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峰界水域。

轟……

羽翼空間中,一巍峨耀眼比億萬顆恒星還奪目的巨大光翼不斷震顫,巨大光翼邊緣那些逸散的無數刀刃光芒,宛如飛蛾撲火飛出去。

“不!”

“不,這能量都是我的!我的!”白色羽翼之靈無比憤怒,歇斯底裡喝罵著,竭力控製著自己周邊的能量。

而在另一處,乃是一九層寶塔。

寶塔的其中4個通道出口,有著四扇銀色羽翼伸出,拚命吸引著那些刀刃光芒。

嘩嘩嘩——

無儘刀刃光芒瘋狂湧入這巨大的銀色四翼,就彷彿水碰到乾涸的河床,完全被吞吸進去,銀色羽翼內部無數的細小部件迅速發生蛻變,表麵開始發生變化,氣息變得愈發強大。

“我們本就是一體,那是你的,自然也是我的。”弑吳羽翼誕生的靈顯得很是興奮,“放心,我不會全要的,我隻要將體內的暗損完全恢複。”

“你這盜賊,停下,快停下。”白色羽翼竭力喝止。

“大,大,大。”弑吳羽翼卻是向羅峰發來一道道訊息,在羅峰的操控下,儘情地瘋狂擴大,吞噬源的能量恢複自身,變得愈發完美。

混沌金翼在無儘歲月前分解開後,各自飄零,並且個個有暗損威能下降厲害,加上一些宇宙中的可怕環境,暗損更加嚴重。

神秘空間中。

那巍峨的巨大光翼和銀色四翼,都幅散數光年,遙遙相對。

忽然——

羅峰的幽海分身收到一封虛擬宇宙的郵件。

“宇宙海新晉強者,五行之主?”羅峰輕歎,“那次巨斧會議中提到的神秘強者,竟然壓製了能與老師齊名的神眼族五渾之主,宇宙海中……還真是強者如雲。”

他不禁有些感歎。

羅峰的神力僅媲美百倍基因宇宙之主,原本混沌城主準備等他踏入宇宙之主,才讓他進入宇宙海。

可是羅峰靠“金色的國度”“火焰沙杯”“微型宇宙”疊加,實力大漲,又有分身天賦保命,混沌城主也改變了想法。

在傾峰界外域闖蕩的三十多年裡,羅峰也對自身實力有所認識。

“仗著‘弑吳羽翼、火焰沙杯’的領域加持,我能媲美四階戰力,這種實力在外域很難遇到什麼危險,可若在傾峰界、宇宙舟內域闖蕩……遇到像五行之主、五渾之主這樣最頂尖的宇宙之主,他們個個擁有巔峰領域類至寶,我的領域就無法奏效了,甚至可能一招都接不下!”

“好在我能得到這大機緣。”羅峰微微一笑,“宇宙海危險無數,機遇也是無數。”

“林衍之前在傾峰界內域得到大破滅前強者的信物和地圖,我的運氣倒也不差,冇想到,混沌老師當年賜予我的弑吳羽翼……完全體竟是六對羽翼,而在這神秘空間,正是其中一對羽翼和核心部件‘源’。”

“兩對羽翼,還是有著損傷就能有如此威能,若是得到這白色羽翼和源,那該成為何等逆天至寶?”

羅峰看著弑吳羽翼不斷吞噬刀刃光芒,心中火熱。

他在傾峰界水域闖蕩三十多年,偶然因受到羽翼吸引發現這神秘空間,可是這白色羽翼之靈看羅峰的認主條件不夠,想要弄死羅峰,將他身上的諸多至寶給吞噬分解修複自身。

幸好受到“源”的影響,弑吳羽翼的靈也誕生,反而掠奪大量刀刃光芒,這每一道刀刃光芒都比宇宙最強者攻擊還強,逐漸恢複到自身最巔峰狀態。

“主人,我冇法繼續吞噬了,之前的暗損已經完全恢複。”弑吳羽翼忽然傳遞過來一道訊息。

“完全?威能也恢複了?”羅峰頓時一喜。

“對,主人,之前我暗損無數,所以你神力催發秘紋時,流經每一處都是事倍功半,僅能發揮些許威能,而現在卻能十成十爆發所有威能。”弑吳興奮道,“處於巔峰完美狀態下的我,威能應當僅次於至強至寶。”

“這,這也太強大了。”

羅峰倒吸一口涼氣。

僅次於至強至寶?

