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米的地底之下,一團黑暗漩渦幽幽如深淵,如被困鎖在無底牢籠之中的王者,氣息瀰漫,充斥在漫漫地層之中。

黑暗漩渦之外,一道道金色符文密佈,極致緊密,規律如一,首尾相連,凝成一道道巨大的枷鎖,在空中凝聚出無形力量,死死鎖住那團黑暗。

黑暗漩渦釋放出點點黑芒,散發著對自由的渴望,想要衝破著地底牢籠。

地麵上空,冷霜無塵雙瞳驟然一縮,盯著那黑暗漩渦,震撼之情,全都寫在了臉上。

黑暗漩渦,正是他要尋找的,烽皇印記!

那個與聶天的烽皇印記感應共鳴的烽皇印記!

“找到了嗎?”小肥貓看不到地底有什麼,但見到冷霜無塵如此反應,隱隱已經猜出了什麼,忍不住驚呼道。

冷霜無塵癡癡呆呆地凝立數秒鐘,這纔有了反應,喉嚨滾動一下,沉沉點頭。

“烽皇印記!”小肥貓當然知道冷霜無塵發現了什麼,雙瞳驟然一縮,興奮無比。

找到烽皇印記,也就意味著,聶天有救了!

冷霜無塵身影微微一動,降落在小肥貓身邊,眼中雖然閃爍著光芒,但臉色卻是並不好看。

“冷先生,到底什麼情況?”小肥貓臉色一沉,急急問道。

“這地底之下是一座龐然無比的神魂大陣,這大陣,正是用來困鎖烽皇印記的。”冷霜無塵說著,拿出一個卷軸,神識引動,一股股神魂之力釋放出來,將神魂大陣的主體架構印入卷軸之中。

小肥貓望著卷軸之上的大陣,一張臉頓時變得陰沉下來。

冷霜無塵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整座大陣的架構畫出,可見其對陣法一道有相當的造詣。

雖然大陣不全,隻有大體的架構,但小肥貓已經能感覺到這大陣的恐怖。

這種級彆的大陣,恐怕需要數十名九階巔峰聖陣師合力,方能佈下。

這個時候,小肥貓終於知道,為什麼冷霜無塵臉色突然變得這麼難看。

如此大陣,不要說破開,就算隻是想弄清楚其中的陣理,恐怕都需要數月時間。

“老鬼,你看這大陣,可能破?”小肥貓目光一沉,直接問道。

鬼帝也是一名陣法大師,或許能看出些什麼?

鬼帝卻是沉默了許久,這纔回道:“這陣法過於複雜,以我的造詣,想要弄清楚大陣陣理,至少要一個月到兩個月時間。”

小肥貓眉頭皺起,不再說話。

他們當然有時間,但聶天等不起。

即便有烽皇印記,三生之血和琉璃之力的支撐,聶天也最多隻能堅持半月而已。

而且,現在已經過了一半時間,聶天至多還能再撐十天,這已經是極限的極限了。

一時之間,氣氛陷入死寂,低沉的壓抑之感,令人窒息。

“隻要你能畫出整個大陣,陣法結構不需要太精細,隻要有大致的陣紋走向即可,我就能找出陣眼所在。”就在這個時候,大耳猴突然走了過來,沉沉說道。

“真的嗎?”冷霜無塵和小肥貓同時一愣,然後驚叫一聲。

他們已經是最頂尖的陣法大師,麵對此陣都無能為力,難道大耳猴的陣法造詣,遠在他們之上嗎?

“嗯。”大耳猴冇有多解釋什麼,隻是沉沉點了點頭,眼中有一抹微微的疑慮,一閃而逝。

小肥貓看向冷霜無塵,重重點頭。

大耳猴畢竟是天地元獸,雖然並非九大元獸,但也有特殊的能力,尤其在神魂之力上,有著極其敏銳的感知。

“好!”冷霜無塵點頭,然後不再猶豫,腳下一踏,身影躍至高空之中。

他雙目再開,兩道白芒再次出現,滲入地底之中。

他細細地感知地層大陣的紋路,然後慢慢地在卷軸之中刻畫出來。

小肥貓在一旁協助,可以根據大陣紋路走向,填補出一些陣紋。

雖然隻是複刻大陣,但也絕非易事。

而且小肥貓越是對大陣瞭解得多,越是能感覺出來,這大陣之中所蘊含的神魂力量,有多麼恐怖。

很快,三天時間過去。

大陣卻隻刻畫出不到一半,而且冷霜無塵和小肥貓刻畫的速度也越來越慢了。

兩人雖是頂尖陣師,但複刻大陣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力,即便是他們,也很難承受。

尤其是冷霜無塵,全身已經滿是汗水,臉色煞白的厲害,身軀微微顫抖著,顯然已經堅持不住了。

但他不敢停下,因為他必須要救聶天!

“冷先生,我們休息一下吧。”小肥貓眉頭皺起,不得已說道。

如果冷霜無塵強行支撐,一定會出事的。

“我冇事。”冷霜無塵卻是搖頭,並不停下。

“我的血,可以幫你們回覆精神力。”這個時候,大耳猴再次出現,掌心之中有兩滴血液,晶瑩無比,示意冷霜無塵和小肥貓服下。

冷霜無塵和小肥貓毫不猶豫,直接服下。

兩人臉色隨即變了,因為他們感覺到,精神力迅速恢複,如同乾涸的土地,迎來了一場甘霖一般。

兩人深吸一口氣,再次開始複刻大陣。

又過了三天,整座大陣,終於完整地複刻出來。

“可以了!”冷霜無塵和小肥貓都很興奮,彷彿已經看到了聶天覆活的希望。

大耳猴拿過複刻卷軸,長長撥出一口濁氣,指尖噴薄出鮮血,在空中化作血霧,然後凝成詭異的符文,直接印在卷軸上。

接著,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卷軸之上,先是突起一層光霧,然後緩緩凝聚成數個光點,印入卷軸之中。

“陣眼!”冷霜無塵目光劇烈一顫,驚呼一聲。

那捲軸之上的光點,正是大陣的陣眼!

大耳猴簡直太不可思議了,竟能如此輕鬆地找出陣眼。

“出手吧。”大耳猴將卷軸遞給冷霜無塵,點了點頭。

冷霜無塵接過卷軸,目光之中閃爍著奇異光芒。

他身影一動,再次躍上高空,雙目再次開啟,兩道白芒如長虹匹練,直接落下,精準地落在地底大陣的陣眼之上。

“轟隆!轟隆!”下一瞬間,大地轟鳴一聲,地層開始劇烈震動起來,一股滔天狂暴的神魂之力衝出地層,直逼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