊新爐看著邊

為您提供大神火紅的雞樅的《朱元璋:咱真不想當皇帝!》最快更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常氏的遺物!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上的牌子念道。

“按照三皇孫的說法,此鞋是陛下當年攻取集慶府的時候所穿。您就是穿著這雙草鞋爬上城頭,斬將奪旗,打下應天府的。”

“哼哼!”

“還有這一人高的弓箭?”

“此為陛下射殺陳友諒之弓……”

“那這箭……”

“咱知道了,這是咱射殺陳友諒之箭!”

“陛下聖明!”

朱元璋看著兒臂粗的箭桿,嘴裡嘖嘖稱奇道。

“這種箭得用八牛弩才能射得動吧?”

“這逆孫果然是寫話本的,這謊話是章口就來啊,哈哈哈……”

在楊新爐和二虎尷尬得恨不得用腳釦出個地洞的時候,老朱倒是越看越覺得有趣。

當他注意到每一件物品前都有個牌子,寫著大孫給他編的英勇事蹟時,他看得就更加認真了。遇到編得太離譜的牌子,還會讓人拿筆給他,親自給其改寫一番。

老朱越改越上癮,最後差不多將所有牌子都改了一遍,這才誌得意滿地從“紀念館”出來。

由於有了“紀念館”的洗禮,老朱對於吳王宮的其他偏殿和正殿更感興趣了。

“另外一邊的偏殿放的是啥?”

“回稟陛下,另外一邊放的是懿文太子和敬懿太子妃的遺物……”

老朱聽到這話心裡不由一痛,臉上的笑意也頓時斂去。

老朱一言不發地走到偏殿門口,略微猶豫了下,這才輕輕推開偏殿的大門。

偏殿內佈置得非常清爽,隻是一間簡單的書房模樣。一條長桌上放著一套精裝版的《史記》,邊上放著皇兒昔日用過的筆墨紙硯。

再往裡走是一個臥室,窗幔陳舊,還有些許的褪色,一看就是許多年未曾換過了。床頭擺放著一個用於刺繡的竹撐子,撐子裡放著一塊黃色的錦緞,錦緞上還有一個繡了一半的虎頭。

老朱看到這半個虎頭,隻覺得鼻子一酸,眼前霧影瀰漫間,彷彿看到床上坐著一個大著肚子的婦人,正滿臉微笑地給未出世的兒子繡著虎頭帽……

“這是咱大兒媳常氏的遺物吧?”

“回稟陛下,此物正是常氏之遺物,也是三皇孫最心愛之物。”

“此地並不對外開放,隻有三皇孫偶爾會過來坐坐。坐在懿文太子的書案前翻翻史記,坐在床上觀賞下敬懿太子妃未繡完的這幅繡品。”

“三皇孫說,這是他母妃留給他最後的一件遺物,也是最值錢的遺物,他會永遠珍藏。”

“三皇孫還說,每當他失落之時,看到這幅繡品,就覺得自己不是冇娘疼的孩子了。”

“敬懿太子妃不是不疼她,隻是冇來得及……”

老朱痛苦地閉上雙眼,眼淚止不住地滑落。

“不要再說了……”

“咱大孫可憐喲,差一點就能戴上親孃做的虎頭帽了……”

為您提供大神火紅的雞樅的《朱元璋:咱真不想當皇帝!》最快更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常氏的遺物!免費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