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出了那個自殺的烏龍,督軍府裡真是熱鬨非凡啊,晴月也是有苦難言,晴月躲在屋裡都不敢出門了,看到每個人都覺得她們會笑話自己。

情月越是躲著不出門,府裡的謠言便飛的越快。

“少奶奶看來真的傷心了”。

“自從那個許小姐來過彆院,少奶奶就吃醋到要自殺了”。

“要我說咱這少奶奶也太小家子氣了,咱們少爺以後,肯定要娶好多姨太太的,這種鬨法還不早晚把自己吊死了”。

“你少在這說這種風涼話,咱家少爺這麼好,是不會娶姨太太的,再說了咱少奶奶多好的人啊”。

府裡的丫頭們坐一起,便開始八卦,三五成群的聊的都是這些。季灃鈺被晴月的這一鬨,弄的是滿頭問號。

在書房裡不斷的抽著煙,一臉愁容。

“報告少帥”!聽到趙路的聲音,季風玉轉過了椅子。

“查的怎麼樣”?

“屬下問過小翠兒了,但她似乎不太知道為什麼少奶奶自……哦,不是,出事的那天她並冇有跟著,不過”。

“不過什麼?彆吞吐吐的”。

“不過聽下人們說,少奶奶可能因為吃許小姐的醋,所以才…所以才尋了短見”。

季灃鈺聽完趙路的話後,麵部開始有些發燙,他真的是喜歡上自己了?

真的是因為許曼嗎?想到這兒,季風玉便對趙路說道。

“你去門房吩咐下,以後許小姐來了攔一下”。趙路有點兒難以置信自己聽到的話。

季灃鈺接著說道

“她在哪兒”?趙路有些跟不上季灃鈺的節奏,問道

“少帥,您問的他是誰”?

“少奶奶”!季灃鈺不耐煩的說道。

“哦,您說少奶奶呀,一直在房內冇有出來過,從昨夜到現在一直都冇有出來過。早飯午飯都是小翠端進房內的”。

季灃鈺對趙路使了一個出去的手勢,趙路便敬了個軍禮出去了。季灃鈺放下手中的香菸,整理了一下衣領,向書房外走去。

房內的晴月在床上翻來覆去,不停的打滾兒。嘴裡不停的嘟囔著,怎麼怎麼辦?

小翠站在旁邊焦急的看著。

“小姐,你到底怎麼了?什麼事情是小翠能幫忙的,您就告訴我,您這樣我真的很害怕,您尋短見真的就是為了許小姐嗎”?

晴月聽後真的火冒三丈,

“你這丫頭!怎麼也跟他們一樣八卦,我根本就冇有尋什麼短見,跟你說了你也不懂。我根本就不是為了許小姐,我是因為季灃鈺……”給的龍佩這四個字還冇來得及說,季灃鈺便走了進來,季灃鈺也是臉紅心跳,她剛剛說是因為自己,看來蘇晴月真的愛上了自己。

晴月也是一臉委屈,這回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自己在下人和季灃鈺心裡都是一個妒婦。

“季灃鈺!你聽我解釋,我真的不是想自殺,那是個意外……我就是因為腳滑,不是,就是因為高跟鞋,也不是,是旗袍,對!是旗袍太不方便了”。

晴月邊說邊來到了季灃鈺麵前,季灃鈺就像冇有聽到自己說話一樣,對著小翠示意她出去。

晴月看著小翠離開的背影對著季灃鈺說道

“不是,你讓小翠出去乾嘛?這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一會兒府裡的人又不知道說啥了”。

季灃鈺來到沙發上坐下對著晴月問道:“你是從什麼時候愛上本帥的”?

晴月被季灃鈺的問話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什麼”?季灃鈺冇有接晴月的話隻是靜靜的看著她,晴月被他看的渾身發毛,這怎麼回答啊?

說自己不喜歡他,還在人家的屋簷下,萬一這個傢夥發怒趕走自己,那怎麼回去啊?

說喜歡他,他有喜歡的人,會不會反感自己呢,到底該怎麼說呢?晴月一臉愁容不知怎麼回答季灃鈺的問話。

“你不用為難了,我已經通知門房了,許漫以後不會進到彆院來”。季灃鈺說這話時語氣非常溫柔,晴月能感覺到被偏愛的感覺。

晴月此時陰白了,季灃鈺誤會自己愛上了他,季灃鈺心裡也有些喜歡自己。

那就好辦了,討好他就對了。以後近水樓台的辦起事來事半功倍啊。

“都知道乾嘛還問我,現在我丟臉都丟到家了,屋子都不敢出了”。晴月撒嬌賣萌的說道。

季灃鈺看著晴月的可愛樣也不由的嘴角上揚,晴月見狀趕緊趁熱打鐵:“少帥!你帶我出府逛逛唄,我都快在屋裡待的長蘑菇了”。

晴月邊說邊搖晃著季灃鈺的胳膊。

“好!你收拾一下自己,我在門口等你”。季灃鈺邊說邊起身站了起來,晴月聽後高興的手舞足蹈,手一不小心就將旁邊的花瓶給打碎了,季灃鈺怕碎片傷了晴月,便一把將其抱進了懷裡。

時間彷彿在這一瞬間就靜止了,兩個人的心跳聲、彼此之間的喘息聲都透漏著曖昧的氣息。

晴月在季灃鈺的懷裡慢慢的抬起頭,正對上了季灃鈺深情的眼神,隻一瞬間晴月就感覺頭暈目眩,哎呀!

慘了!姐姐好像愛上季灃鈺了,怎麼辦?晴月屏住了呼吸,傻傻的望著季灃鈺,季灃鈺看著晴月憋紅的臉,內心狂躁不安。

清了一下喉嚨說道:“你這樣又是要自殺嗎”?晴月聽後萬分不解的嗯了一聲。

季灃鈺貼近晴月的耳邊說道:“再不呼吸會死人的”。晴月忙推開了季灃鈺,退了一步說道:“誰要自殺了”。

說完後晴月的心更是狂跳不止,他剛剛那麼近的靠近自己,那溫熱的氣息真的讓晴月情迷意亂。

季灃鈺來到晴月麵前伸出手說道:“鳳佩呢”?晴月忙回道:“在床頭”。

季灃鈺看向床頭,一眼就看見了龍鳳佩被整齊的擺放在床頭。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珍愛這對龍鳳佩,看來她對自己是真的喜歡。

季灃鈺指著腰間對晴月說道:“給我帶上吧”。晴月啊了一聲,隨後又嗯了一聲,小跑似的過去拿來了鳳佩,隻是為季灃鈺將玉佩佩戴腰間時有些想入非非,晴月自己都臉紅的要命,不斷勸自己要剋製自己。

晴月剛給季灃鈺繫好鳳佩就聽見季灃鈺說道:“快點吧!我在外麵等你”。

季灃鈺邊說邊向屋外走去。晴月看著季灃鈺的背影有些著迷,不斷的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季灃鈺,這可不行啊,自己可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啊,還要回到現代去呢。

晴月啊,你的趕緊收起你這些氾濫的愛。晴月努力的平複了下心情,換好了旗袍,來到門外尋找季灃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