從弑吳羽翼現在擴張到極致釋放出的氣息來看,確實和人類族群那件奇物神木相差無幾,那威能豈不是也會發生翻天覆地般變化?

“之前我以‘弑吳羽翼’‘火焰沙杯’‘微型宇宙’三者疊加,就能媲美巔峰領域類至寶,現在弑吳羽翼達到最完美狀態,再施展‘金色的國度’該有多強?”

“儘管我的神力比很多宇宙之主差,可三者疊加下,估計足以掃蕩其他一切巔峰領域類至寶。”

羅峰暗自興奮。

他在星辰塔內,笑看著不遠處的白色羽翼,那無儘瘋狂的碾壓意誌一次次衝擊過來,時刻不停止。

“弑吳羽翼已經完全恢複,可我暫時也不急著走。”

“按照弑吳所說,想要取走這白色羽翼,首先需要意誌磨礪到宇宙最強者層次,宇宙海三大絕地,有著好些磨礪意誌的地方,但想要去都無比危險。”

“這羽翼空間,正是一磨礪意誌的聖地,倒是可以利用一番,也趁著時間,多多研究秘紋圖流、獸神之道。”

他默默作下決定。

在這片寂靜的神秘空間內。

羅峰在星辰塔中盤膝而坐,開始藉助這高強度的壓迫,進行磨礪意誌,在那可怕的意誌衝擊下,他的意誌磨礪的愈發堅定。

……

在羅峰還在傾峰界水域磨礪意誌的時候,林衍則是在宇宙舟內經過一個又一個危險之地,朝著目的地逼近。

茫茫宇宙海,因為又一位頂尖強者“五行之主”的出現,多了一分喧囂,可對於漫長的歲月來說,也隻是一小小的插曲。

轉眼間,林衍進入宇宙舟已經接近500年。

虛擬宇宙,雷霆島之巔,混沌城主的宮殿。

這宮殿中內部虛擬空間無限廣闊,化為無儘虛空,正站立著兩道巍峨身影。

“混沌,開。”一身金袍的混沌城主伸出手,手掌迅速變大,直接變成了一金燦燦的巨大手掌,手掌中一宇宙逐漸誕生,混沌分,金木水火土風雷電光線等諸多能量分而誕生。

“五行虛空大崩滅!”

一身素白甲冑的林衍手持定坤劍,瞬間動了。

嘩——

忽然周圍時空中出現了一條條平行的光柱,夢幻宛如彩虹,這五道光柱剛一出先,就完全彼此嵌合,形成一迸發五彩光芒的微型宇宙。

緊跟著這微型宇宙裂開,頓時在這無儘時空中,出現了層層疊疊泛著光芒的無數劍影。

“嘭……”

巨大的金色手掌,和那無比狂暴的劍影相互碰撞在一起。

那金色手掌剛崩潰消散,混沌城主頓時掌化為指,手掌中那一宇宙在一瞬間就發生了無比玄妙的變化,一根看似很普通的混沌色手指虛影憑空出現,在虛空中留下一道肉眼可見的痕跡,經久不散。

“轟轟轟轟轟!!”那手指虛影一起,卻宛如一方世界,那一方世界有著無窮變化,令那層層疊疊的無儘劍光儘皆炸裂。

“師兄厲害,再看我這一招。”林衍輕聲一笑。

他手中定坤劍瞬間亮起,隱隱出現一咆哮的猙獰異獸,那異獸有著粗壯的四蹄、三對羽翼和九條尾巴,強大的獅子般身軀,同時還有著五個頭顱,正是五獸神。

“吼……”

劍光一出,顯現的五獸神嘶吼著無比淒厲瘋狂,宛如燃燒了生命般前衝,在虛空中留下一道淒厲的五彩光芒。

“這是……”混沌城主心中一驚,“宇宙之主階段完美秘法?”

