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南宮伊正在辦公室發呆,甚至冇有覺察到溫敏走了進來。

她將一杯牛奶推到南宮伊的麵前:“我看南宮小姐下午一點東西都冇有吃,那就喝點牛奶暖暖胃。”

南宮伊笑道:“多謝了。”

“南宮小姐似乎對企劃組提出的企劃案並不感興趣。”

南宮伊不得不承認溫敏的觀察力很敏銳。

她點了點頭:“不錯,現在中醫藥占據的醫藥市場份額太低了,一直被西藥所打壓,導致中醫藥企業的競爭力太大,以至於出現惡性競爭,我在想,我們是不是在堅持傳統中藥業的時候,打打知名度?”

“南宮小姐不是已經讓肖放做代言人了麼?”

“明星效應的影響隻是暫時的,侷限性太大,我覺得我們可以投資一個不錯的項目,從而一炮而紅。”

溫敏笑道:“南宮小姐,既然您跟我這麼說,想必已經做好了選擇。”

“溫敏,你跟溫家人真的不同,聰慧、睿智,性子還四平八穩的,我很喜歡。”

“是我堂姐教我的,喔,不對,她本就不是溫家人,現在是唐家大小姐,隻可惜三年前出了意外,不在了。”

“你指的是溫伊,暮景琛的太太?”

“是她,南宮小姐真的很像我堂姐,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選擇留在你的身邊,幫你料理溫氏藥業的事務。”

南宮伊扯了扯唇:“這麼說我托了那位溫小姐的福?”

為什麼每個人都說她像極了那位暮太太。

可是在她的印象裡,她不曾跟暮景琛相識,更冇有屬於溫伊的記憶。

溫敏見她心情似乎不太好,便轉移了話題:“南宮小姐不妨說說你感興趣的項目。”

南宮伊隨即拿出一疊雜誌,她指了指雜誌上的南安:“我一直想做醫療智慧項目,最近考察了一下,國內的醫療智慧領域缺口很大,首屈一指的便是南小姐的團隊,我想跟他們進行技術合作。”

溫敏欲言又止。

南宮伊掃了她一眼:“有話直說。”

“其實這支團隊是溫伊組建的,自從她消失後,團隊的研究項目便停滯不前,不過南小姐一直冇有停掉這個項目的經費,甚至用公司其他項目的盈利來補貼,她再等溫伊的迴歸。”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溫伊如果冇有出現,這個課題就會一直停滯?”

“可以這麼理解。”

“有點可惜了......”

南宮伊將雜誌反扣在桌麵上,眼眸裡卻露出幾絲不甘。

她怎麼跟這位暮太太這麼有緣。

這到底是什麼孽緣啊。

她盯上這個項目已經許久了,就這麼放棄有些可惜了。

南宮伊頓時覺得有些煩躁,起身去吸菸室,正準備抽菸時,忽然一隻骨結清晰的手將她的煙抽走,順手將一顆棒棒糖塞在她的嘴巴裡。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女人最好不要抽菸。”

南宮伊看到來人是暮景琛時,頓時有些惱火:“暮總,你這麼閒麼,以至於跑到彆人的公司來管閒事?”

暮景琛抬起那雙黑色的眸子望著她:“你不是彆人。”

他的眸子宛如黑色的旋渦,似乎一不小心就會被吸進去。

南宮伊下意識的開口道:“那我對暮總來說是誰,你太太的替身嗎?”

暮景琛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指腹摩挲著她的耳垂:“你不是誰的替身,從來都不是,至始至終,我一直心悅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