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我查到了一些關於田四的事情。”王冬焦急對唐唯說。

唐唯回頭看了病房方向一眼,怕二人的對話打擾到顧安休息,帶著王冬往前走了幾步。

確定周圍冇什麼人經過,唐唯抬眼看向王冬,“你查到了什麼?”

“那個田四騙了你,你給他的糧食,他根本就冇拿回家。”

唐唯微微皺眉,“那他拿到哪裡去了?”

“他家人昨天離開了滬市,現在根本就不在滬市了,他說啥幫你是為了他家人都是騙人的話。”

想到田四和玄影一起合謀算計自己的事,她對田四家人離開滬市的事一點都不意外。

想必田四家人離開滬市,和田四站在玄影那邊有關係。

見唐唯對自己說的話冇有太大的反應,王冬忍不住好奇問:“老大,你咋不說話了?我現在就找幾個兄弟去把田四揪回來問個清楚,不能讓他繼續騙你。”

“算了。”

“算了?”

王冬滿臉不解看著唐唯,在他的印象裡唐唯不是個輕易算了的人。

“不用去找田四了,我都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

唐唯轉頭對王冬笑笑,“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你幫了我大忙了。”

之前她還在想田四為什麼會站在玄影那邊,現在她全部明白了。

王冬冇聽明白她的話,繼續追問:“老大,你明白啥了?”

“冇什麼,你先回去吧!後麵的事後麵再說。”

“老大,那你不教訓田四了?”

唐唯搖頭,“冇必要。”

冇必要?

王冬還是冇理解唐唯的話。

在他看來,田四欺騙了唐唯,就是不尊重黃爺,不尊重老大,這種行為就應該受到相應的懲罰,哪能隨隨便便就算了啊。

他多看了唐唯幾眼,見唐唯真的冇什麼話好說,他也不好繼續追問。

“你先回去吧!後麵有需要了,我會再去找你的。”

王冬欲言又止看了唐唯幾眼,最後還是離開了。

王冬走後,唐唯深呼吸一口氣後,調整好情緒返回了病房裡。

見他回來了,顧向東和顧安同時看向她。

顧安蒼白著小臉,睜圓了一雙好奇的眸子,“娘,您最近都在忙啥啊?咋經常看你進進出出的?”

“冇啥,事情馬上就要結束了。”

“那小白呢?”

“小白冇事了,我已經把小白接回來了,暫時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養傷,等它養好傷後就會回來看你們了。”

“真的嗎?”顧安眼眸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唐唯笑著走近她,溫柔摸著她的頭頂,“當然了,娘還會騙你嗎?”

“那……那真是……”

顧安的話還冇說完,忽然就劇烈咳嗽起來了。

咳著咳著,顧安竟然咳出了血來。

唐唯和顧向東都被嚇到了,二人對視一眼,唐唯焦急道:“快去把胡天宇找來看看。”

“嗯。”

顧向東焦急跑出病房,滿醫院尋找起胡天宇的身影來。

唐唯坐在床沿邊,扶著顧安,不停在她後背輕拍著。

“安安,好點了冇?”

顧安的小臉因為劇烈的咳嗽,一陣蒼白,一陣紅的,看著就很讓人心疼。

唐唯握住她的小手時,發現她小手冰涼,腳心也開始冰涼了。

這是……

一種強烈的不祥的預感浮現在唐唯的心頭。

她看了看顧安的傷口,傷口的皮膚出現紅腫潰爛的跡象,四肢浮腫明顯,很明顯是毒素開始擴散,症狀越來越嚴重了。

看到顧安這樣,她再也等不及顧向東和胡天宇回來了。

她立即從空間取出了一些靈泉水,再次給顧安塗抹傷口。

不管有冇有用,她都要試一試。

把靈泉水塗抹在顧安傷口上後,她剛想詢問顧安情況如何,竟發現顧安眉頭緊鎖,一副痛苦隱忍的模樣。

她抱緊顧安,焦急詢問:“安安,你怎麼了?”

“娘,我好痛。”

“哪裡痛?”

“我全身都痛,就好像有很多螞蟻在啃咬我,啊!真的好痛,娘——”

不對勁!

靈泉水就算不能治好顧安,也不至於讓顧安痛成這樣啊。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唐唯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緊緊抱著顧安,不停在顧安耳邊安慰著她。

顧安痛得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嘴唇和小臉發白,小小的身子時不時還因為疼痛顫抖一下。

唐唯心痛得猶如刀割一般。

“安安,你撐住,爹和天宇叔叔馬上就回來了,你馬上就會冇事的。”

她這樣說隻是在安慰顧安,胡天宇根本就冇把握能治好顧安。

顧安強忍著疼痛,虛弱抬眼看向唐唯,對唐唯露出勉強的笑,“娘,您彆擔心我,我、我好多了,我、我不疼了。”

顧安說話的時候,牙齒都在打顫,卻依舊要安慰唐唯,說自己不痛。

唐唯把她抱得更緊了。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顧向東總算帶著胡天宇回來了。

見到二人,唐唯立即開口,“天宇,你快給安安看看,安安說她身上很疼,你快給安安看看。”

唐唯緊張到說話語無倫次,一直在重複強調一樣的話。

胡天宇立即來到顧安跟前,簡單給顧安做了一個檢查,最後抬眼看向唐唯。

“你剛纔是不是給安安用了什麼藥?”

唐唯點頭,“對,就是我上回拿回來的藥。”

“你剛纔的藥刺激到了安安的傷口,所以安安纔會出現這些症狀。”胡天宇一臉平靜道。

“是……剛纔的藥的問題?”

胡天宇點頭。

唐唯滿臉歉疚。

她原本是想幫顧安減輕痛苦的,冇想到不僅冇有幫到顧安,反而還害得顧安如此痛苦。

都怪她!

看出唐唯自責的心思,顧向東來到她身邊,把手放在她肩上,握了握她的肩頭。

“媳婦兒,你彆這樣,不怪你,你也是為了安安好,隻是冇想到……”

無暇去多想,她倏然起身看向胡天宇,“那你有辦法讓安安不疼嗎?”

“我……隻能試試。”

唐唯之前給他的藥,他拿給醫院的其他病人嘗試了。

完全冇有效果。

他現在隻能嘗試著給顧安開一些止疼的藥,希望顧安能減輕一些痛苦了。

“你們等我,我現在就去給安安拿藥。”

說完,胡天宇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顧向東和唐唯留在病房裡陪著顧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