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李儒道話,胡珍沉思半刻說道:“劉備這些年待我不薄,當年要不是他的話,我也不能可能活到現在,要是我這樣出賣他,良心不安!”

當年的司隸之戰極其慘烈,董卓被暗殺之後,西涼軍大部分將校都死在戰亂當中,胡珍這些年要不是有劉備的保護的話,隻怕也早死了。

所以要對付王允這些人,胡珍冇有二話說,他早就想殺了王允他們了,但現在要出賣劉備,他真還做不出來。

李儒聽到這話怒道:“你還想不想為國相報仇,想報仇的話,劉備就是我們最大的阻礙,不把劉備乾掉,我們是怎麼殺躲在劉備身後的王允,楊彪,呂布等人。

難道你還想活在惶恐不安當中,這些年楊彪他們隻怕也冇少對你下手吧,劉備能保得了你一時,難道能保你一世,而且你現在隻記得劉備對你的恩情,就忘記了國相對你的幾十年恩情了!”

這時候一旁的張濟也跟著勸說的:“我們和楊彪他們隻能活一個,我們要找他們報仇,劉備就是必須解決的阻礙!我們現在這樣做隻是為了自保,雙方的立場不同,根本說不上是背叛,你也不用覺得自己對不起劉備!大家都是為了活命而已,談不上誰對不起誰。”

“而且真要說是背叛,那也是楊彪他們先背叛國相,我們現在報仇也算是名正言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而且隻有千日做賊的,冇有千日防賊的,以楊彪呂布他們對我們的仇恨,他們隻要抓住機會,必定會讓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張濟這些年在荊州過得並不怎麼好,襄陽朝廷的高層全部都是他的敵人,呂布這些背叛董卓的幷州軍將領,更是對他們視之如仇敵,有這麼多敵人在,他怎麼可能過得好。

即便有劉備在護著他們,但張濟多還是多次遭到暗算,他手中的大軍也在逐步被王允他們藉助朝廷勢力削弱,手中的西涼騎兵更是藉著中原之戰全部被朝廷吞併。

眼見的自己實力越來越弱,張濟知道,當自己實力削弱到難以反抗的時候,就是楊彪他們對自己動手的時候。

《控衛在此》

就是楊彪的這些舉動,讓張濟知道,他們是不可能放過自己的,這也是他冒險聯絡李儒的原因,因為他知道現在天下的各方諸侯,也隻有雷公才能容納他們這些西涼將領。

胡珍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行事,劉備對他有救命之恩,但董卓對他也有幾十年的提拔之恩。

而且他知道張濟說的話冇有錯,這些年雖然有劉備的維護,但朝廷上下都是他的敵人,楊彪這些人清楚的記得當年在長安城的時候,他們是如何麵臨生死存亡的,更是差點死在這些西涼軍的將領手中。楊彪對他們這些董卓的漁業可謂是恨之入骨,在朝廷上打壓他們,在地方上分離他們的士兵,甚至還動不動使用暗殺的手段來對付他們。可以說胡真這些年過得並不如意。

李儒發現胡珍還在猶豫怒道:“國相對你幾十年的恩情,難道就比不上劉備這幾年,我看你是真昏頭了,連是非好歹都分不清,在荊州你還能活幾年,現在天下的大勢在河北,你不趁著這個機會跳出荊州這條破爛的船,還在這裡猶豫什麼!”

胡珍道:“我們難道就不能放劉備一條命,這樣暗中反骨的事情,天下人要如何看待我胡珍!”

李儒道:“這是爭霸天下,你當這是在玩耍呢,我告訴你,要是能在戰場上殺劉備,大全軍哪怕付出1萬士兵的生命也願意,你要真覺得自己難以麵對劉備,那就帶領你的部下,進攻袁譚的士兵,劉備讓河北的大軍來殺!”

胡珍還是感到一陣為難。這時候張濟接過話說道:“就這樣,交戰的時候,我會帶領西涼軍的戰士進攻袁譚的大軍,這也算是對得起劉備這段時間對我們的維護了!”

胡珍不說話了,算是默認了!

張濟繼續說道:“劉備也察覺到自己的危險了,他打算在離開潁川郡之前,重創黃龍的大軍,你自己也要做好準備,可不要陷入到戰場當中,打仗劉備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李儒笑道:“劉備的想法雖然好,但卻根本冇有實施的可能性,大乾軍招募的都是真正的精銳,劉備這裡一半都是烏合之眾,現在是大乾的戰鬥力強,劉備根本做不到重創黃龍的大軍。

不過劉備的戰場敏銳性倒是蠻高,他要是再在潁川郡滯留幾天,他的後路就會被楊鳳截斷。楊鳳的5萬大軍已經向著南陽郡進攻過去了,最多要不了5天就可以攻克魯陽城,截斷劉備的後路,到時候他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不過他現在也是籠中之鳥垂死掙紮,洛陽城被攻陷之後,河北之地已經有30多萬大軍衝到了豫州了,以劉備現在手中的大軍,根本抵抗不了大乾軍的進攻,他現在隻有小敗和一敗塗地的選擇。”

而後李儒看到兩人說道:“不管你們做如何選擇,這一戰劉備必敗無疑,但你們要在在戰場起義,可以減少大乾軍的傷亡,而雷公最重視士兵傷亡的,減少大乾軍的傷亡就是你們立下的最大軍功,你們要是在戰場上立下了軍功,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加入大乾軍中,而後可以繼續領軍作戰。”

“不要小看這一點,雷公很少吸納外軍,隻看牛輔現在投靠大乾軍已經有好幾年時間了,但他現在依然就是個小吏身份,上不了檯麵!張郃即便獻出長安城,但雷公情願給張和他們十幾億錢作為賞賜,也不願意接納張郃他們成為大乾軍當中的一員,最後還是張郃聰明,主動去了最偏遠的西域地區,這纔有進入大乾軍的機會,但現在也隻是個機會而已,執政還冇有下決定要不要接納張郃他們。”

李儒這樣一說,張濟也感到慶幸,要是冇有李儒幫他們牽線搭橋,即便他們想投靠雷公,隻怕也找不到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