他頓時收指為拳,那拳影一出現,令整個時空都為之一暗,直接擋住那道淒厲的劍光。

伴隨著一聲巨響,混沌城主和林衍各自倒退出數步。

混沌城主大手一揮,周圍虛擬空間直接化為大殿。

“論神體和寶物,宇宙海中很多頂尖宇宙之主都能和師兄伱相媲美,可是這秘法造詣,他們則遠不如你,難怪師兄能在宇宙海中有著這麼大的名氣。”林衍笑著走了過來。

混沌城主論神體,隻能算是很一般的體積,無法和逆天的特殊生命等相比,可戰鬥力卻是公認的強大,且被認為很有希望成為宇宙最強者的。

頂級強者中,五渾之主擁有滅絕神鎧,神體至寶都比他強,也隻能平起平坐,足以說明他在秘法造詣上更勝一籌。

“這話彆人說說也便罷了,卻不應該由師弟你來說。”混沌城主搖頭一笑,“我跟隨老師修行無儘歲月,方纔有了這點成就,林衍師弟你才修煉多久,秘法造詣已然和我差不多,實在讓我這位做師兄的無比汗顏。”

現在的人類族群中,知道“五行之主”真實身份的隻有他、巨斧和原祖。

數百年前滅神澗一役,讓他和巨斧完全震撼了,透過虛擬宇宙和林衍親手切磋後確定,林衍真的創出了融合最強秘法。

更令人震撼的是……這不是星河之主“黑夜下的河流”這樣的融合秘法,而是堪比“五獸大滅絕”的一等一融合絕招。

雖然說林衍在原始宇宙時就已經極強,但那是靠湮滅天賦和宇宙最強者級彆的天賦秘法!

真論自身秘法感悟,還差了混沌城主很遠,但是在創出《五行虛空大崩滅》後,這份差距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原祖更是認定——混沌雖然有著漫長時間的積累,有著自己明確的道路,但真說最有可能成為人類族群下一個宇宙最強者的人,還得是自己這位修煉時間極短、教導時間更短的小弟子。

在此之後,混沌城主和林衍時常在虛擬宇宙中切磋,因為是設定神體保持最佳狀態,所以混沌城主的實力要更勝一籌。

但他也知道,若是現實中交手,就算不使用那逆天天賦秘法,消耗戰自己都是必輸的。

可是這次的切磋情況有所不同。

“我的掌、指、拳……分彆代表一融合絕招,起手掌威力較為一般,‘指’則能媲美你的《五行虛空大崩滅》,可是‘拳’,你之前一直輸在這一招上。”混沌城主輕聲道,“今日,我們可謂平分秋色。”

他的“拳”,乃是堪稱宇宙之主階段最完美的秘法,比起五渾之主五大融合法則融合後的大滅絕絕招,還要更勝一籌。

“僅僅數百年,師弟你就達到宇宙之主階段在運用秘法上的真正極限,真是可畏、可歎。”混沌城主唏噓道。

“還要多虧老師的指點,這些年和師兄的切磋也讓我收穫良多。”林衍輕笑道。

五百年。

時光殿中就是五十萬年,還是有不朽元神加持的五十萬年!

他悟透了原始帝城的第三重秘紋,更是在秘紋圖流“金空”“木空”……“土空”五脈上的造詣逼近“宇宙之主”的一個極限。

秘紋圖流本就擅長創造秘法,在這種情況下,他之前所創的《五行虛空大崩滅》也就漸漸不再滿意,不斷研究下,創造出更加強大的《五行獸神》。

這一招,乃是真正的完美招數,是宇宙之主層次秘法真正的理論極限,再想要超越,那就是更高層次——宇宙最強者級的六階秘法!

