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張若塵的指尖,就像是綻放出烈日之光,一道雄勁的劍波,衝飛出去,與張天圭打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嘭”的一聲。

劍和銀拳相擊,發出金屬撞擊一般的聲音。

劍波穿透張天圭的真氣,打入張天圭的拳頭之中,直接將張天圭的中指斬斷,狠狠的刺進張天圭的掌心。

張天圭向後倒滑了出去,撞擊在紅蛛钜艦的青銅船杆上麵,將船杆都是撞得微微一晃。

他的五臟六腑,被劍氣撕裂出一道道裂縫,受了極重的暗傷。喉嚨的位置,傳來一股腥甜的味道,鮮血湧向嘴裡,卻又被他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竟然……竟然擋不住他……一招……”

僅僅一招,就被重創,讓張天圭感覺到強烈不甘和羞怒。

曾經的那一個病秧子一般的九王子,竟然已經變得如此強大。若是在以前,他隻需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將張若塵按死。

他雖然知道張若塵很強,可是卻冇有想到會強大到如此程度,已經將他遠遠的甩開。

被一個廢物超越的感覺,張天圭感覺到相當惱怒。

很快,右手,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

直到此刻,張天圭才發現,張若塵剛纔的那一道劍波,竟然斬斷了他的中指。

張天圭將手掌展開,隻剩四根手指,中指的斷裂處和掌心都在湧出鮮血,那一股鑽心的疼痛,差一點讓他慘叫出聲。

張天圭是一個無比驕傲的人,所以,他奴役林辰裕,瞧不起林辰裕,因為林辰裕是一個廢人。

可是,他冇有想到,自己現在竟然也會變成一個廢人。

“不,不……”

張天圭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撕心裂肺的咆哮了起來。若是他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他保證一定要用一萬種方法來折磨張若塵。

“好一招十脈劍波,我來會一會你。”

船艙中,響起一個男子的聲音。

張若塵向船艙中望去,看見一個戴著金色的麵具的男子。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霸道的氣息,雖然隻是地極境的武道境界,卻讓站在他身旁的天極境武者都敬畏的低下頭。

他就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

本來,帝一還坐在船艙之中,突然,帝一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帝一就已經站在了張若塵的麵前,一張金屬的臉,距離張若塵的臉隻有半尺的距離。

在張若塵的瞳孔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帝一那一雙冷銳的眼睛。

帝一出掌的速度更快,五指一併,一掌打了出去。

刹那之間,整個空間,出現無數道電光。

“劈裡啪啦!”

閃電的中心,彙聚向帝一的手掌心。

張若塵的眉頭一凝,電光火石之間,也是凝聚全身真氣,一掌拍擊出去。

“龍象歸田。”

張若塵的體內,響起龍吟象嘯之音,就連打出的掌力,也凝聚出飛龍、神象的虛影。

“轟隆!”

兩道掌印相擊,發出一聲驚天巨響,整個紅蛛钜艦像是都晃動了一下。

張若塵隻感覺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撲麵而來,身體倒飛而起,抓住常慼慼的肩膀,墜落到紅蛛钜艦的下方,十分平穩的落到冰寒漆黑的水麵。

“多謝少主,送我一程。”

毫不停留,張若塵抓住常慼慼,直接衝進水中。

在水中,張若塵很快就找到先一步被他送進水裡的司行空。他一隻手抓著一人,爆發出音速,急速向水域深處逃去。

帝一雖然一掌震飛張若塵,他自己也微微後退了半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臉上露出笑意,“原來是萬佛道的‘龍象般若掌’,我就說,天魔嶺怎麼突然冒出一個如此厲害的少年天才,竟然是萬佛道的俗家弟子。也不知他是萬佛道哪一位聖者的傳人?”

“少主,此人的實力如何?”

紅欲星使從船艙飛躍而出,體態妖嬈,身姿曼妙,身體輕盈得就像是一片紅色的樹葉,腳尖輕輕的一點,就跨越十丈的距離,落到帝一的身後。

紅欲星使的容顏絕麗,眼眸明亮,魅惑萬千,看得紅蛛钜艦上的那些黑市武者麵紅耳赤。

但是,感受到紅欲星使身上的強大的力量氣息,那些黑市的武者,卻冇有人敢生出邪念,立即低下頭,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帝一輕輕的活動了一下手指,道:“整個東域,在地極境的年輕武者之中,隻有步千凡和魔教聖女能夠接住我一招,現在,又多了一個張若塵。你覺得此人的實力如何?”

“當為黑市的心腹大患。”紅欲星使的眼角微抬,慎重的說道。

帝一的眼神一寒,顯然是讚同紅欲星使的話,道:“立即給我追,必須除掉此人。”

“嘩!”

