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一臉的輕蔑,緩緩的抬起手,似乎在活動指關節。

男子的手指發出清脆的響起,也不見施展任何神通,但是男子的嘴角泛起一抹殘忍之色,這讓蘇秀衣不由得微微皺眉。

“不對,他出手了,一定出手了。”

“可是,為何我感知不到?”

蘇秀衣篤定對方出手了,但是卻詭異冇有任何發現,這一刻,蘇秀衣眼睛之中也浮現凝重之色,蘇秀衣很清楚,此人的實力很恐怖,手段更是可怕,絕對不能小覷。

從男子的話,蘇秀衣也明白了,這是追殺胡青韻的人,而是不是主身,而是主身的仆人,原本蘇秀衣並未太在意,但這一刻,蘇秀衣意識到了胡青韻的主身有多可怕。

“破虛之瞳。”

這是蘇秀衣第一次與人交手,被直接逼迫得動用了破虛之瞳。

蘇秀衣的破虛之瞳,隨著不斷的蛻變,如今蘊含萬法之力。

可以稱之為萬法之眼。

在蘇秀衣催動破虛之瞳的瞬間,蘇秀衣身軀微微一顫。

眼前的世界變了,蘇秀衣終於發現了異常,蘇秀衣預料的不錯,一臉輕蔑的男子確實動手了,而且這是蘇秀衣從未見識過的手段。

男子站在那裡,不見動彈,嘴角掛著殘忍的笑容,這是篤定蘇秀衣必死。

男子的五指揮動之間,一個巨大無比的囚籠,已經籠罩了蘇秀衣。

甚至是籠罩了方圓數裡。

這個囚籠,是由一根根的絲線組成,就似一個鳥籠一般。

隨著男子的手指揮動,此刻的巨大鳥籠,在不斷的收縮,這纔是真正的天羅地網。

這些絲線,自然不是尋常的絲線,而是恐怖的大道規則凝聚而成。

蘇秀衣掌控的規則已經很強,但是蘇秀衣未曾想到,同在自在境界,居然修士的規則勝過了自己,這同樣是第一次遇見。

“你是誰?”

“你又來自何方?”

蘇秀衣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死死盯著眼前男子,蘇秀衣想要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來自,居然如此的可怕。

不弄清楚來自,讓蘇秀衣有些不安。

畢竟身後,絕對一尊龐然大物,一個不好,極有可能引來可怕災難。

蘇秀衣終於意識到,胡青韻為何那般果決的離開了。

畢竟,若是自己是尋常人,必死無疑,根本就無法庇佑胡青韻。

想起之前自己的想法,蘇秀衣知道自己托大了,對方的勢力太可怕。

男子聽見了蘇秀衣的話,嘴角泛起一抹嘲諷。

“你還冇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

“我的來曆,更不是你能瞭解的。”

“我們雖然同境,但是你在我的眼中,不過是螻蟻罷了。”

男子此刻,嘲諷之色冇有絲毫的變化。

聲音之中,更是透著不屑。

就似天神,俯瞰凡人一般。

一道道刺耳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山嶽,瞬間被可怕無比的規則之線切割,甚至強悍無比有陣法加持的青銅古殿,在男子的規則之線麵前,也毫無阻擋之力。

巨大無比的青銅古殿,被規則之線切割成了一片片,陣法不斷的崩潰。

這一幕,讓蘇秀衣不由得心臟狂跳,這青銅古殿的防禦,可是逍遙境層次,但是居然在男子的手段麵前,如同豆腐一般。

男子看見了蘇秀衣眼睛之中的驚駭之色,哈哈大笑。

“哈哈哈!”

“螻蟻,這就是我無往不利的手段,能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男子極其的囂張。

從始至終,都未曾將蘇秀衣放在眼中。

蘇秀衣的神色,也徹底的冷了下去。

蘇秀衣知道,麵對這樣驕傲的人,隻有將其擊敗,纔有平等對話的資格,否則,自己不可能得到任何有用資訊的。

男子的囂張,是來自實力。

天地獎勵。

蘇秀衣麵對此人,神色無比凝重,世界虛影瞬間降臨。

“嗯?”

“你居然開辟了內世界,而且內世界的品階居然還不低,真是不可思議。”

“殺了你,我發了。”

“哈哈哈,內世界,居然是內世界。”

在蘇秀衣動用內世界之力的瞬間,男子臉上的不屑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興奮和貪婪。

死死盯著蘇秀衣的內世界虛影,能夠感受到他的身軀,因為激動而在顫抖。

“怎麼可能?”

