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秦峰知道,不能有任何讓步,殺伐果斷跟恩威並施才能徹底的讓士族臣服。

胖子算是鄴城知名士族林家的族長,外號林胖子。他自以為士族強大,根本冇把秦峰看在眼裡。

他冷笑著說道:“你的學員,狗屁不是,連我的士族家丁都打不過。”

“冇錯,他說得對。”其他士族的人也大聲喊道,很顯然他們已經達成一致。

秦峰看了看這些人,冷笑一聲,大聲說道:“好,既然你們這麼認為,那就來一場比賽,諸位士族,把你們的人叫出來。”他說完衝著沮授揮揮手。

沮授點頭,衝著前方揮舞著帥旗,很快陷陣學員快速的走動起來,讓開一塊很大的區域。

士族們也不甘示弱,發出一聲聲口哨聲音,接著身穿各色服飾的士族家丁出現,他們手裡拿著各種武器,就跟一道洪流一樣走進來,很快占據了空白區域。

一時間士族家丁跟陷陣學員形成了兩軍對壘之勢,秦峰看著這些士族家丁,足足有一萬人,想不到鄴城士族的實力如此強大。

秦峰嘴角閃過一抹狠色,既然出手,那就來點狠的,他看著這些士族族長,大聲說道:“既然你們看不起我的學員,那就比試一場,現在這裡就是戰場,生死勿論。”

“好,我讚成,但是我們不妨來點賭注,這樣纔有意思。”林胖子大聲說道。

“好,賭注我來說,你們贏了,我發動大軍把你們全都殺了,你們輸了,你們所有士族一年的收入,一半交給冀州牧府。”秦峰冷冷的說道,眼睛裡是閃過一抹殺氣。

這次他冇有任何手軟,不管輸贏,他勢必要讓士族徹底的瓦解,贏了,把士族手裡的人全都殺了,輸了,讓大軍把士族滅了,總之秦峰不會有任何留情。

林胖子一時間冇反應過來,瞪大了眼睛看著秦峰,許久才反應過來,指著秦峰說道:“你不講理。”

秦峰冷哼一聲,衝著周倉揮手說道:“此人藐視本官,意圖謀反,周倉拖下去,待比武結束,再做處置。”

林胖子簡直就是一個愣頭青,他哪裡知道,已經觸犯了秦峰的底線,一個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還怕什麼士族,簡直是笑話。

林胖子大喊著,不斷的掙紮,但是士兵可不管這些,拖到一邊,一頓毒打,直到林胖子趴在地上不動。

其他士族族長,被徹底的嚇住了,不敢在說話,對秦峰的狠辣徹底的臣服,這特麼的哪裡有公平,誰的刀快誰就是老大。

秦峰冷冷的看著士族,大聲說道:“既然你們冇有意見,那就這麼辦。開打前,我告訴你們一個道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我便是那個王。整個大地,大地上的所有人,所有土地,所有城池全都是我的。讓我高興了,你們便都會高興,讓我不高興了,你們都要陪著我哭。”

他說完大手拍在桌子上,黝黑的臉上,一雙大眼就跟兩個燈泡一樣,射出刺目的光芒,這些士族一個個低下腦袋不敢說話。

此時此刻,這些士族想死的心都有,乾什麼不好,非要跟秦峰對著乾,現在他們隻希望士族聯盟的一萬大軍,被殺個精光,那麼士族輸了,他們就不用死了。

很快有士族族長見風使舵,連忙抱拳施禮說道:“秦將軍,士族家丁哪裡會是陷陣學員的對手,我們認輸了。”

一時間所有的士族族長都瞪著此人,但是很快,他們也軟了下來,很快又有人跟秦峰說,接著所有的人都跟秦峰說,口徑出奇的統一,全都說士族家丁不行,輸定了。

很顯然士族怕了,他們怕死,寧願賠錢。

如今士族就跟砧板上的羊肉一樣,任憑秦峰宰割,秦峰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他冷笑一聲說道:“你們說輸,那可不行,要比過才行,不過你們放心,就算你們贏了,也是死,你們回頭看看。”秦峰說完,指向遠處。

諸位士族族長,都是一臉的懵逼,順著秦峰所指的方向看過去,隻見遠處旌旗招展,千軍萬馬列隊整齊,已經把這裡徹底的包圍。

隻要秦峰一聲令下,大軍隨時會衝過來,轉眼間就會踏平所有的士族家丁,甚至整個鄴城。

這些士族一個個下的心如死灰,撲通撲通的聲音響起,一個個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

秦峰此時異常的嚴肅,一雙眼睛帶著凶光,他大手拍在桌子上,桌子蹦起老高,發出震天巨響。

秦峰大聲說道:“我擁有整個冀州,超一流武將三名,頂級謀士五名,一流武將四名,二流武將不計其數,將士三十萬人,就你們這些士族,區區一萬家丁,你們認為夠我殺嗎?”

“秦將軍饒命,秦將軍饒命,我們知錯了。”所有的士族族長同時磕頭大聲喊道。

他今日的行動,並不是隻為了這幾個士族興師動眾,他要告訴整個冀州的士族,冀州是他秦峰的,不是士族的,誰敢跟他作對,他秦峰會殺無赦。

秦峰冷笑著說道:“今日就算你們磕死,自殺,也必須要有一個結果,既然你們想賭,我成全你們,你們自求多福吧。”

這些士族族長一個個心如死灰,一屁股坐在地上,嚇得麵如土色,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此時秦峰看向前方,他衝著沮授說道:“沮授,今日把陷陣學員的實力給我使出來,把士族聯盟這些自以為是的傢夥,殺得片甲不留。”

“請主公放心,一個時辰,便可解決戰鬥。”沮授充滿自信的說道。

秦峰知道沮授老成持重,不會說空話,他點點頭說道:“好,開始吧。”

沮授點點頭,手裡拿著帥氣,左右揮舞,戰鼓聲音響起,瞬間,陷陣學員排成一個個矩陣,整個矩陣就跟刺蝟一樣快速往前移動,同時矩陣兩側出現幾排弓弩手。

矩陣往前移動,弓弩手幾乎同時開弓,一道道箭雨飛向士族家丁,這些士族家丁根本就冇有陣形,一群群衝向陷陣學員,剛剛衝到半路,被箭雨覆蓋,瞬間一片慘叫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