聽到帝一的話,大批黑市高手衝出去,包括紫風星使,毒蛛商會的總會主,四方郡王,全部都是一等一的頂尖人物。

如此多的強者同時出手,就算是張若塵能夠飛天入地,也不可能逃得掉。

可是就在他們要追上去的時候,天穹之上,急速湧來一片漆黑的鉛雲,就像是千軍萬馬在天空奔跑,很快就將整個天空覆蓋。

水麵上,吹起呼嘯的寒風,發出巨獸咆哮一般大的厲聲。

上空的黑雲,變得越來越厚,遮住明月和星辰。

整個天地,暗淡無光,眼前變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隻是短短一個刹那,死亡河段變得無比森寒,如同天地都消失了一般。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烏雲密佈?”

“好冷,溫度至少下降了一倍。”

“我怎麼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氣息,正在快速靠近,難道是驚動了什麼強大的蠻獸?”

……

六艘紅蛛钜艦上的武者,全部都變得慌亂,突然發生的天象變化,讓所有人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嗷!”

一聲龍嘯響起,將水麵震得翻滾起來,形成數十米高的巨浪,像是要將天穹之上的黑雲都給席捲下來。

黑暗之中,一隻巨大的龍爪,從虛空伸出來,拍擊在其中一艘紅蛛钜艦的上麵,瞬間就擊碎護艦大陣,將紅蛛钜艦打得沉入水底。

“轟隆!”

那一艘钜艦上的黑市武者,幾乎全部墜入水中。

其中,有一大半黑市武者都被龍爪拍死,隻剩少數一些人活了下來。

這是相當恐怖的力量,就算是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承受不住,皮開肉綻,經脈爆裂,當場斃命。

在這一股力量的攻擊之下,人力,顯得十分渺小,脆弱得就像一隻隻螞蟻。

“少主,應該是死亡河段的霸主,三爪龍蛟,到了!”

紫風星使提著一杆龍頭長槍,威風凜凜的立在帝一的身後。

他的眉心,綻放出紫色的光芒,一輪紫月,從他眉心的神武印記之中飛出來,懸浮在黑暗之中,將整個天地照亮。

在紫月的照耀之下,就連原來墨黑色的水浪,也蒙上一層紫色的光華。

借住紫色光芒,紅蛛钜艦上的眾人看見,水中遊著一頭頭體軀巨大的蠻獸。

先前,那一艘被龍爪打沉的紅蛛钜艦上的武者,幾乎全部都被水中蠻獸吞噬,冇有一個能夠逃出生天。

水麵上,瀰漫著一股濃鬱的血腥氣,隱隱間,可以看見一具具白骨,漂浮在水中。

那一艘紅蛛钜艦之上,足有兩百位地極境大圓滿的黑市武道強者,竟然在一刹那之間,全部葬身水中。

對於黑市來說,也是巨大的損失。

帝一的臉色冷沉,道:“紅欲星使、金川,你們去追殺張若塵,其餘人,隨我一起對付水域蠻獸。既然三爪龍角想要來壞本少主的大事,我隻能將它也給收拾掉。”

“遵命!”

“屬下一定割下張若塵的人頭,帶回來交給少主。”

紅欲星使和金川化為兩道流光,飛出紅蛛钜艦,衝進黑暗之中。他們沿著水中留下的氣息,前去追殺張若塵。

……

張若塵帶著司行空和常慼慼,急速遊在水底,想要儘快脫身。

他們都是武道強者,就算是在水中閉氣一天,也不會窒息。

冇過多久,水中出現一大群蠻獸,全部都向六艘紅蛛钜艦的方向遊去。

也有一些蠻獸,發現了張若塵、司行空、常慼慼,對他們發起攻擊。但是,卻都被張若塵殺出重圍。

穿著飛魚甲,張若塵在水中,可以爆發出音速。除非是遇到四階蠻獸,要不然,根本冇有蠻獸可以對他造成威脅。

看著大群遊來的蠻獸,張若塵不僅不懼,反而大喜。他知道,肯定是三爪龍蛟趕來,隻有三爪龍蛟在死亡河段纔有如此強大的號召力。

既然有三爪龍蛟和水域蠻獸牽製黑市的高手,那麼,他們逃走的機會,將會大大的增加。

本來張若塵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前去救司行空和常慼慼,現在,因為水域蠻獸的出現,肯定會牽製住大批黑市的高手。那麼,張若塵三人,就有了一絲逃走的機會。

未等張若塵放鬆心情,水麵上麵,飛來一道金色的人影。

“張若塵,老夫已經發現了你的氣息,你以為躲在水中,就安全了嗎?”

金川的聲音,從上方傳來,震得水麵不停晃盪,掀起數米高的浪潮。

“不好,是金川。”

張若塵努力向水底遊去。

突然,站在水麵上的金川,伸出一隻手掌。

掌心湧出一根真氣光柱,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爪印,探入水中,五指一合,將張若塵三人抓進了真氣手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