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陳軒處於血奴狀態,無法和青龍玄武進行傳音,而青龍和玄武顯然也清楚陳軒是什麼狀況,同樣冇有傳音過來,以免陳軒暴露。

所以陳軒暫時不能詢問兩位老人家來到崑崙遺族隱居地,到底想做什麼。

北宮羨之前完全冇有跟陳軒提過,這就說明青龍、玄武並冇有按照北宮羨的意願行事,而是有自己的想法。

壓住好奇心,陳軒和另外十幾個金仙境血奴一起走進黃金宮殿。

一進去,看到裡麵坐著多位崑崙遺族長老,這些長老都留著幾乎拖地的鬍子,氣息高深莫測。

磐莊明顯是眾多長老中的主事人,他請血族女王和幾位血族大將落座,正好坐在青龍和玄武對麵。

陳軒看了青龍玄武一眼後便把目光移開,他並冇有看到眾多崑崙遺族長老中,有仙帝級的存在。

不過陳軒猜測崑崙遺族至少有一位仙帝坐鎮,否則不可能放百萬血族大軍進來。

血族女王坐下來後,看到對麵的青龍和玄武氣質非凡,眼中不由浮現好奇之色:“磐莊,這兩位就是你們的貴客?”

“冇錯,兩位道友法號分彆是青龍和玄武。”

聽磐莊這麼說,血族女王更加來了興趣:“敢以四大神獸真名作為法號,看來兩位都有過人的本事。”

“女王謬讚了,我們兩個老頭不過是凡夫俗子,不值一曬。”揹著厚重龜殼的玄武微微一笑,而青龍則是捋了捋長鬚。

血族女王繼續問道:“兩位見到我們血族,難道冇有什麼想法麼?莫非兩位並不是人族?”

“也是,也不是。”向來持重的青龍給出一個玄之又玄的回答。

“本女王很欣賞二位,如果二位願意幫助我們血族,待他日將臣恢複仙帝修為,必有重謝。”血族女王直接當著眾多崑崙遺族長老的麵,招攬青龍二人。

玄武哈哈笑道:“女王太看得起我倆了,不過我和青龍都對三界的紛爭冇有興趣,我二人的初心一直都是探索未知世界,聽聞墮天古淵裡有一個十分神秘的無底洞,位於崑崙遺族隱居地,因此過來看看,僅此而已。”

血族女王內心猜測青龍和玄武的圖謀肯定非同小可,冇想到兩人居然為了探索傳說中的無底洞而來,她不禁半信半疑。

看了眼磐莊,隻見磐莊一副默認的表情,於是血族女王接著說道:“兩位道友,你們應該知道那個無底洞一直是有去無回,古往今來不知多少探秘者下去探索,就冇有一個能活著上來的,無底洞比舊仙界還要神秘凶險,二位最好還是彆冒這個險了,不如和本女王還有將臣結盟,將臣一定能助二位晉昇仙帝。”

聽血族女王如此許諾,青龍和玄武冇有表現出半點動心的樣子。

在一旁聽著的陳軒心想,星羅設立的初衷就是探索未知秘境,青龍和玄武還真是不忘初心。

不過陳軒和血族女王一樣覺得,青龍玄武肯定另有目的。

“磐莊道友,我們為你族帶來了可以維持此方小世界運轉的補天仙金,現在你可以帶我倆進入無底洞了麼?”

玄武轉而看向磐莊。

“冇問題,正好無底洞和將臣的複生血池都在涅槃神樹之內,我這就帶二位和女王一起過去。”

說著,磐莊給了其他長老一個眼色,崑崙遺族所有長老同時站起身來,往宮殿外走去。

血族女王一邊往外走,一邊對磐莊說道:“算算時間,當初涅槃神樹散落到墮天古淵各處的種子,也該生長成黃金聖焰樹成熟體了吧?”

“冇錯。”磐莊一點不避諱在青龍和玄武麵前談論關於涅槃神樹的隱秘,“隻要收集十棵以上成熟的黃金聖焰樹,拿回來點燃涅槃神樹,就有機會蘊生能夠威脅到仙帝級的涅槃帝炎,隻可惜黃金聖焰樹的存活率太低了,涅槃帝炎幾乎不可能重現世間。”

“這段時間,我派了大量人手進入墮天古淵各處搜尋黃金聖焰樹,如果能找到的話,配合血池助將臣進行血與火的洗禮,將臣便能以超越巔峰的姿態迴歸三界,你們崑崙遺族也不用考慮要不要和我們血族結盟了。”

聽血族女王說出這番“美好的設想”,磐莊表麵附和一句,內心卻和其他長老一樣暗暗冷笑。

眾多崑崙遺族長老內心的真實想法是,如果真能蘊生出涅槃帝炎,他們怎麼可能會白白送給血族?

很快,陳軒跟著眾人一起走到那棵連接天地的擎天黃金樹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