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楚厲煊?”秦虎臉色凝重起來,眼中透著畏懼。

秦虎做夢都冇想到,這男子是楚厲煊,而且他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悍。

早知道他是楚厲煊,早知道的話他肯定躲得更遠一點,此時秦虎後悔死了。

楚厲煊是誰呀,那是令南蠻聞風喪膽, 同時手刃錦衣衛統領和大內總管的絕世高手啊!

他的名字,京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可惜,許多人隻知其名,不識其人,也包過秦虎本人。

“楚厲煊又如何, 你以為本將軍真怕了你不成?”秦虎硬著頭皮, 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些虎豹騎嚇的不敢吱聲,隻能拚命阻攔, 眼睜睜的看著楚厲煊朝秦虎走去。

“噗呲。”

就在此刻,秦虎肩膀上又多了一條血痕,他的身體不由得踉蹌了幾下,差點跌坐在地上。

他的眼睛瞪得溜圓,眼底閃過濃濃的駭然。

因為楚厲煊已經近身,長劍劃破空氣,發出尖銳破風聲,朝他胸膛刺來。

秦虎連忙舉起雙手抵抗。

“鏗鏘~~“

清脆的碰撞聲傳出,秦虎被逼無奈隻能用雙臂抵擋,隻聽到清脆聲音傳出。

秦虎手腕發麻,手中的長刀脫手掉落,楚厲煊順勢一劍刺入秦虎腹部。

“啊”秦虎忍不住慘叫起來。

他捂著傷口痛苦的翻滾,鮮血噴湧,染紅了鎧甲,秦虎就這樣躺在冰冷的地上。

“秦將軍。”

“虎哥。”

看到秦虎被楚厲煊所傷,剩下的虎豹騎們氣紅了眼,蜂蛹的攻向楚厲煊,與其糾纏廝殺在一起。

楊國公的親兵紛紛向兩側躲避, 生怕遭到池魚之殃。

而楊國公趁機也從另一邊向秦虎走去,他邁著六親不認的步劃。

躺在地上的秦虎,看著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楊國公,他眼底閃過不甘和憤怒。

他做夢都冇想到,原本以為自己必勝無疑,但現實卻給了自己當頭棒喝。

楚厲煊是個狠人!他竟然在五千虎豹騎包圍的情況下,還能下手重傷自己。

秦虎掙紮著想要坐起來,但他身體虛弱,根本做不到。

“哼!秦將軍,你受了重傷,還是快些讓人把你抬回宮中找王禦醫吧,否則耽誤了治療,就不好了”

楊國公居高臨下俯視著躺在地上的秦虎,冷笑著說道。

“楊國公這話,倒像是關心下官?”秦虎看了楊國公一眼,譏諷的問道。

“那當然,我們同朝為官多年,我豈會見死不救。”楊國公笑眯眯的說道。

“本將軍知道,公爺和王禦醫有交情, 王禦醫是個醫術精湛, 德高望重的老太醫,他的話,秦某可信幾分。”

秦虎假笑著恭維,他現在隻盼著楊國公能看在皇上的麵子上,快點放了自己。

若是再不趕緊帶人離開,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虎豹騎全軍覆滅。

虎豹騎不但是秦虎的心血,更是陛下的心血,是陛下花了許多精力財力培養出來的一支軍隊。

“秦將軍真的不需要老夫幫忙?”楊國公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秦虎,故意裝作驚訝的樣子。

秦虎聞言,彆過臉冇力氣搭理楊國公,他太需要幫忙了,真的需要。

但是他知道楊老匹夫不會幫他,隻是故意羞辱他。

楊國公見狀,輕咳一聲,繼續說道:“秦將軍的傷,要儘快治療,老夫就厚顏替秦將軍求一次情,希望你們以後好自為之。”

“楊國公真的打算放了我?”秦虎聞言,立刻睜大雙眼,難以置信的問道。

他雖然身體虛弱,但耳朵並未聾掉。

楊國公剛剛說的話,他可聽得清清楚楚,楊國公是想讓楚厲煊放過自己。

老匹夫有這等本事?他何時勾結了楚厲煊?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是秦虎還真的存了幾分心思,希望楊老匹夫真的能,言出必行放過自己。

楊國公笑嗬嗬的點點頭:“秦將軍,我們畢竟是老相識,而且老夫與你爹又是舊識,今日的事,老夫就當冇發生過,你的虎豹騎也差不多全軍覆滅了。”

“楊國公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殺了本將軍?“秦虎皺眉問道,

難道是楊老匹夫改變主意了?還是之前就是侮辱自己?

楊國公聞言,搖頭說道:“你冇有看嗎?你的一萬人被戰神殺得冇剩多少了。”

秦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楚厲煊一個人殺了他近一萬人?

那整個東辰國還有人是他的對手嗎?

“本將軍聽說他手下還有許多兵馬,他的戰馬比整個東辰國的總馬數還要多,是真的嗎?

“你問老夫?那老夫問誰去?老夫也是今天才見到他好不?”

“楚厲煊,楊國公喊你停下來。”秦虎躺在地上也看不到周圍是什麼情況。

“請問楊國公有什麼指示?”楚厲煊還真的停了下來,飛身到秦虎和楊國公身邊。

“咳咳…老夫見過鎮南候,老夫想替秦虎求個情,讓他剩下的手下把他抬回去治療可好?”

“國公爺想怎麼做就咋做吧,我也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跟秦虎冇有任何恩怨。”

楚厲煊說完就飛身上馬,翩然而去,隻見馬屁股後麵一片塵土飛揚。

楊國公:……

他這是得罪戰神了?

“哈哈哈……你的幫手走了,哈哈…你們給我上,殺了這老匹夫。”

秦虎見楚厲煊絕塵而去,癲狂的大笑,他的虎豹騎趕快殺了老匹夫回去跟陛下邀功。

楊國公:“……”

“快啊,你們都給本將軍聽清楚,殺光他們。”

“將軍,我們才一百多少,國公爺還有三百人,再打起來,您可怎麼辦?”

秦虎的幾個親隨走近他,把他扶起來,入眼的遍地都是屍體,血流成河。

砰!

秦虎徹底暈倒了。

“戰神冇有殺他,想必是想留他一條命,你們抬著他回去吧。”

“多謝國公爺成全。”秦虎的親隨動作麻利的抬著他飛似的逃了。

他們生怕國公爺反悔,留下一臉懵逼的楊國公。

“老爺,您脖子上又流血了,要不要小的幫您包紮一下。”

“嗯。”國公爺有氣無力的說道,他是氣的,氣得他出現幻覺。

聽到他妻子的哭聲,“老爺,文兒,你們有冇有受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