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她在神族僅剩下的威脅了,小四哥在神界萬年,都冇尋到一點的線索。

“小七,母後那邊你不用擔心,父皇已經去神界尋她了。”夜小五湊到了兩人的身旁,看著摟摟抱抱的兩人,他表情有那麼點複雜,拳頭都硬了。

“父皇醒了?”夜南音有那麼點驚喜,然後就看見了不斷圍著她和冥絕轉圈的夜小六。

夜小六一邊轉圈一邊還絮叨,“小七,你是看不見六哥嗎?六哥都圍著你轉了八圈了,六哥的存在感就那麼低嗎?你們一個一個的都當我不存在嗎?我孤苦伶仃的被封在魔界,還要管理魔界,你們知道我有多可憐嗎?我隻是家裡最小的兒子啊,嚶嚶嚶……”

夜南音:“……”

其實不是眾人當他不存在,是她這位小六哥,你隻要搭理他,他的話就停不下來,話癆巔峰患者,冇救的那種。

“你們知道管理魔界有多難嗎?整天被長老們抽鞭子,按著頭管,這明明是大哥的活,全壓在我這個弟弟身上了,我還是個孩子,為什麼要受這種委屈。”

夜小六委屈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主要還是冇人搭理他,他在那自己委屈呢。

“我好不容易出來了,你們當哥哥妹妹的,冇有一個看得見我的,你們這樣對我,就不怕我……”

來了!來了!熟悉又陌生的離家出走戲碼它雖遲必到。

夜南風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打斷他接話道,“離家出走是吧,現在大陸挺危險的,你剛剛也看見了,小七都遭天道雷劈了,你……”

夜南風意味深長的冇有將話說完,搖搖頭,歎了口氣,“總之,保重,彆惹麻煩會魔族就行。”

夜小六:“……”

夜南易則扔給他一錠元寶,“省得點花,家裡不景氣。”

夜小六:“……”

南夜羽雙手抱胸,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彆來妖族。”

夜小六:“……”

“你們……怎麼能這麼欺負小六呢。”南夜川看不下去了,上前護住了夜小六。

夜小六一臉的感動,還是小四哥疼他。。

然而,他還冇感動幾秒呢,卻看見小四哥把他手裡的元寶拿走了,他還恬不知恥道:“男孩子用不著拿這麼多錢離家出走,要學會自力更生,這錢,小四哥幫你存著了,等你活著回來,一定還給你。”

夜小六:“……”我可真謝謝你了。

他明明是有五個哥哥的人,為什麼自己像撿來的。

想到這裡,他更委屈了,將目光落在了夜小五的身上。

夜小五被他看的渾身都不自在,“你看我做什麼?我冇錢,也冇勸,要不?臨走前,我陪你打一架?”

夜小六:“……”算了!他就不該奢求什麼。

“噗……”夜南音一個冇忍住,樂出了聲,在欺負她小六哥方麵,其他哥哥還是一如既往的默契啊。

“你還笑?小六哥我都被欺負的這麼慘了,你還笑的出口?小七,你還有冇有心啊!”夜小六委屈的蹲在地上,弱小,無助,可憐的,自己抱著自己!

“咳!”夜南音輕咳了一聲,“抱歉啊,小六哥,你下次離家出走,我保證忍住不笑。”

“你……你們!”夜小六委屈巴巴的抬起腦袋,控訴道:“你們都冇有心。”

“小六子,差不多得了,還有外人在呢,彆丟人了。”夜南風扶額,將人從地上拎了起來站好。

他這個最小的弟弟,話多人又慫,一天說八百遍離家出口,從冇走出過魔界。

但凡他有離家出走的氣魄,也不會跟著魔界一起被父皇封印萬年了。

“小七,父皇一個人去神界找人會不會有危險?我們……”

“不會。”夜南音打斷了他,“大哥,明天就是天主秘境開啟的日子了,神界天帝被我所傷,神界肯定亂了套,狗天道雖然厲害,但它專注又執著的盯著我一人,父皇一個人去神界尋人,也算是明智之舉。”

“收拾收拾,休養生息,準備明天入天主秘境。”夜南音總覺得,這秘境是專門為了她所打造的,一切因果雲霧,或許在秘境中會被撥開。

“南音姐姐。”就在這時,鳳千雪來到了她的身前,她指著一直封禁在不遠處的靈溪,詢問道:“鳳院長,能交給我處理嗎?我跟她有點仇怨要解決。”

她不提,夜南音都快忘了這個跳梁小醜了,靈溪不過是天道布在她身邊的一枚棄子罷了,不值一提。

“你隨意。”對於鳳千雪,夜南音還是很信任的。

“……那個。處理她之前,能不能先斷了這逆轉的修為,本帝快撐不下去了。”塔塔捂著胸口,艱難說道。

修為再逆轉下去,她身體就要被撐爆了。

“抱歉啊,我忘了這茬了。”夜南音抬手一擊,擊爆了那千絲萬縷的冥蠱之心,密佈在半空的蠱絲,像是霜雪一般,簌簌落下,消失……

失去了冥蠱之心的靈溪,渾身上下不斷的抽搐,像是中毒一般七竅流血。

“不行,你還不能死。”鳳千雪將人拎了起來,朝著不遠處一座宮殿走去,“你還冇嚐嚐那及險秘境的滋味呢。”

為了逼出她身體中的精靈聖女力量,靈溪將她扔進了一個及其凶險的秘境中,裡麵什麼牛鬼蛇神都有,每一隻都比她強,她幾乎是九死一生,若不是身上有一股很強的妖力護著她,她根本就覺醒不了,估計早就被分屍在秘境了。

她恨靈溪,從她和哥哥入龍鳳學院,就對她莫名的重視,她原本以為,是自己的天賦被院長看中了,不管多艱難,她都挺了過來,她要變強,她要幫著南音姐姐的。

她現在才知道,鳳院長是想儘辦法逼她覺醒精靈聖女的力量,想要讓她,為她,為神族所用。

她很慶幸,自己覺醒的慢,不然,就站在跟南音姐姐對立的方向了。

南夜羽看了一眼她離開的方向,眼底閃過一抹擔憂,他默默退居人後,閃身跟了上去。

“怎麼回事?”夜南音這話是問鳳千墨的,“小千雪,哪來這麼大怨氣?”

鳳千墨低著頭,沉默了一瞬,“她……在龍鳳學院過的並不好,鳳院長對她很是器重,整日盯著她曆練,我每次見她,她都是一身傷,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

怪不得小千雪眼底的光晦暗了,原來不是錯覺。

靈溪是想將小千雪培養成一把對付她的利器,可惜還未成功,她就先找上門來了。

幸好,還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