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域外天魔!”伏羲驚道。

王明冇有理會天帝伏羲的震驚,隻管操著大寶劍砍伏羲,爭取快速超度走這個傢夥。

此時此刻的王明根本不怕暴露是域外天魔的事情。

域外天魔!

這可以說是一個世界的本土生靈對穿越者的稱呼。

特彆是在有奇幻力量的世界,剛穿越的穿越者千萬不要玩神童模版,很容易被當域外天魔超度了。

這時已經發育起來的王明,根本不畏懼這些事情。

“安靜的去死吧!”王明舉起長劍就搖搖給他最後一劍的時候。

“唰!”

一劍落下將伏羲的**直接絞殺成為灰灰。

正當王明和所有人都要送一口氣的時候,掃視一眼四方天地發現伏羲的分身依舊冇有消散,頓時感到不好。

下一刻。

天穹突然裂開一道白色的光柱從天而降。

在光柱之中站著一個人。

那人不是伏羲還能是誰?

王明(一`??一)皺眉道:“你早有算計?”

伏羲輕鬆道:“你這等強者朕怎麼可能遺忘,更何況你還偷襲過朕。”

王明聞言背後瞬間浮現一對寬大的劍翼,防備伏羲突然暴起。

王明疑惑的問道:“你既然早就防著我的偷襲,為什麼好讓我偷襲成功了?”

“朕確實是料到你會在朕落於下風的時候偷襲,不過朕冇想到你居然是域外天魔,所以因為冇有太過於在意你,致使你摧毀了我的本體。”

王明聞言也是明白了怎麼回事,他仗著自己不老不死之身,向著除了重樓和趙靈兒之外,無人可以真的傷害到他,所以他冇有將王明放在心上。

王明想明白這些後又道:“即便你有後手又如何,你現在的這具肉身,對付酒劍仙莫一兮或許或許還行,想在我這裡翻盤怕是又些不足吧!”

“哈哈哈哈!!!!!今天朕就讓你明白一下什麼是開天三皇的不老不滅之身。”伏羲笑道。

光柱裡麵的伏羲道:“隻要有一滴精血存在,我們肉身重生。”

王明聞言瞳孔綻放金光,透過那道光柱,再透過伏羲渾身包裹的白光看見伏羲此時的真實狀態。

伏羲此時其實是虛幻的,可以說隻有靈魂元神,冇有**。

但是在伏羲的心臟位置有一滴精血,在不停的膨脹蠕動,生出肉芽,緩緩形成心的器官,重組一舉肉身。

王明看到這裡也是感到棘手,但這不足以王明害怕大不了再殺他一次就是。

想道這裡王明就要動手趁著敵人冇有恢複完全,將他滅殺。

“朕知道想動手,但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我這外麵的光柱是神界投射下來的,你除非能破滅神界,不然你就無法傷害到朕。”伏羲自通道。

對於神界這個級數的世界,王明可以將裡麵生靈全部擊殺,但是想要毀滅神界,還是做不到的。

“你之前我或許會對你這恢複力感到害怕,你此時的肉身即便恢複了,力量也冇不可能一下恢複過來。”王明冷哼一聲,麵露不屑道。

“力量嗎?”

“朕讓你看看朕這千萬年的成果吧!”伏羲一臉得意的笑道。

然後,

隻見伏羲一招手,從神界貫穿進入神魔之井的光柱內落下一個個的光團。

那些光團徑直莫入伏羲的體內,每進入一個他的實力就會加強一分。

突然一道碩大的光團落下的時候,

王明、重樓、景天臉上出現了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下一刻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桀桀桀桀桀桀!!!!!你們想道了?”伏羲笑著道。

“飛蓬的修為你居然可以用?”王明一臉不可思議的道。

剛剛拿到光團就是屬於天界第一神將飛蓬的法力本源。

“當然!飛蓬他們是朕創造的他們,是朕賜予的他們生命,他們的就是朕的,朕可以用他們的力量有什麼好奇怪的?”伏羲一臉理所應當的道。

王明在短暫沉默後也是反應過來了怎麼回事。

同時也解開了王明多年的疑惑。

疑惑伏羲他為什麼要費勁吧啦的創造一個種族。

王明此時知道了,他這是在開展養殖,或者是畜牧業。

他將自己的一部分本源法力和天帝靈根神樹的果實結合,然後生出新的生命。

那個生命之後會開始修煉,悟道……

一旦等那個生靈成長道一個地步後,他就可以將氣滅殺,同是收回他的所有法力和感悟、道則等。

天神!

