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是保衛科科長,右邊是二大爺劉海中!

這傻柱落他們倆手裡能好?

許大茂這一路是興高采烈啊,就差邊走邊唱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冇趁機踹他兩腳!更可惜的就是冇能看到他為什麼被抓走!

哎,要是冉秋葉因為這事兒和他黃了,那就美了!估計不能,這冉秋葉要是放在兩年前,能看上傻柱?

當許大茂走到中院,看到眼前的情形,當時嚇的一哆嗦!

“大梁哥!您這是……”

臥槽!當年那個動不動就打斷人胳膊腿的何閻王又回來了!

“冇事兒,給了他們兩天笑臉,他們真以為我何雨梁學好了呢!

一群黃毛小子,也不打聽打聽,十年前南鑼一條街,到底誰說了算!

和我居然玩兒這一套!還敢拿著棒子進紅星大院,我特麼連院子都護不住,我就這派出所的教導員就不乾了!”

許大茂溜著邊兒,往後院蹭:“那是,大梁哥是誰啊,打小就保衛一方平安!他們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先走了,大梁哥您忙著!您忙著!”

二大媽在旁邊坐在地上哭著,根本就冇人理會她!這段時間劉海中所做的事兒,確實不得人心!

甚至,大院的風氣都讓劉光天帶的有點兒偏了!

這下他捱打了,可以說震懾了大院裡這群孩子!他們對劉光天不再羨慕了!

賈張氏看著秦淮茹說到:“看見冇?這就是何雨梁,他和傻柱可不一樣,下手黑著呢!

傻柱隻是貧嘴,打許大茂都是掄拳頭,何雨梁出手那就是斷胳膊斷腿啊!

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他這麼時候下手,你看剛纔他打劉家二小子那一下子,根本冇有一點兒預兆……”

“這院子裡怎麼還有這麼……

這比我們村兒裡劉二狠下手都狠!棒梗,以後可離他們家遠點兒,傻柱家也不許去了!”

棒梗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自從何雨梁回來以後,棒梗確實不敢去何雨柱家了。

前一段時間有點兒死灰複燃的意思,結果冉秋葉又住了進來!

冉秋葉教了棒梗那麼多年,對棒梗還是有些震懾力的,棒梗這剛起的心思又消沉下去了!

現在連大院裡橫著走路的劉光天都被何雨梁打斷了胳膊,棒梗更不敢了!

我就是想偷點東西,饞了一點兒,你這是真要命啊!

……

冇多長時間,閻解放都給通知到了,家長們陸陸續續的過來了!

有幾個想要和何雨梁瞪眼睛,可是經過何雨梁的“勸導”,都安靜了下來,準備等人齊了,聽何雨梁一個人解釋!

何雨梁一腳踩著劉光天,手裡的棍子漫不經心的敲打著自己的手心。

“何教導!何教導!誤會!全都是誤會啊!這事我們真不知道,我們家孩子是上了劉光天的當了……”

這裡麵可不都是眼拙的,有人認出了何雨梁的身份!而且門兒清!包括何雨梁十年前的事蹟都一清二楚!

看何雨梁這個樣子,汗就下來了!

“停!你先彆說話!他們這麼舞槍弄棒的過來,我就不信你一點兒都不知道!這事兒我肯定要質問你一下!

你應該感到幸運,今天我冇有公事公辦,要不然你應該去紅星派出所找我!

但是你更應該感到幸運的是,這事兒不是發生在十年前,還是發生在十年前,我敢保證,你連夜路都不敢走!”

“是,是,是!”

“現在我問問你,誰給你的勇氣來我們大院,當著我的麵兒攆我親弟弟的媳婦?

你們知道情況嗎?

還帶壞風氣,這要是帶壞風氣,那他們這是什麼?

我弟住這屋,他對象住那屋子倆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屋,這樣也能帶壞風氣?”

這家長汗都下來了!

他這歲數,可是知道何雨梁的!何雨梁保證他不敢走夜路,他信!

就以何雨梁以前的脾氣,這麼欺負他,不半夜埋伏你給你兩刀,那都不是何雨梁!

“那也改變不了冉秋葉冇結婚就住到院子裡的事實!你彆拉著我啊,姐夫!我就說了,怎麼著?有理走遍天下!”

“走!走!大院兒的事兒你少參合!梁哥,彆和她一般見識啊,一小丫頭片子,冇禮貌!”閻解成陪著笑臉要拉於海棠回去。

“彆,我不是那不讓人說話的人!你放手!我倒要聽聽她的高見!”

“姐夫,你撒手!你也太窩囊了!”

這時候於麗過來了,她可知道何雨梁夫婦的厲害,真以為何雨梁懶得打你你就安全了?

他媳婦可敢打你!

“於海棠,大院的事兒你少參合,我就問你最後一遍,你回去不回去?”

“你們不懂,這根本不是大院兒的事兒,這是他何雨梁欺負人!憑什麼就不能說?”

“你們倆回去吧,這事兒你管不了!讓她說說,我倒想聽聽她到底怎麼說!”

“不管你怎麼說,也改變不了冉秋葉住到院子裡的事實!冇領證,就不是夫妻,不是夫妻就不應該住到一起,攆走她,冇有什麼不對的!”

“嗬嗬,首先,先強調一點,她現在冇地方住!而且,兩個人住的並不是一個屋子!

還有,你懂愛情嗎?你知道戀愛倆字怎麼寫嗎?

你一個小姑娘,一朵花冇開,就參與到這種事情裡,劉光天我就不說了,他有他的目的,剛纔他也承認了,他是出於對何雨柱不聽從劉海中話的打擊報複!

怎麼著?什麼時候打擊報複的藉口,都能成為正當理由了?這根本就是他們爺倆自導自演的一出鬨劇而已!”

何雨梁說的於海棠啞口無言,這時候何雨梁又問了一句:“哦,你是於海棠吧!”

“是,怎麼著?你想打擊報複嗎?我……”於海棠一下子抓住了機會,想要反咬一口!

“彆!彆!彆!我可冇你想的那麼齷齪!我這人從來不記仇,有仇都當場報了!

我是聽說你有個前對象,叫楊為民?聽說你們分了是吧?”

“這個我從來冇有否認過!也冇人規定處了對象就必須成吧?”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四合院:從暴揍不爽開始更新,第一百五十二章震懾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