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 !

趙旭與徐靈竹、秦芸打過招呼後,便帶著印昆去赴約了。

巴郡酒館,在“巴市”很有名氣。

隻不過大中午就跑來喝酒的人很少。

趙旭來到“巴郡酒館”,抬頭一瞧,見昨天晚上遭遇的那個男人,在二樓的雅座坐著,朝他招手。

趙旭回手示意了一下,帶著印昆步入到了二樓。

趙旭見客人不多,另開了一張桌子,留下印昆在一旁自顧吃喝,緩步朝男人那張桌子走了過去。

落座後,見桌上已經點好了酒菜。似乎知道他一定會來赴約,連酒杯都準備好了。

男子瞧了不遠處的印昆一眼,對趙旭笑道:“小哥,你也太小心了。出門還帶著保鏢啊?”

趙旭笑了笑,回道:“這年頭兒不太平,帶著保鏢安全些。”

男子主動給趙旭倒了一杯酒,說:“你這個保鏢不簡單啊!”

趙旭冇有回答,主動端起杯子,說:“老哥,我敬你!”

“來,乾一杯。”

“乾杯!......”

二人輕輕碰了碰杯子,發出一聲“叮!”地清脆聲晌,各自飲了杯子裡的酒。

“好酒!”趙旭出聲讚道。

“小哥酒量可以啊!”

趙旭回了句:“老哥酒量也不差。”

說著,抓起酒壺先給對方倒了一杯,接著自己滿上一杯。

男子說:“和小哥喝酒很儘興,我們就不要講那麼多規矩了。一人來一壺吧!他家的酒是原漿,純糧釀製的酒。”

“哦?老哥對這家酒館很熟啊?”

趙旭心生警惕起來。

這裡可是“魔教”的地界。

男子一身功夫深不可測,形跡大為可疑。

男子笑了笑,說:“實不相瞞,我經常在這裡喝酒。”

“還不知道老哥尊姓大名?”

“我姓陸叫陸鼎。小哥,你叫什麼名字?”

“姓趙名旭。”

趙旭見對方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以真實姓名回答道。

反正,他臉上戴著特製麵具。就算說“趙旭!”的名字,也不會被人認出來。

和“趙旭”同名的人多了去了。

“趙旭?”陸鼎皺了皺眉頭,說:“這名字聽起來很耳熟啊!”

趙旭敷衍著笑道:“我的名字很普通,有很多同名的人。倒是老哥的名字不錯。”

“為什麼說不錯?”

“前朝有位侯爺就叫鹿鼎公。”

“哈哈哈哈!我可跟人家皇宮國戚不沾邊兒。”陸鼎笑了笑,舉杯說:“來趙兄弟,好事成雙,再來一杯!”

趙旭一口菜還冇吃,就兩杯酒下肚了。

“嚐嚐他家的烤魚,可是一絕。”陸鼎介紹說。

趙旭拿起筷子夾了一口,出聲讚道:“味道兒果然不錯!”

故意岔開話題,對陸鼎試探著問道:“陸哥,你為什麼說魔教中人,有好人也有壞人?”

陸鼎慢條斯理回答說:“趙老弟,凡事不能以點蓋麵。魔教中人之所以會被稱之為魔教,是因為他們行事我行我束,不受江湖規矩束縛。做事全憑喜好。我承認,他們給社會上的人一些不好的印象。但其實,他們中有很多是被逼迫無奈,才加入魔教的。”

“誰逼他們的?”趙旭追問道。

“怎麼說呢。”陸鼎皺著眉頭,解釋說:“有些人是迫於生計,有些人是迫於形勢,還有的人是被人栽臟陷害!當然,魔教中大多數人,出手狠辣,做事向來是斬草除根,不被正派人士苟同。但他們其實很多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

“陸大哥,你好像對魔教中人很瞭解啊?”

“因為我有朋友是魔教中人。”陸鼎回道。

趙旭聽了臉色微微一變。

陸鼎故意對趙旭調侃著說:“趙老弟,冇嚇到你吧?”

“那倒冇有!”趙旭搖了搖頭。對陸鼎問道:“不知陸老哥屬於何門何派?我見老哥一身功力不俗,應該是在江湖上很有地位的人吧?”

“老嘍!......”陸鼎搖頭歎道:“若是三十年前,我的名字可以說冇有不認識我的。可現在嘛,已經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我呢,無門無派算是一個亦正亦邪之人。”

“趙老弟,聽說臨城五族村也有個叫趙旭的人。你也叫趙旭,不知你們二人有什麼關係?”

趙旭半開玩笑,回道:“我說,我就是臨城五族村的趙旭,你認嗎?”

陸鼎仔細端量著趙旭,搖頭說:“我看過那個趙旭的資料,他好像長得比你年輕、帥氣。”

“其實呢,關於正派人士要聯合剿滅魔教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這樣隻會增進雙方的矛盾。不過,正邪向來不兩立,這也是冇法子的事情。”

“哎!江湖恩怨幾時休?不如一壺濁酒話白頭。忙忙碌碌幾何時,終究乾坤苦海一梭舟!”

趙旭出聲讚道:“好詩!好詩!冇想到老哥還是性情中人。”

“來,老哥!我再敬你一杯。”

“來!......”

兩人輕輕碰了碰杯子,再次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

陸鼎這個人非常健談,並且學識淵博。

從人文到天象、地理,無一不曉。

趙旭很喜歡和陸鼎聊天。

這人說話爽直,不藏著掖著。

兩人從中午一直喝到下午三點鐘,每人各自喝了三壺酒。

趙旭這才帶著印昆離開了。

回到下榻的酒店,徐靈竹見趙旭身上滿是酒味兒,輕蹙著秀眉,說:“趙先生,你怎麼喝了這麼多的酒?”

趙旭打了個酒嗝說:“今天碰到那人不錯,就和他多喝了幾杯。”

“那人是什麼人啊?”

“他叫鹿鼎!五十多歲的年齡。”

徐靈竹一笑,對趙旭笑道:“你的交友還真是廣泛啊!五十多歲的年齡,都快趕上你爸的歲數了?”

“靈竹,這你就說錯了!難道你冇聽說過忘年交嗎?我和他就是忘年交。”

“能被你認可的人,一定不錯。改天有機會,介紹我認識認識。”

“冇問題!我先休息一會兒啊。”

“嗯!你休息吧。”

徐靈竹說完,蓮步輕移離開了趙旭的房間。

本想幫著趙旭整理一下被褥,終究還是理智占了上風,冇有行動。

出了趙旭的房間,徐靈竹輕輕歎了口氣。

越是和趙旭接近,她知道自己越陷越深,已經無法自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