此刻的蘇秀衣,額頭之上浮現一滴滴汗珠。

那雙眼睛之中浮現驚駭之色,蘇秀衣從未想過,自己內世界之力居然無法阻擋鳥籠的收縮。

刺耳無比的切割之聲響起。

蘇秀衣的世界之力,在強悍規則之力下,不斷的受損。

蘇秀衣的內世界邊緣地帶,開始不斷崩潰。

“怎麼可能?”

內世界之力,可是無往不利,每一次動用,都能絕對的實力碾壓對方,但是今日,卻被無法阻擋。

僅僅隻是讓男子的規則鳥籠收縮的速度變慢了些罷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

“你開辟了內世界,還將內世界完善到如此境界,確實是天縱之姿,我周雲自認天資無雙,但是與你一比,也稍遜一籌。”

“但是可惜,你的出生註定你必敗。”

“我出生的勢力,給與了我你一輩子也無法得到的東西。”

“我的規則之力之中,蘊含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

“所以,那怕我承認你可強,有天縱之姿,但是很可惜,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你的一切,終歸是我的了。”

“不得不承認,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

男子此刻的手指不斷的舞動,那規則之力形成的鳥籠,急速收縮。

蘇秀衣的嘴角,有著血絲溢位。

內世界不斷的破碎,讓蘇秀衣受傷了。

但是這一刻,蘇秀衣的眼睛之中的懼色,反而消失了。

“你很強,強大的可怕,我也不得不承認,你是我這輩子,遇見的第二個讓我有些絕望的人,但是可惜了,今日的你與那人一樣,必死無疑。”

“想要動我妻子的人,都得死。”

“我的妻子,誰也休想動絲毫。”

蘇秀衣低吼出聲。

“你的妻子嗎?”

“你說她是你的妻子。”

聽見蘇秀衣的話瞬間,周雲的手指停頓了片刻。

法力凝聚出了一道虛影,正是胡青韻的身影。

“不錯,她就是我的妻子。”

蘇秀衣冷冷的道。

“找死,居然是你,居然是你。”

周雲臉上的不屑徹底消失,甚至是尖叫出聲。

徹底的失態了。

蘇秀衣的臉上,浮現不解之色。

“你,你居然膽敢褻瀆神女。”

“你找死。”

“怪不得神女那般憤怒,你居然破了神女分身的處子之身。”

“今日,先廢掉你。”

周雲知道,不能殺了蘇秀衣,必須得將蘇秀衣交給神女,讓神女懲罰蘇秀衣。

女子,自己殺了蘇秀衣,也許得倒黴,畢竟蘇秀衣破了分身的處子之身,可見神女有多憤怒,必然要親自將蘇秀衣千刀萬剮。

“什麼狗屁神女,抱歉我不認識,我的妻子,就是我的妻子。”

“想要擒拿我,你找死。”

“周雲,你不會真的覺得,我冇有任何對付你的手段吧。”

“這個世界之上,充滿了無儘可能。”

蘇秀衣譏諷出聲。

“什麼?”

“你想破掉我的規則鳥籠嗎?”

“你這是百日做夢,你可知道,這規則之力經過了詭變,強大的超乎想象,那怕是尋常的逍遙境界存在也冇化解之法,就憑你一個下界螻蟻。”

“這可是沾染了上層位麵規則的神通。”

“殺你,如同殺雞。”

周雲聽見蘇秀衣的話,臉上浮現譏諷之色。

完全不相信蘇秀衣有破了規則鳥籠的能力。

蘇秀衣的嘴角,血絲越來越多。

幾句話的時間,蘇秀衣受傷極重。

內世界大道星辰上,一位位大道之主盤坐,全力催動大道之力,但是卻驚恐的發現,竟然無法抵擋周雲的規則之力。

麵對那無堅不摧的規則之力,眾道主徹底失去了鎮定。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我就說,這規則之力不尋常,更是難以看透,原來是上層位麵的規則之力,這樣就能解釋得通了。”

“我掌控的規則之力確實很強大,但是規則之力遠不如上層位麵的規則。”

“也怪不得神蟲如此的激動。”

“這等規則之力,對於神蟲而言,可是有著致命的誘惑。”

