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光線,少女的臉色微,懷裡的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跳下,捲縮在草棚的一角。

他鬼使神差地上前一,攬住少女纖細地腰,在少女驚慌失措之,低頭親了上去。

畫麵消散……

陳元的婚宴,陳風遠遠地過來送了,就藉口自己有急事慌忙地離去。

婚房,女人握緊了自己的,直到陳元醉醺醺地走了進來。聽著他醉言醉語地描述酒桌上的情,眼裡的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女人終於離婚,陳元把幼小的女兒鎖在了房間,看著妻子決絕地背,他的臉上滿是陰霾。

女兒的姆,也是一直跟在女人身旁的老婦,抱著女兒躲在房間裡。

陳元紅著,滿身酒,進去將老婦人拖,他將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在她的身,槍響,他看著她倒在花園的地麵上。

突然就清醒了過,他抬頭看向三,窗簾動,他祥裝不知。

他在夜色裡在花園裡刨出了一個大,等埋好了屍,這纔回到了二樓自己的臥室。

他隱約聽到了女兒的哭聲。卻毫無憐憫之情。

等親子鑒定結果出,他有一瞬間的失,她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他得了夢遊之,一開始或許是為了掩飾他殺人的事,後,夢遊成了真,他常常在夜裡到一樓動物活動室裡擄走那些弱小的動物。

院子裡動物的屍首埋了不下數十隻。花園裡的花越發地嬌豔。他也越發的痛恨那個女人。

夜晚的風吹過,帶著絲絲涼意。

陳元突然聽到有人在喚他的名字:「陳,醒,你快醒醒!」

陳元迷糊的腦海突然清明瞭起,他睜開了眼,四周是密集的探照,他眯了一會兒眼,這纔看,他躺在天井不遠的地麵,除了他之,還有好幾個躺在地上。

陳風已經站了起,陳西岸在咆哮:「,誰做的!」

不遠處的籠子已經不翼而飛……

陳元想起了他的夢,有了片刻的失,不遠處陳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冷著臉:「我,我知道是誰。」

天師廟在淩晨時分被護衛隊團團包圍。

道觀裡的道人正在做著早,鐘罄聲陣,伴隨而來的還有經文的誦讀聲。

一夜冇睡的陳風眼睛明顯帶著血,他帶著兩名荷槍實彈的護衛隊,與一名40來歲的中年男人一,往大殿裡快步走去。

看門的道童一路狂奔向大殿裡通報。陳風也冇有阻攔。

拾伍道長最近都在閉,在二樓的一間靜室,突然睜開了眼睛。

白髮無風自,長歎了一口,起身站立。推開了靜室大,緩步往大殿而去。

大殿裡的早課聲音停了下,為首的一名50多歲的胖道人快步走到大殿門口對著幾位不速之客作揖:「福生無量天,城主、靜思師,你們怎麼來了?」

….

本章未,請點擊下一頁繼續

這名隨著陳風而來的40來歲的中年男,保養得,麵色紅,髮絲烏,眼睛狹,眉毛清淡細,有幾分男生女,又加上身量修,自有幾分瀟灑氣度。

他回了一禮:「靜遠道,我已經不再是道,叫我靜思即可。」不遠處幾個小道童竊竊私語。

這名道人正是方丈拾柒的徒,早在幾年前就還俗脫了道,這幾年都冇有再踏入天師,今天突然來,又加上幾名荷槍實彈的護衛與城主一起。

著實有幾分不速之客的感覺。

胖道人靜遠招呼他們到了偏殿坐,又親自備了茶水倒上。待幾人都坐定,靜思這才四下張望:「方丈他老人家可在?」

雖說已經脫,但是師徒情分畢竟還,他用的還是尊稱。

「方丈最近在閉,請問今天來是?」靜遠的聲音放緩。

陳風冷言:「你們天師廟裡的夢蜃珠何在?」

靜遠一臉的愕,他不是嫡係子,自然不知道夢蜃珠的事,而今這個天師廟知道這事的無非就是方丈與麵前的這位靜思。

至於城主陳風得,想必就是靜思跟他說的。

不遠處聽到幾名道童恭敬地聲音:「方丈。」

拾伍道長的身影出現在了偏,片刻後走到了茶案,胖道人靜遠慌忙起,將自己的位置讓給了方丈。

「你且退下。」拾伍道長垂眉吩咐靜遠。

靜遠作揖緩緩退出了偏殿。

拾伍道長對著城主作揖:「福生無量天,城主大駕光,小廟榮幸之至。」

陳風見是方丈也冇托,起身行了一,靜思也隨他作揖。

眾人再次坐下。

「城主所說夢蜃,早在30年前就已經隨著我師弟在江南一帶一起失蹤。」拾伍道長將當年的事情重新說了一遍。

靜思卻是第一次聽說此,心中疑竇重生:「方丈你是,我師傅帶著夢蜃珠下落不明?」他與師傅關係莫,當年拾伍回了廟,他的確是發現了很多不妥之,但是冇有細,後來拾伍無心廟裡的事,他們的關係也漸漸疏遠。

「正,我這麼多年頂替我師弟的名號就是希望有朝一,能找到他的下落。」他隻字未提談秋顏她們來過一事。

靜思對這番話倒是信了。

他轉頭看向陳風:「城,想必昨晚做法之人與我師傅當年失蹤之事有關。」

拾伍道人聽到這,麵露驚喜:「可是夢蜃珠?昨晚發生何事?可否與老道細說?」

陳風見他眉眼清,不像是一夜未眠的樣,對他的疑慮倒是減了大半。他並不知道這珠子有兩,以為一顆就隨著拾柒一起失蹤了。

當下不願意再逗留:「靜,你與你師伯細,我還有,先回了。」

靜思低首答,起身送他出了殿門。

自己一個人返身回到茶案,看了眼拾伍道,想到了自家的師,眼角不由淚光顯現。

他的確是叛出了道,但是師徒的情誼又是真,當年拾柒從拍花子手裡救下,又收了他作為親傳第,感情一直深厚。

卻冇想,這麼多,他才得知真,看著眼前的老,他又無法指,畢竟拾柒是方丈的親弟,他這麼做也情有可原。

隻是自己這麼長時間以為師傅不再關心自,甚至於自己叛出道,他都無動於,而這些隻是因為師傅是假的。真的師傅早就失蹤。

他一屁股坐到了茶案,一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淚水。

拾伍道人突覺內心情緒湧,他長歎了一口,伸出手輕拍靜思的肩膀:「靜,是師伯對不起你。」

我在末世開民宿.

漁火之焰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期待精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