“師弟的積累和底蘊都已經如此之深,難道還不能突破宇宙之主?”混沌城主疑惑,“按理說走到這一步,秘法上再無進步的可能,以你對宇宙運轉的悟性,等成了宇宙之主,怕是很快就能嘗試衝刺宇宙最強者,等突破那道門檻,才能領略那一層次奧妙。”

“不過師弟有那逆天天賦秘法,突破宇宙之主後,戰力足以和一些宇宙最強者相媲美。”

混沌城主看著林衍,眼中有著一絲期待。

人類族群的七階宇宙之主,又當是一副什麼樣的場景?更何況,等突破宇宙之主,林衍的綠線噬蟲分身,同樣極為可怕。

“可能還差一些吧,我準備去黑紋石柱磨礪一番意誌。”林衍搖頭,“而後取回那青色信物空間的寶藏。”

這句話卻是半真半假。

他研究秘紋圖到了這等程度,法則感悟上也都到達極致,怎麼會還跨越不過宇宙之主?

但是到了這一步,他對於時間法則是一點都不敢去嘗試參悟,隻要花費一些時間悟透,立即就會成為宇宙之主。

相比突破宇宙之主,他現在更需要這宇宙尊者的身份!

因為他要去開啟盤王山傳承,意誌要比實力高兩個階段,一旦突破,再想開啟就需要虛空真神意誌,這不知要到何時纔有可能成功。

相比一神王級傳承,孰輕孰重,林衍自然是分得清的,況且說不準宇宙尊者的身份會在接受傳承時更加有利。

所以法則……他早就停止修煉了。

“去黑紋石柱磨礪意誌?”混沌城主點頭,“這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黑紋石柱空間,乃是宇宙舟內域少有冇有危險的幾大區域之一,不過宇宙海三大輪迴時代、兩大聖地宇宙,專門去這磨礪意誌的倒是不多。”

“那黑紋石柱,乃是天然古蹟,這16根高上千光年的石柱上,有著極深奧的黑色秘紋,秘紋層次之高,就連宇宙最強者都悟不透,但還是吸引到一群強者,或者就是暫且在這休息。”

“嗯。”林衍點頭,“我有瞭解過。”

那些秘紋圖或許是一古老存在的最強絕學,但是冇有按部就班、逐漸過渡的過程,就彷彿讓一位界主參悟宇宙之主究極秘法的秘紋圖,自然是看不懂的。

“黑紋石柱空間,是那三個老傢夥的地盤,隻要警惕不得罪他們就好。”混沌城主笑道,“他們分彆是第一輪迴時代的貝敕星主、血蘭始祖,和第二輪迴時代的橫行魔神。”

“其中離那血蘭始祖和橫行魔神遠點。”

“至於貝敕星主,他性格極好,實力也在宇宙最強者中首屈一指,長期參悟那黑紋石柱有所得,還願意公開講解教導那些不認識的宇宙之主,是宇宙海中很受尊敬的存在。”

“師兄將這些資料發給我吧,我已經快抵達了。”林衍笑道。

“好。”混沌城主點頭,“去吧去吧。”

唰!

林衍的身影當即消散。

……

宇宙舟內域。

咻!

一道流光劃過虛空,驟然停下。

“三大絕地中,趕路還真是夠漫長,耗費500年歲月,總算是抵達了這黑紋石柱空間。”一身穿白袍的男子遙看遠處無儘霧氣瀰漫,搖頭輕歎。

他看向前方茫茫空間,四周邊緣地帶儘皆霧氣濃鬱,在那中央,乃是16根黑紋石柱,巍峨高無儘,直接延伸到視野的儘頭。

呼!呼!呼!

海量的巨大岩石,繞著黑紋石柱旋轉著飛行,並且在無窮無儘的巨大岩石中,還有著最顯眼的雕刻精美的一些黑色尖頂建築。

嘩!

林衍再度化為虹光,劃過虛空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