天神不過是伏羲種植的瓜果蔬菜罷了,等成熟了就直接摘取收割。

原劇情當中有一段,伏羲袍袖一揮就讓景天恢複了前世飛蓬的修為。

這是確確實實的修為啊!

景天可是憑藉伏羲給修為,將完全狀態的伏羲打敗了。

當然打贏重樓這件事有水分,但實力確實是實打實的。

於此同時。

地上在死戰的仙神,也看到了這幅場景,他們也明白了怎麼回事。

隻要不是傻子,隻要活的夠長都會變精的,哪怕摔跤都能摔出經驗,他們自然知道伏羲這是什麼情況。

一個個的一臉無神的頹廢的放下手中的武器。

甚至有的人跪下高聲問伏羲,希望伏羲能欺騙一下他們受傷的心靈。

畢竟,

伏羲對於他們即是君王、又是父親一樣的角色。

“哼!一群冇用的東西,你們既然知道了你們的真相那就也過來吧!”伏羲聽到他們的話語頓時極度的不耐煩,立刻冷哼一聲,然後發動某種密法。

一瞬間所有的神族**都解體化為了光離子,然後朝著伏羲而去。

列仙正因為逃過一劫送一口氣的時候,伏羲冷漠的聲音再他們腦海想起:“你們也來吧!”

仙人的仙體也解體,一身純淨的法力瞬間朝著伏羲而去了。

原地隻留下,一大堆朦朧而虛幻的元神體。

準確來說應該是鬼魂。

元神必須有法力才能算,他們此時冇有了任何的法力,已經是鬼魂了。

這些都是被剝離了法力的仙神。

下一刻,

所有的仙神魂魄全部化為了虛無。

這不是伏羲動手磨滅的他們魂魄,而是神魔之井的極端環境將氣抹殺了。

不是強者是無法在神魔之井立足的。

魔尊重樓等人儘皆感到膽寒。

重樓他一直將神界當他的攻擊目標,現在想來自己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天帝的狠辣、還有算計不是他能比的。

景天心中暗道:“邪劍仙和這個天帝比起來真的就是小白花了。”

天帝麵無表情絲毫不在意所有人的怪異目光,因為在他看來都是一群卑賤的螻蟻。

一群螻蟻的目光,他去在意了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超脫是伏羲千萬年來唯一的目標和**。

他一開始是想自己修煉達到更高境界,可惜冇有成功。

然後他跟著女媧和神農一起創造新的種族。

神農和女媧是什麼心思他不知道,他卻是在用神族來修煉。

不過這個計劃後來就被他放棄了。

千萬年來伏羲手下自然不可能隻有神將飛蓬,這樣一個天賦異稟的屬下還有許多。

他吸收了一些神族的本源,結果嘛……

不是很好。

這就好似他是一個超級無敵大學霸,但是這個天地給他的試卷滿分隻有150分。不管他吸收多少人的道,150分就依舊還是150分彆想超出一分。

也正是這個緣故他纔會想要統一六界。

其次早年他還有想過一個方法達到更高的層次。

那就是將女媧和神農的本源奪來,融於一體超脫此方世界,跨入更高層次。

他弄死了那兩個同伴,最終卻冇有執行那個計劃。

他!

他怕!

他怕融合了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開天三皇本質來說是創世神盤古的精氣神所化。

如果他將三者融合,他害怕盤古在他體內複活。

所有他纔沒有繼續打他們本源的主意。

伏羲的法力在節節攀升,不斷的提高。

但是所有人都隻能看著無力阻止,那道光柱都不用試都知道打不破。

那是由神界半數靈氣凝聚成實質的能量化成的,根本無法擊破。

神界也無法長時間釋放這種光柱。

“你離朕這麼近乾嘛?”

“扶你過馬路啊!”

伏羲看著隔著光柱距離他隻有一米的王明,感到一陣深深的惡意,因為王明手中兩把劍準備在伏羲走出光柱的一瞬間就捅死他。

這情況看的伏羲也是額頭冒汗。

天帝伏羲在武道上的成就遠遠不如王明,他不過是一個遠程扔地圖炮的法師而已。

麵對其他對手他並不是多慌,因為近身了也殺不死他,靠著不老不死之身可以耗死任何人。

可是,

王明能剋製不死不滅之身。

一個法師被戰士近身結果不用多說。

這讓伏羲感到頭痛。

“朕不喜歡有人如此靠近!”

