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越走越近,頭羊脖子上的銅鈴鐺發出的聲音清脆悠揚,像是能把人心中的煩惱驅離一般,聽得愛德華心曠神怡。

可這牧童卻停在了愛德華的麵前,而且他直勾勾地盯著愛德華。

愛德華看著麵前這個擁有著漆黑瞳仁的小男孩,笑了笑,說:「小朋友,你有事嗎?」

那名小男孩吸了吸鼻涕,這個舉動逗的旁邊的辛西婭哈哈大笑。

「大哥哥,你不認識我了嗎?」

他說完,又用袖子將再次流出來的鼻涕擦了一把。

聽到他的話,愛德華的眉毛皺在了一起,他苦苦地思索了良久,說:「我……呃,我不認識你了……」

「那太好了,你昨天晚上跟我說,說如果我今天來了,你不認識我了的話,就讓我告訴你你把自己藏的東西藏在了哪。」

聽到牧童的話,辛西婭不笑了,愛德華一臉凝重。

「我?我讓你告訴我?我的東西被我藏在了哪?」

牧童點了點頭,說:「我離開的時候你告訴我了。」

「是我趕走你們的嗎?」

牧童搖了搖頭,說道:「不,你給了我們很多錢,也給了我們一個任務。」

辛西婭看向愛德華,喃喃地說道:「什麼情況?」

愛德華起身,說:「那有勞你帶我去找了,小朋友。」

牧童走上台階,從二人之間的空隙裡穿了過去打開了門,愛德華二人趕緊跟進了屋。

隨後愛德華看到牧童熟練地拆開了在牆角櫃子底下的一個隔板,在隔板的下麵取出了一個藍色的餅乾盒。

愛德華看著被牧童遞到自己麵前的餅乾盒,猶豫了一會還是接了過來,正當他要打開的時候卻被牧童一把按住。

「等我走了再開,這也是你交代的。」

牧童說完,轉身走出了農舍。

愛德華與辛西婭對視了一眼,辛西婭淡淡地說:「你昨晚到底做了什麼啊?」

愛德華打開盒子,裡麵是一個影像存儲器,愛德華將那個拇指大的東西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按了一下,一個醉醺醺的自己出現在了畫麵裡。

根據這個醉醺醺的自己長達一個小時的不斷描述,在這混亂的語言下,愛德華與辛西婭知道了一切。

他們的記憶並不真實。

「我靠……能修改我的記憶也就算了,怎麼連你的記憶都能修改?」

辛西婭坐在椅子上,喃喃地說道。

愛德華抹了把臉,說:「這太恐怖了……整個銀河係人類的記憶他們都能抹掉……」

「還好你是一喝酒就斷片的傢夥,不然這一招也用不了……」

愛德華搖了搖頭,說道:「不,應該說幸好是他們隻是能夠查詢所看到所聽到的記憶,他們無法察覺我們是怎麼想的,要不然也得完蛋。」

聽到愛德華的話,辛西婭打了個寒顫。

「完整的折躍技術和對超空間的認知程度……他們已經在科技上對我們形成了碾壓態勢。」

愛德華歎了口氣,說:「怕不隻是這樣哦……」

沉默在農舍裡蔓延開來。

過了良久,愛德華淡淡地說:「這個戰線組織不是一個好戰組織,這點是肯定了的,而且他們的人民精神層麵很高,是一個與世無爭的民族。

但銀河係的確存在異族,無法被摧毀的異族之卵我在影像裡提到了三次。

這個戰線組織的目標是讓銀河係的人類進化到同一精神高度,在此之前他們在守護銀河係不被外族入侵。

他們應該就在孤懸在銀河星盤之外的獵戶座旋臂上!」

「愛德華哥哥,你還提到了六千年前的大戰,那時候的全銀河都掌握著完整的折躍技術,那就說明我們確實已經有能力研發完整的折躍技術了啊。

我……我很擔心艾莉娜姐姐啊……」

愛德華伸出一隻手,阻止了辛西婭繼續說下去的話。

「如果我們仍被監視著,那麼他們就要出現了。」

辛西婭蜷進椅子裡,縮了縮脖子,像是等待審判一般。

「但他們冇有立刻出現,那就說明瞭至少我們已經擺脫了觀察,但我們仍然不能確定艾莉娜是否安全。

我們必須沿著他們希望我們做的事情做下去!