“今日將其斬殺,同時周雲的規則之力,我的實力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蘇秀衣眼睛之中驚駭消失,取而代之的興奮。

蘇秀衣對付周雲的手段,正是神蟲。

在剛纔的瞬間,世界之力不斷被切割,蘇秀衣絕望的時候,正在沉睡的神蟲甦醒了。

異常的興奮。

本來蘇秀衣還有些不解,為何神蟲如此的新興奮,聽見了周雲的解釋後,蘇秀衣明白了一切。

“去。”

蘇秀衣冰冷無比的聲音響起。

失去了蘇秀衣的壓製,三隻神蟲瞬間從蘇秀衣的內世界之中飛出。

周雲本來一臉的不屑。

但是下一刻,周雲的神色變了。

三隻神蟲落在規則之線上的瞬間,一股股規則之力,被急速汲取。

片刻之前,無往不利的規則鳥籠出現了一個缺口。

蘇秀衣的身體,也瞬間消失在鳥籠之中。

從破開的缺口處飛了出去。

但此刻的周雲,冇有去關注蘇秀衣,而是死死盯著三隻神蟲。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這地方,它怎麼可能出現。”

在周雲驚恐出聲的瞬間,三隻神蟲瞬間消失。

那怕周雲全力防禦,但是在神蟲的麵前,形容虛設。

三隻神蟲瞬間落在了周雲的身上,周雲發出了慘嚎。

周雲體內的規則之力,急速被三隻神蟲汲取,神魂更是受到了重創。

“小傢夥們,給我留點啊。”

蘇秀衣急了,冇有想到神蟲的吞噬速度,如此可怕。

這些規則之力對於蘇秀衣而言,可是有著極大的用處。

“就是現在。”

蘇秀衣身體瞬間消失,全力以赴一劍斬出。

見到神蟲,徹底崩潰的周雲,再也擋不住蘇秀衣的這一劍。

隻見周雲的頭顱,被蘇秀衣一劍斬下。

連同大道之力,立即被蘇秀衣收起。

“嗡嗡嗡。”

剩下的部分,急速腐朽,消失不見。

三隻神蟲此刻的眼睛,變得血紅了起來,貪婪的盯著蘇秀衣。

“回去。”

“回去,聽清楚了嗎?”

蘇秀衣此刻,聲音變得無比的冰冷,同時,蘇秀衣的額頭之上,浮現細密的汗珠,蘇秀衣被嚇到了。

蘇秀衣未曾想到,神蟲此刻居然為了規則之力,有了噬主的意思。

神蟲早已認主,此刻感受到蘇秀衣的壓製,眼睛之中血色漸漸退去,恢複了正常。

雖然不甘,但是最後還是放棄了。

三隻神蟲很快消失,進入了內世界。

三隻神蟲吞噬了不少世界之力,進入內世界之中後,三隻神蟲化為了蟲繭,陷入了沉睡之中。

似乎要再次蛻變。

可見這一次,得到了怎樣的好處。

呼呼呼。

見到三隻神蟲消失,蘇秀衣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那怕是三隻神蟲的主人,剛纔神蟲幾乎失控,蘇秀衣一想到死去的周雲,就忍不住的害怕。

周雲都擋不住,蘇秀衣很清楚,自己也擋不住的。

還好在最後的關頭,在蘇秀衣幾乎要脫力的時候,神蟲被壓製住了。

足足十幾個呼吸,蘇秀衣才冷靜下去。

“此蟲很強大,但是也極其的危險,一個不好極有可能噬主,今日就是明證。”

“這一次蛻變後,我更加的難以掌控。”

“如今吞噬了上層世界規則之力,開始了沉睡蛻變,我必須得以心頭血煉化才行。”

蘇秀衣念頭落下,一掌拍在胸口,心頭血噴在繭上,隨著蘇秀衣施展秘術,心頭血急速融入其中。

半個小時之後,蘇秀衣才停了下來。

這一次蘇秀衣異常的小心,神蟲就是一柄雙刃劍,一個不好極有可能傷到自己。

“呼。”

“還好及時發現了,否則就麻煩了,如果是蛻變之後才發現,我絕對無法壓製,那時候一番噬主,我必死無疑。”

“如此強大的神通,絕對不可能小覷,也不能讓他人知道。”

“否則,會帶來麻煩。”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蘇秀衣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激動,也意識到神蟲可怕,絕對不是尋常神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