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辛夷嫵體內這股力量浩浩蕩蕩、源源不絕,帶給她重返巔峰的痛快之感。

與此同時,外界的火修羅、巽命頭陀和黑犽先生也隨之恢複金仙境修為,雖然隻是初步恢複,但得到的力量足以令他們脫胎換骨。

這一切都是源於陳軒本源和殤炎盤皇劍綁定。

“火修羅大人,您怎麼了?”見火修羅一臉狂喜,焦浮心中的不妙預感越來越強烈。

現在就算傻子都感應得出來,不單火修羅,兩位執法聖使一身氣息都在極速飆升,眨眼間便從被金仙境邪仙追著打、轉變成可以回身對敵,甚至擊退對手。

追擊的東方暮、閻東離等金仙境強者儘皆驚異不已,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能在戰鬥中突破大境界,對比之下,自己千百萬年的苦修好像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這時遠方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找到邪帝陳軒藏身點了!”

轟隆!

一聲驚天巨響,某個金仙境強者隔空一掌轟碎石壁,小洞天入口暴露無遺。

好在陳軒已經穩固住境界,宮紫葭和南芊芊也穿好了衣服。

當四麵八方射來無數道淩厲貪婪的目光時,三人齊齊起身,準備禦敵。

“交出斬仙飛刀,本尊可看在楚大掌門份上饒你不死!”那位轟破入口的金仙境強者寒聲開口,聲震雲霄。

陳軒當然不可能被稍一威嚇便把飛刀交出去,現在他已經可以毫無壓力的將斬仙飛刀投影鎮壓在魂天帝的骨灰盒內

起碼一年半載不會被抽乾魂力。

見陳軒無動於衷,不止一位金仙境強者飛入殘破的小洞天,就要殺人奪寶。

但是下一刻,一道魅惑至極的輕笑聲響起,緊接著火光沖天,烈焰如海,將小洞天中的濃鬱仙氣焚化殆儘。

“想動少主,先嚐嘗我這招‘天火焚城’吧!”

恢複一部分修為的辛夷嫵恣意釋放本源妖焰,之前因為妖力不足無法施展的高階神通,現在都可以用出來了。

而且他們邪蓮秘教四大高手都重返金仙境,辛夷嫵也就不用再幫陳軒隱瞞身份,這句話中的“少主”二字幾乎等同於向整個空桑仙域宣告,陳軒是他們邪蓮秘教的第一傳承者!

恐怖熾烈的火浪鋪天蓋地,逼退了多位想要搶奪斬仙飛刀的金仙境強者,連帶著把一些不自量力的宵小之輩燒得外焦裡嫩、慘叫哀嚎不止。

辛夷嫵置身於滔天火海中,魅笑連連,舉手投足之間便帶走成百上千的仙人性命。

她美豔如魅魔轉世,凝聚妖嬈風華、妖媚氣息的容顏於一身;那張彷彿凝聚了世間所有妖嬈風華、妖媚氣息的臉龐上,自然釋放著勾魂攝魄的無儘妖媚。

火紅如血瑪瑙的目光輕觸之下,直侵心魂,輕易崩潰男人的意誌,橫生撓心焚身的無儘慾念。

陳軒站在小洞天地麵上仰望辛夷嫵大發神威,他終於窺見了這位無心火魅妖女全盛時期的冰山一角。

不遠處的火修羅看得暗

暗驚異:“這妖女怎麼恢複的力量比我們多?難道她和邪帝陳軒這個小雜種暗中苟合?”

當半空中綻放出一朵無比巨大的火紅蓮花時,某幾位資曆極老、活了超過五千萬年的金仙境老怪終於想起了什麼。

“妖女,你是邪蓮秘教的人!”一位金仙境老怪眼神驚怒至極。

各方修士聽到這句話,儘皆驚恐震撼不已。

“不是說邪蓮秘教和舊仙界一起覆滅了嗎?怎麼還能重現世間?”

對於這個曾經把舊仙界攪得腥風血雨的超級邪宗,即便是冇有經曆過那個時代的修士,也是聞風喪膽。

空桑仙域五大邪宗與之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

如今邪蓮秘教捲土重來,每個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連坐忘道的高層人物都為之震動。

所謂多事之秋,未免太多事了!

“所以搖光劍派掌門楚韻收的真傳弟子邪帝陳軒,其實是邪蓮秘教的少主?”

轟動性訊息一波接著一波。

陳軒的身份徹底曝光了。

當年和陳軒同代或者相差一兩屆的各宗天才,全都冇想到陳軒的來曆背景比妖魔一族的魔蝕有過之無不及。

站在陳軒身邊的宮紫葭還好,南芊芊卻是彷彿聽到晴天霹靂,才把元陰交給陳軒的她此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本想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給陳軒,可是怎能想到陳軒是整個仙界正道人人慾除之而後快的超級妖邪?

現在南芊芊根本冇有多餘的思考時間,辛夷

嫵幫她們擋住各大金仙境強者,還有更多的天仙境高手不要命的衝殺過來。

這些修士對斬仙飛刀的貪念勝過一切。

“邪帝陳軒,彆以為晉昇天仙境就能肆無忌憚!”噬血劍宮厲飛龍第一個斬殺過來。

魔蝕幾乎同一時刻出手。

這還冇完,其他天才人物諸如禦鬼門的幽仲、巫煞宗的丹蘿等等,眾多同階天才紛至遝來,都想搶先滅殺陳軒,搶奪斬仙飛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