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初鳳帶著眾人來到金庭之中,一進這大門內中空間廣闊,迎麵乃是一座巨大的晶石屏障,其上寶石瓔珞點綴,寶光燦燦,讓人迷醉。

初鳳帶人來到此處停下來說道:“諸位,此處乃是紫雲宮重地,其中禁製重重,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複,待本宮施法,開啟禁製帶諸位下去。”

這金庭玉柱乃是當初天一金母鎮壓海眼所在,很是重要,關乎紫雲宮命脈,其中禁製重重。待初鳳開啟禁製之後,隻見一道金橋出現在眼前,眾人走上金橋,就看到一道金光升起,下一秒眾人已然進入其中。

抬眼看去,這裡乃是一處方圓千丈的大廳,其上是一麵穹頂,下方是白玉底座,光潔無暇,共有五十根金庭玉柱聳立其中,其上接穹頂,下連玉璧,除此之外,再無它物。

這些金庭玉柱,其中有四十九根通體光潔晶瑩,每一個根玉柱之上都有暗格,隻不過其中暗格早已打開,裡麵的寶物也都被取走,唯有中間一根主柱,乃是金鐵所鑄,其中並無縫隙。

這些金庭玉柱暗合大衍之數,大衍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

天一金母當初所留的寶物就在中間那根金庭玉柱之下。

“蘇掌教,金庭玉柱在此,不知寶物藏於何處?”剛一來到這裡,三鳳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蘇明也不賣關子,直接說道;“寶物就在中間這根金庭玉柱之下!”

“在這金庭玉柱之下?”三鳳當即就打出一道靈光,想要將那金庭玉柱挪開,可是任憑她怎麼施法,都是無濟於事,那金庭玉柱冇有絲毫動彈。

“三宮主彆費功夫了!”蘇明搖頭道:“這金庭玉柱之下乃是海底火眼,這金庭玉柱乃是鎮壓之物,各種仙術道法對其無效!還是不要白費功夫了!”

“當年,天一金母建造這紫雲宮,特意將當年大禹王治水所用的定海神針移到此處,用來鎮壓火穴,並且在這火穴中開辟了一處藏寶之所,隻要將這金庭玉柱搬開,便可進入火穴之中,取出寶物!”

“這定海神針重一萬三千六百斤,且被施展了禁法,不得以法術搬運,想要將這定海神鐵移開,除了當初天一金母留下的法訣外,就隻用力將其搬開!”

“同時,搬運這定海神鐵的同時,需要小心,若不然此物一折,不但這紫雲宮要化為烏有,就連這千裡海域都將成為沸湯,到時候造下如此殺孽,引生靈塗炭,那就隻能兵解轉世了。”

聽到如此嚴重,周圍幾人頓時心中凜然,愈發小心起來。

“如此就全靠蘇掌教了!”

蘇明點點頭:“宮主無須客氣!”

“等會進入地穴取寶,卻是要注意,這地穴中寶物眾多,卻隻能一人下去,定然收取不及時,到時候寶物通靈化光而出,諸位道友定要注意收取,將其攔下。”

“自然如此!”眾人點頭道。

“其二,下麵地穴中有一盤水香,隻要金庭玉柱移開,水香自然,火穴就會噴發,倒是貧道就會將定海神鐵放回,下去取寶,切記一定要在水香燃儘之前出來!”

“第三,進入地穴之中,需要向天一金母跪拜,心中默誦其名,方纔能夠取寶。”

“三位宮主還是先確定何人下去取寶吧!”蘇明說完不再言語。

初鳳三人商量了片刻之後,最終還是決定讓初鳳下去,以來初鳳修為最高,而來其人穩重。

看到眾人商量完了之後,當即蘇明手掐法訣,一盞青銅宮燈出現在身前,正是蘇明隨身至寶乾陽兩儀燈。

隻見火光一閃,頓時南明離火、天界淨火、紫青兜率火紛紛升騰而起,周圍眾人頓時就感到一陣心悸,驚駭的看著那神火。

這神火可以煉化萬物,轉破陣法禁製。蘇明手掐法訣,頓時三色神焰就飛入其中,隻見神火升騰,頓時那定海神鐵上升起一片金光。經過神火灼燒,立刻放出無量霞光對抗。

隻不過這禁製雖然玄妙,但是終歸無人操控,而那三色神火乃是世間頂級神焰,即便是這禁製玄妙依舊被這神焰剋製,不過一炷香的時間,禁製就被蘇明破開。

緊接著一陣劈裡啪啦的爆鳴聲,所有的禁製都被真火破開,那些禁製霞光轉眼之間消失不見。

破開禁製之後,蘇明揮手放出四個金丹期機關傀儡,這四個機關傀儡力大無窮,當即上前八條手臂一起用力,隻聽一陣轟鳴巨響,那根沉重的定海神鐵被轟然拔,頓時無窮霞光放出,露出下方紫氣氤氳的洞口。

“宮主速速取寶!不可有絲毫延誤!”

話音剛落,初鳳就化作一道靈光瞬間遁入地下火穴之中。

剛一入這地穴,初鳳就看到地穴之中足有十幾件寶物,而且個個靈氣盎然,顯然不是凡品。在這些寶物外麵,還有一層霞光保護。

當即初鳳立刻跪拜下來,恭敬的沖天一金母禱告。然後抬頭看去,隻見眾多寶物外麵的那層防護靈光已然消失不見。

初鳳心中大喜,當即將那些寶物快速收起,旁邊的那盤水香快速燃起,轉眼之間,就已經燒了一半,看到這種情況,初鳳知道來不及了,當即手掐靈光,頓時一道道霞光飛出。

下一秒就見到那地穴之中的寶物靈光大盛,瞬間化作流光飛出地穴。而做完這些,地穴中的水香已經燃燒殆儘,初鳳不敢停留,立刻身化遁光飛出。

蘇明等人正在外麵等候,之間地穴入口處突然霞光瀰漫,寶光四射,下一秒七八道熾烈寶光升起,瞬間衝出地穴,直沖天穹,就要向紫雲宮外飛出。

眾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時,怎會讓他們逃走,當即紛紛放出飛劍法寶,將這些寶光攔下。

蘇明早有準備,看到那些寶光飛出,心念一動,頓時一張大手出現,對著那寶光直接抓了下去。

那寶物如同遊魚一般,快速在空中轉了個彎,就想要逃走,可惜那大手輕輕一撈,頓時就將那寶光抓住。那寶光在大手之中掙紮了幾下,直接就被壓製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