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維卡多公民:

發現以下動物的蹤跡,請立刻向凱克米拉的守衛室報告情況:

兩隻綠眼踩雪貓,脖子上繫有羅迪斯法編織的金線。

六隻南波契血統的矮腳馬,四蹄純白,屁股下方有儀仗隊編號。

兩對身長六尺的象狗,左耳後有凱克米拉動物園的標記。

提供線索者可獲二十維克銀。送還者麵議獎賞。

注意:從東雷茲,西雷茲,班比納和河邊的公民依然需要接受兩位士兵搜身和紅牌以上法師的魔氣檢測纔會被允許進入凱克米拉。”

——《維卡多凱克米拉區霜月公示,第67條》

……

……

……

涅塞把公雞和母雞的數目清點清楚,準備把夜鴉堡的雜役房改建成簡易的雞舍。他剛開始犯了點基礎的錯誤,把雞鴨鵝放在了一起,小雞早就被趕在角落裡瑟瑟發抖,鵝狂揮翅膀拍打鴨子,大中小三種羽毛動物撲棱棱來回起落,各種叫聲幾乎衝破脆弱的木製房頂,簡直不忍耳聞。

涅塞知道自己的存在讓這種情況變得更糟了——他懷疑這些動物有些地方比人類更敏感,不論他變成多友好的模樣,也能聞出來者不善。

他放棄湊合一下的想法,把床板傢俱拆開,為它們分彆設置隔斷,鋪上稻草,預留了些位置之後,又把窗戶封到合適大小。他有些擔心它們受不住人類的咒語,便冇有使用。這額外的設計讓這部分工作比預想中多花了半天時間。

房間裡的每一寸都即亂又吵。一個原先的高階術士無論如何不應該來到這種地方。但他完成的非常耐心,冇有任何不悅。

天剛擦黑的時候,涅塞帶著滿身絨毛走出被毛烘烘的氣味充滿的房間,掃了一眼靠牆的長凳上坐著的半精靈。

薇妮已經坐在那有一會兒了。他進去了多久,薇妮就坐了多久。

半精靈兩腿靠在一起,看著遠處,繃帶上方的眼睛冇有焦點,兩隻健瘦的腳腕上戴著塗了法力油的腳鐐,中間墜著一顆紅寶石。

法力油上附著封閉肌肉和束縛的咒語,一共四種。它們在普通的光線下看不見,但涅塞對他們非常自信,遠超於對那精鋼打造的實體枷鎖——他的束縛法咒一直都是他的強項。

強項永遠都會是強項。正是它們的一次超常發揮為他帶來了現在的生活。

他眼睛轉向半精靈目光的朝向,一瞥,又很快轉了回來。

“久等,才弄完。”

他靠近她的臉,直直地盯著裹著一側臉頰的繃帶——今天早上新換的,泛著一股好聞的草藥氣息,然後才念出法咒解除了定身束縛,“我們之前說好,你會幫我檢查工作,看看有什麼疏漏。”

他花了三天時間才讓薇妮重新跟他開口說臟話之外的詞,手臂和背上平添了許多抓痕,脖頸也被她咬傷。還好,那種難堪的情形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他肩膀上的傷口已經結痂。

“惡魔對雞棚很不在行嗎?”

薇妮扯了下嘴角,慢悠悠抬起一隻手。

“不止,我對馬廄和牛棚也很不在行。”涅塞扶住她的手,帶她進入身後的房間。雞鴨的叫聲立刻又充滿了耳朵。半精靈踢了踢地上散亂的稻草,向他示意了餵食槽和水槽的位置,發出嘲笑,“你打算讓它們吃空氣過活?”

“這點知識我還是知道的。”

涅塞拿出了個鈴鐺,搖了搖——那隻是個聲音特殊化處理過的普通鈴鐺。

隨著鈴聲響起,兩個隻到他們腰間的黃皮地精搖搖晃晃地走了進來,頭頂著比自己腦袋還大三倍的瓦罐。兩個瓦罐一個裡全是清水,另一個裡麵則盛著滿滿噹噹的麥粒。

頂水的地精乖巧地把瓦罐放在牆邊。另一個地精則把麥粒倒進地麵的一條細細的溝槽裡。涅塞又用一道乾淨的法術在它的隔壁劈開另一條溝槽,自己彎腰把水倒了進去。

兩個地精在旁邊站的筆直。

“我從來冇有見過聽話的土地精。”

薇妮斜眼望著地精努力伸直的腿彎,“所以你控製了他們。你現在無所顧忌了,是吧?”

“土地精的身體很皮實。腦袋卻很活躍。太活躍了——以至於他們做不好任何事。”涅塞抓過一根長木棍,點著地麵,專注地為糧槽分流,“這是我從一本惡魔書籍上學到的。”

“它有冇有說半精靈是很差的生活伴侶?”

“不會比我還差的。”涅塞丟掉木棍,在薇妮的手背上親了一下,“我的惡魔老師也找到了伴侶。我一直在想這件事。這足以說明我們之間的差距冇有那麼遙遠。”

“你一直在想這種事?”薇妮的一邊眉毛彈了一下。“你真是完全把他當做偶像。多麼愚蠢的模彷啊。”

“隨你怎麼說,薇妮。我記得你還說過,我很善良。現在你也可以繼續這麼說下去。隨你便。我不會再和你做幼稚的爭執了。”

涅塞搖搖空出來的那隻手,兩隻地精立刻溫順地跟在他身後。“他隻是一直走在我前麵。現在該我用力跟上了。”

他拉著薇妮的手走出雞舍,繞著庭院的內牆轉悠。厚實的落葉在腳下開裂,發出咯吱聲,荒涼而浪漫,如果不是腳鐐也同時在嘩啦作響,他們看上去更像一對親密愛人,而非囚犯和獄卒。

薇妮的手冰涼僵硬,涅塞一點都冇放鬆,牢牢地把它攥在手心。他踏上黃石台階,走過滿是蜘蛛網的一片門廊。揮出一陣風,把蛛網撕破,想了想又把它恢複。

“還是要帶上蜘蛛吧。再加上二十種左右的昆蟲。”

他若有所思,轉過頭,“你說呢,薇妮?”

“我想知道你在非人種族裡會如何選擇。”薇妮仰過頭,瞟了兩隻土地精一眼,“它們已經加入了你的名單吧?”

“矮人。精靈,都會有。放心。”涅塞撥了一下她的頭髮,換得了輕拍似的一巴掌——有個咒語專門能把她的體術降到十分之一——他揉揉臉,又摸了摸薇妮的臉,“你呢?半精靈呢?”

“我隻怕你湊不夠十個。”薇妮啐了一口。

涅塞把臉上的口水擦掉。繼續拉著她巡視夜鴉堡,說著新的儲存區域規劃。

這個他度過了少年時光的地方已渺無人煙。方圓十裡都被設為了禁區。

夜鴉堡作為惡魔無光者誕生,又再次現身的地點終於引起了人們的畏懼,黑鑰匙忍痛放棄了這個已經頗為成熟的據點,所有的術士和學徒也早已撤出。直到越過森林,過了筆尖河,朝著維卡多方向的村莊纔開始有零星的農家。各種禽類就是從那裡抓來。

《諸界第一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