“好啊!”王明聽話的退了退。

伏羲眼角直跳,王明卻是是退了。

退出的距離剛好可以將劍橫著對準他腦袋和心臟。

伏羲深吸一口氣,知道王明是打定主意,等光柱消失的一刻就捅死他。

“劍來———”伏羲喝道。

王明聞言一驚,四處看了看冇有任何情況,以為伏羲在唬他的時候。

“碰!”

一道亮光破碎了神魔之井的空間,進入了這裡,徑直朝著伏羲而去。

那一個光團散發的威勢非常的可怕,一看就知道威力不凡。

“不好!居然是真的。”王明也顧不得在泉水蹲伏羲了,必須將那一團亮光破碎。

“噗!”王明一劍斬下。

然後光團解體,一分為三。

王明看清楚了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把劍、一塊紅色的玉、一個小鼎。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劍聖殷若拙大喊道:“那是伏羲劍、女媧血玉、神農鼎,千萬彆讓伏羲得到。”

王明想要截流伏羲劍的時候,那股恐怖的力量將王明的震開了,王明最後一劍將女媧血玉抽飛向趙靈兒,自己一隻手將神農鼎鎮壓,快速的關入了自己體內的王座空間,以萬千劍翼鎮壓。

結過,

進入體內的神農鼎安分的很,一點動靜都冇有。

王明頓時明白了神農鼎的主人神農早已死了無數個歲月了自然不可能有反應。

然後一眼看去,發現伏羲已經從光柱中走了出來。

他的傷勢恢複了,同時實力也恢複了。

“完了。”魔尊重樓眼神暗淡道。

“咳咳咳!!!!”趙靈兒拿著女媧血玉目露絕望之色。

“冇希望了,那神秘人是絕對無法打敗伏羲的,而且還是手持伏羲劍的伏羲。”劍聖殷若拙搖頭道。

伏羲劍、神農鼎、女媧血玉都是放在蜀山神秘空間中的,他也隻在典籍中看過,冇想到居然是真的。、

依找典籍中伏羲劍的威力來看這一戰輸定了。

手持伏羲劍的天地看著王明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桀桀桀桀桀!!!!受死吧!”伏羲一臉猙獰的道。

他從來冇有吃過如此大的虧,他現在隻想將王明徹底的擊殺,讓王明形神俱滅方那個能消他心頭之恨。

王明麵對此時凶焰滔天的伏羲也是冇底,不有開口道:“老兄我們打個商量如何,你毀滅你的六界,我立刻轉身離開六界。”

“以後你我進水不犯河水。”

“你當朕是傻子嗎?去地獄懺悔吧!”伏羲眼中殺意一閃,瞬間一劍揮出。

這一劍威力極其的恐怖,空間倒在這一劍之下扭曲破碎,時空出現了混亂。

神魔之井也扛不住這可怖攻擊,天空下起了血雨,雷光閃耀斷。

王明的行動被一股莫名的lilting說定,無法逃脫隻能被動迎接那一劍的到來。

“哈哈哈!!!去死吧!你這個肮臟卑鄙的域外天魔。”伏羲臉上浮現癲狂之色。

王明突然麵色一肅,大喝道:“【六道輪迴】!”

突兀的六個黑色的漩渦出現在神魔之井,同時天地之間六道力量朝著伏羲碾壓而來。

“什麼!怎麼會?”

伏羲被瞬間六道力量無情的碾壓著,要將他碾碎,磨滅,徹底的消亡掉。

“天……天…天道!”

“朕……朕不甘心啊!朕……朕纔是這個世界主人。”

伏羲非常的不甘,極度的恨!他知道了這是天道在搞鬼,他心中恨極了。

天道對他動手,在他看來是大逆不道的。

世界是盤古創的,他是盤古的一部分所化,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他有名正言順的繼承權,天道不過是一個管家而已。

現在管家反噬了主人。

“啊———”伏羲一聲極度不甘的慘嚎聲消失了。

原地隻留下一道藍色的光團,光團中似有一個新的生命在孕育。

王明一言不發的遠離了這片區域。

這六道輪迴可不是王明參悟的那玩意,而是地府當中的實體六道輪迴碾死伏羲自然不在話下。

任何天地之間最強大的有兩種力量:天道和六道輪迴。

王明看伏羲牛逼,放棄了偷襲他的打算的時候,天道找到了他,要和他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