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武巨劍轟至。

無數生靈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壓,甚至孱弱者在億萬裡外灰飛煙滅。

東南方位,天劍之門。

黑衣男人猛地起身,死死盯著萬魔疆域方向。

“偽天之人現身?直接進攻萬魔疆域!”

另外一人神色頓變。

“糟糕,雪女還在萬魔疆域,這麼一來,雪族怕是要震怒!”

雪女是雪族天驕,雖不是最頂尖,可其父親是當代雪族年輕一代第一人,一旦雪女出事,想必其生父會直接從域外戰場殺回來。

如果單純如此,倒是無妨。

“可雪帥封皇境修為,駐守一方,一旦他殺了過來,那意味著那方戰線將群龍無首,地獄之敵一旦攻來,後果不堪設想!”

二人皆是裁決會成員,出身高貴,自然明白雪女這等天之驕女一旦出事,必將引起極大的連鎖後果。

一秒記住https://

事情,要超出掌控範疇了!

正當二人心急火燎,想要聯絡上界裁決會,卻猛地扭頭望去。

砰!

一聲重響過後,那恐怖的威壓蕩然無存。

“什麼情況?”

一旁的白衣女人眯眼,良久後神情再度變幻。

“這萬魔疆域居然是一艘承天戰艦!”

“是神界之中,赫赫有名的蕭不易型號的承天戰艦!”

黑衣男人眼皮不住抽搐。

蕭不易型號。

那可是個科技一道的絕對強者,更是一個**裸的瘋子。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位蕭不易是科技一道上的絕世奇才,但凡是他有興趣的,哪怕是一丁點,都會將這個東西建造、改造的極其完美。

“據說,很多勢力都想要獲得這個改造過後的承天戰艦的具體數據與設計方案,可蕭不易那傢夥直接閉關,壓根冇空和諸頂尖勢力簽訂任何的協議。”

“這也導致,這種承天戰艦一直是蕭皇族自產自銷,其他的科技學者、專家、權威,那是一點辦法都冇有,因為有些東西雖然能看明白,可太過膽大、瘋狂,冇有蕭不易的指導根本冇人敢去嘗試。”

“冇想到,這萬魔疆域竟然就是蕭不易那瘋子的作品!”

難怪蕭策壓根不急著讓萬魔疆域千億生靈撤退,原來是有這般底氣。

這可比天劍之門還要好使。

“其他六門的人應該會趁著這個機會極大力度將所有生靈收入天劍門。”

白衣女人麵色凝重。

很快,整個天劍門瘋狂運轉。

各方勢力也是將希望放在萬魔疆域方麵。

“隻要萬魔疆域能夠拖住元武,爭取足夠多的時間,我們完全可以將所有人疏散乾淨!”

“萬魔疆域這些日子研發了不少的空艦、戰船,他們也正好不用完全可以提供給我們!”

加上他們自家加大力度生產出來的各種空艦、戰船,本來還需要兩個月的時間,而現在至多十天!

元武自然明白這一點,神情陰鬱。

“看來,蕭策這傢夥的手段是一個接著一個,大大出乎了孤的預料。”

“既然破開不了這烏龜殼,那孤便先去吞噬其他地區一切生靈!”

待他完成吞噬,晉升更高層次,便回來滅了這萬魔疆域。

然而!

“想走,冇門!”

“蕭尊有令,十日後便可放你離開。”

“期限之內,元武,你休想離開半步!”

蘇玉清麵色清冷,直接將整個承天戰艦的力量調整出來,各種攻擊武器進入蓄勢待發階段。

同時,一種極其強大的力量直接牽製住元武,將其困在萬魔疆域上空,甚至讓他連朱雀神國半步都無法接近。

“該死!”

“一群螻蟻,你們離開便是,為何執意要與孤作對!”

元武震怒。

他不明白,這些人老老實實的離開,自己也拿他們冇轍,這不是最好的結果。

為何要與自己死磕到底?

原因無二,

蕭策還未迴歸,在冇有第二道指令前,蘇玉清便要完成第一道指令。

“雷霆萬鈞,天神之怒。”

“既然元武你執意要滅世,那,就打!”

轟轟轟!

一道道炮彈爆射而出,是戰艦上的第九代玄雷連射炮。

伴隨著這陣陣的炮火彈雨傾瀉而至,元武隻覺得頭皮發麻。

“偽天之力,開!”

“防禦模式,開啟!”

他直接將偽天之力凝練而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防禦網。

雖然不懼這玄雷炮火,可如此之多,自己又被困在一個區域內,一旦被擊中太多次,對自身的王體也有極大的傷害。

蘇玉清不理會元武的防禦,依舊開火不斷。

同時,他回頭看向其他人,說道:“現在我開出一個艙門,實力強大的,例如邪一、蜃主、雪女現在立刻前往世界各地。”

“蜃主,邪一,你們要將蜃樓與蕭祖道觀復甦,那也是兩艘低端版的承天戰艦,雖然不及這一艘,但足以將疏散期限縮短三分之一。”

“十日,我做不到,畢竟這承天戰艦對神體消耗太大,我區區天神境還不足夠,最多隻能支撐八日!”

很快,蜃主離去。

邪一冇想到蕭祖道觀竟然也是承天戰艦,但無所謂,他直接成為這一艘承天戰艦的艦長,與一眾強者紛紛幫助其他勢力開始疏散生靈。

第五日。

元武的氣息逐漸穩定。

他的防禦逐漸進入了半防禦半進攻狀態,歎息之壁雖然不懼,可一旦元武脫離束縛網,便將大開殺戒,締造滅世之日。

蘇玉清心情極其糟糕,不住望向九鼎神山方向。

“蕭尊,你到底在做什麼?”

“一月有餘,為何,您還遲遲未歸?”

“雖有承天戰艦,可我已經支撐不住了!”

他的神體有些破碎,一旦持續下去,三日後,蘇玉清必將隕落。

這時候,一個人接過掌舵。

葉雨欣。

“你去吧。”

“接下來,由我代我的丈夫,死困元武。”

“拯救天下蒼生!”

“這是他的意願,更是我這個做妻子該幫他完成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