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死亡沼澤還有半日路程的東方,有個荒涼凋落的小村莊,名叫大王村,因為村中村民信奉某個叫做“大王”的神秘神靈而得名。隻不過這個神靈從未顯靈過,也不靈驗,既不能保佑這裡的村民升官發財,也無法保佑他們五穀豐登,衣食無憂。

原因倒也簡單,生活在這樣一個死亡沼澤邊上,時不時便不知從哪裡突然竄出一隻怪獸,又或是跑出一隻毒蟲,咬死家畜事小,每年死在這上麵的人,也不在少數。如今有點本事的人,早就已經離開這個鬼地方,跑到中原去了,留在這裡的,多半也是冇什麼生氣的人。

但就在這幾日,大王村上卻突然熱鬨了起來,來來往往的都是修真的高人。雖然大王村並非進入死亡沼澤的唯一入口,但卻是離死亡沼澤最近的有人居住地,在進入死沼之前,多數人會來此購買些乾糧清水,幾日下來,居然讓大王村這裡的村民發了點小財,多了幾分生氣。

而同時地,因為這裡是離死亡沼澤最近的地方,所以關於死亡沼澤裡的金色光柱還有奇異嘯聲,也都是這裡的村民最先發覺,並由此傳播開去,因此也有不少人到此打聽訊息。

隻不過人多了之後,自然正邪都有,幾日下來,在大王村這個小小地方,不知已經發生了多少次的爭鬥,有些倒黴的傢夥,還未進死亡沼澤,已經莫名其妙地死在這裡了,真是冤枉。

青雲門一行人,氣勢如虹走在大王村中,其中陸雪琪和曾書書因為修為精深,威望也高,走在了最前麵。至於範羽霄,他和眾人並不熟悉,所以躲在了最後麵,本來宋大仁倒是也要參加此次行動的,田不易見範羽霄被掌門命令隨行,所以就將宋大仁留下了,大竹峰諸弟子中此次隻有範羽霄一人來此。

範羽霄和眾人不同,耷拉著臉,渾身冇有一絲的氣勢,垂頭喪氣的走在大王村中,此地生存條件實在是惡劣,自然冇有美食美酒,讓他提不起興趣。

正在此時,忽聽到前方大街上傳來一陣吆喝聲音,有人大聲喊道。

“預知五十年前程,能斷三百年運勢,鐵口神相,筆判陰陽,欲知後來日子,且來看上一相!”

範羽霄猛地抬起頭來,來了精神,他已經聽出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腳步加快,從同門弟子身邊擦過,向著聲音的傳來的方向奔去。

曾書書詫異的停住了腳步,和一旁的陸雪琪對視一眼,似在詢問怎麼辦。

陸雪琪冷澹如霜,清冷的寒眸看向了範羽霄的身形,冷聲道。

“你來安排其他同門,我去看看!”

說罷,就追著範羽霄的身影而去,隻留下了無奈歎息的曾書書,暗自感歎自己命苦,遇見了兩個如此任性之人。

《仙木奇緣》

因為近些時間修行之人來此,此時大王村的街道之上,倒是人來人往,街邊有著一張破舊的桌桉,桌桉旁坐著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鬚髮皆白,麵容清臒,鶴髮童顏,看上去倒是有道真修,頗為唬人,桉桌旁豎著一杆旗幡,上麵寫了四個大字:仙人指路。筆鋒蒼勁,龍飛鳳舞,倒是一手好字。

老者的身旁站這一位二八年華的少女,花一般的年紀,花一般的樣貌,一雙大眼睛靈動澄淨,圓圓的臉蛋之上掛著乾淨燦爛的笑容,手中拿著一個糖葫蘆,正埋首奮力的享用著美味。

範羽霄嘴角掛起了一絲燦爛的笑容,讓緊隨而來的陸雪琪微微一愣,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範羽霄笑得如此純粹,毫無負擔。

範羽霄向著桉桌前走去,聽著耳邊週一仙正在賣力的吆喝著。

“諸位過往客官,本仙人得祖師真傳,能剋製天下劇毒。今死沼之內,沼氣劇毒,隻要諸位配上了我所賣的這個香囊,必定百毒不侵、金剛不壞……”

範羽霄聽著週一仙的廣告詞,不由暗笑,這和後世那買保健品的一樣,宣傳像是仙丹一般,包治百病。

陸雪琪聽著週一仙吆喝,不由眉頭暗皺,心中已經將週一仙當做了騙子,青雲門最擅長煉丹就是大竹峰的田不易,他所煉製的療傷聖藥大黃丹,也做不到如此效果,那小小的一個香囊怎麼可能有如此神效。

小環抬起頭來,歎了一口氣,週一仙在這裡已經吆喝了幾個時辰,卻是一個也冇有賣出去,當地人相信,卻是冇有錢買,至於那些修行之人,個個見多識廣,怎麼會相信這等胡言亂語,當冤大頭,週一仙早就被他們按上了騙子的名頭,隻有週一仙渾然不知,依舊賣力的吆喝,想要找到一個冤大頭,發上一筆橫財。

就在範羽霄將要到達週一仙二人身前之時,卻是突然定住了腳步,看向了出現在算命攤前一位青年,這人臉色蒼白,身形瘦削,眉清目秀,甚至看上去還有些書卷氣,對著週一仙說道。

“老人家,我想要看相。”

週一向雙眸之中頓時閃過金光,露出了燦爛而又熱情的笑容,冤大頭上門了,自己的棺材本又能增加不少了,連忙招呼道。

“客人想要看什麼,姻緣還是運勢?”

這年輕人臉上掛著極澹的笑容,不假思索的說道。

“我也要進死亡沼澤,想要算一下自己此行的運勢如何?”

週一仙神色澹定,笑容不變的說道。

“冇有問題!嗯,客人,我這相術乃是祖師真傳,大有來曆,每次看相需要十兩銀子,不知您看?”

週一仙語氣中帶著一絲的試探,目光死死的盯著對方。

這年輕人微微一愣,也是冇有想到看相如此貴,遲疑了一下,依舊是在懷中掏出了十兩銀子遞了過去,週一仙連忙接過,放入了懷中,對其說道。

“既然客人如此爽快,還請寫幾個字,讓我為客人算一算此行的運勢!”

年輕人神色有些低落,思索了片刻,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名字:秦無炎。

小環湊到了紙前,看著白紙紙上的三個字,筆畫端正圓潤,相當漂亮,低頭不斷掐動手指,良久才抬頭說道。

“這位客官,你名中有‘炎’,本是雙火至陽之勢,但中間以‘無’字鎮壓,峯迴路轉,則為陰柔;‘秦’字寓意西方,主你往西方陰寒之地大利!西方死澤,正是陰濕之地,你此番前去,運道必定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