走!先想辦法聯絡星堡,報個平安。」

愛德華說著,從自己的通訊器裡拿出了一些信用點的能量包,四下打量著房間,最後將他們寄存在了一個麪包機裡,設置成了展示模式。

「記住,這個事我們不知道!」

愛德華說完,將那個影像儲存器放進了自己腰間的包裡。

二人整理好亂糟糟的心情,走出了農舍,看到了正在捉螢火蟲的牧童,他們這才意識到,天已經完全黑了。

但看到螢火蟲的辛西婭卻十分的興奮,冇有鞋的她立刻加入到牧童的玩樂當中去了。

愛德華看著心情尚好的辛西婭並冇有選擇著急走,而是再次坐在了木質台階上看了起來。

當玩累了的牧童與辛西婭躺在草地上看著罐子裡的螢火蟲說笑了一番之後,愛德華站了起來。

「小朋友,我們要走了。」

牧童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愛德華,轉頭將自己懷裡的玻璃罐遞給了辛西婭。

「這個送你,我這兒天天都有抓不完的螢火蟲。」

辛西婭接過瓶子,衝著牧童笑著。

「但是你得親親我。」

「啊?」

辛西婭愣了一下,看著麵前這個掛著鼻涕的牧童。

牧童抄起袖子擦了一把鼻涕,鼻涕橫在了臉上,玩了這麼久,他的臉上此時已經左一道又一道了。

「螢火蟲送你,但是想把罐子也拿走的話你就得親親我。」

愛德華哈哈笑著,說:「辛西婭,你可不許搶人家東西哦。」

辛西婭笑著,看著麵前已經閉起眼來的牧童和他那撅著的嘴。

在掛著一道道乾澀鼻涕的臉蛋和撅著的小嘴之間,辛西婭選擇了那個稚嫩的嘴唇,她抱著牧童的腦袋,輕輕地將嘴唇靠了過去,略帶僵硬的觸感傳了回來。

隻是一瞬間的觸碰,卻讓這位年幼的牧童興奮地跳了起來。

「我長大了!噢!媽媽我長大了!」

他說著,跑向遠方。

愛德華朝那個方向望去,兩個身影從草叢裡爬了起來,望向奔跑著的牧童,緊接著,牧童撲向了一個較矮的身影。

愛德華朝著那個方向上的模糊身影揮了兩下手,將坐在草地上的辛西婭拉了起來。

「走吧,已經害得人家在外麵過了一夜了……」

辛西婭在愛德華的身旁,二人朝著劫掠艦走去。

「我要把這個帶給伊芙蕾!」

「好!」

愛德華說著,摸了摸辛西婭的腦袋。

十分鐘後,劫掠艦啟動了,像是一顆逆行的流星一般劃破天際。

在設定好航線之後,愛德華看著擺弄罐子的辛西婭,說:「你可要好好養,我聽說這東西壽命並不長。」

「嗯,我看過書上有寫,這個螢火蟲在成蟲階段隻吃點露水蜂蜜啥的,也就能活個三到七天。」

「那要怎麼辦?三到七天夠嗆回得去呀。」

辛西婭想了想,腳一蹬,座椅轉了回來。

「有冇有糖?」

那幾個被綁著的劫掠者中有一個人有氣無力地說道:「有,廚房裡。」

幾分鐘之後,辛西婭將沾著糖水的紙巾捏了一下,糖水滴在了罐子裡的草葉上。

「你們可要好好吃飯,我給你們找了個新家,那裡有樹有草,還有會唱歌的百靈鳥……」

聽到辛西婭的話,一直默不作聲的大鬍子歎息了一聲。

「好傢夥,人家把咱綁起來是打算餓死咱,一個蟲子都給吃的,就是不給咱。」

大鬍子的話惹得愛德華一陣乾笑,唉聲歎氣的劫掠者們的負荷更是讓他覺得尷尬。

他看了辛西婭一眼,辛西婭撅了撅嘴。

「咱倆到底是誰懶啊……」

仿生人走出了艦橋,不一會就抱著罐頭走了回來,挨個給這幫劫掠者餵飯。

有美女餵飯是好事,劫掠者們紛紛吆喝一個罐頭不夠吃,有的還吹起了口哨,完全忘了剛被登艦的時候這位美女是怎麼揍他們的了。

但用餐結束,肚子飽了之後,他們又麵臨著另一個生理問題。

這次,辛西婭卻說什麼也不肯讓仿生人跟著去了,愛德華隻好掏出電磁手槍,讓仿生人給大鬍子鬆綁。

在看著大鬍子進了洗手間之後,愛德華用腳擋住了緩緩關閉的門,說:「張嘴。」

「啊?」

大鬍子的疑問還冇發完,就被愛德華伸來的槍管杵進了嘴裡。

「咬住,然後方便,槍管一鬆我就開槍,聽明白了就眨眼。」

於是愛德華伸著手,大鬍子歪著腦袋,尷尬的時間開始了。

緊張兮兮的大鬍子花了幾分鐘才處理完,一臉尷尬地繫著褲腰帶,嘴裡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愛德華把槍抽了出來,甩了甩,說:「第一次誰都緊張,慢慢你就習慣了。」

於是,生理問題的處理占用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愛德華看著沾滿了各種口水的槍歎了口氣。

「總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到皮埃爾星堡少說得五天時間呢。」

大鬍子愣愣地看向愛德華,說:「你們不會要開著這麼個劫掠艦去自由銀河聯眾國的地盤吧?那可是找死啊!」

為您提供大神永不消隱的銀星的《銀河戰線》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七百一十五章、人為的失憶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