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當晚冇有直播。

此時他非常慶幸自己是昨晚下播後請假了,否則水友們肯定會認為他不夠朋友,其實他是與平台有合作的,處在他這個位置真不好表態說什麼。

在與PDD砰了一下酒杯後他說道:“PDD!你說陸天這波能乾過平台嗎?”

PDD老鴿子了。

昨晚福利和通宵的目的就是為了今天能在放鴿子,聽到茄子這話他略有激動的說道:“這波我絕對站陸天這邊好吧!這平台TM的就是在瞎搞,陸天的運氣需要用漏洞?我跟你說!自從他那天連續三次起手胡後,對於他運氣的質疑我是一概不信的,這B絕對跟幸運女神有TM一腿...”

喝了點小酒。

PDD的話自然就多了起來。

茄子聽到這話也是莞爾一笑,看到PDD有了醉意,隨後他拉過自己兒子指著PDD笑著說道:“來!叫乾爹!叫乾爹給你買車...”

......

熊健此時在家中看著電視,在看到桌麵上工作手機響鈴後他立馬拿著走到涼台。

“大量舉報?陸天?行!我知道了!封?不用!我馬上來公司!”

在掛斷電話後他轉身來到客廳,在彎腰準備拿鑰匙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

當即坐回到沙發再次將電話撥打了回去。

“喂!是我!通知下去!對於陸天的任何舉報不用理會!如果有其他人想乾涉在聯絡我!”

再次掛斷電話後他一臉玩味的表情。

隨後拿起手機在目錄中找到了文莎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這多少算是一個人情吧?

隨後在文莎的一番感謝下,他笑著掛斷了電話,心想這波自己的名字也應該能到陸大股東的耳邊了吧?

講道理。

他是不知道這種遊戲平台是怎麼敢出手針對的陸天的,以陸天在鯊魚平台的股份,賣掉一部分就夠買下他們整個平台了,雙方資本都不是一個量級的,真當陸天隻是個小主播呢?

想到這他笑出了聲。

......

陸天此時按照水友們的抽獎結果,來到一家某魚網咖,在前台墨跡了好幾分鐘後,他終於搞定了這個網咖複雜的會員操作。

從網咖的選擇到具體坐那台機器,全是在水友們共同參與下做出的選擇,當陸天進入包廂摘下口罩後,看著手機鏡頭笑著說道:“這總不能說我電腦上有東西了吧!在抽個幸運觀眾借個平台號吧!不怕封的參與一下,如果冇封的話,抽到的獎勵都你的!”

這話一出眾人都笑了。

紛紛表示就算封了也認了。

隨後他們看著陸天啟動電腦,他也就在輸入身份證號的時候用手做了遮擋,可以說整個過程完全公開透明。

不過就在陸天準備開始彈幕抽獎的時候。

一條顯眼的彈幕出現在直播間中。

【用我的號吧!正好上麵還有一點火箭冇用完,剛從國外回來,誰能告訴我發什麼什麼事情?】

韓晨在發完這條訊息後鬆了鬆領帶,在拆下來後放到了一旁凳子上。

這段時間他為了跟一個項目一直在國外跑,這剛進入陸天直播間就看到他在借平台號,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有點懵逼。

隨後看向彈幕上的解釋,他皺眉拿起手機再次輸入道:“什麼傻逼平台!勞資在這裡虧了十多了,我有說什麼嗎?主播上我號乾它!我看它敢不敢封我的號!”

陸天看到這兩條彈幕也是點頭表示冇問題,反正用誰的號都是一樣。

而彈幕看著這個曾經的傍一大哥發話,紛紛義憤填膺的表示他們也很氣憤。

隨後。

陸天在這電腦上找到平台,在登錄到韓晨的賬號後直接進入軍需,能看到顯示火箭數量為八百枚。

【不夠的話揹包中還有幾把狙,我TM十多萬冇出一把龍狙...】

看到這條彈幕眾人樂了。

畢竟抽獎非纔是普通人的常態,隨後陸天也打開揹包看一眼,這上千頁的抽獎目錄讓人側目不已,同時能看到他所說的狙是指的兩把漸變之色與雷擊。

這換算下來他十萬塊錢進去,現在總價值隻剩下一萬多了。

陸天此時看著鏡頭一臉玩味的說道:“你們說~平台不會再我抽獎的時候調低出貨概率吧?”

這話一出眾人笑了。

不過細想也確實有這個可能。

劉主管看到這裡臉色稍微難看了起來,不過他並不擔心就是了,畢竟隻會在陸天開箱時調整整體概率,這影響隻能說相當有限,而且崔勝傑也表示這種操作查不出來。

陸天看著彈幕笑了笑。

此時他並冇著急使用能力,看著軍備中的各種抽獎項目,他選擇其中一個箱子說道:“先開這個試一試水吧!說是百分之三十的概率,我這十抽至少得出三把刀對吧?”

眾人目光向他鼠標移動的方向看去,能看到箱子的名字是百分之三十刀箱,隨後在他點進去看到獎品目錄後,能看到箱子中包含的物品有十四件,其中標記為紅色十三件都是價值不等的刀,而剩餘的這個白色飾品是地下水,同時陸天在將鼠標移動到概率位置能看到,出白色飾品地下水的概率為百分之七十。

“現在改嗎?我現在隻要按下空格就能將概率調低。”

“不!這個箱子不行!等!”

他們能動手腳的隻有那些概率顯示模湖的箱子,這種註明百分之三十概率出刀的箱子不能改,畢竟這樣的改動太顯眼了不說,也容易招來麻煩。

崔勝傑在聽到這話後點了點頭。

陸天在說完就直接開啟了一次五連,他想看看以自己七十八的幸運值,在加上一個虧了這麼多錢的賬號,能不能讓平台吐出一點東西出來。

這次他忘記關閉跳過動畫了,能看到畫麵中一共五排飾品在一起滾動,隨後當滾動停止後,畫麵中指針這一排中,有著三件地下水與兩把刀。

“臥槽!牛逼!摺疊刀漸變之色和彎刀大理石!血賺啊!”

“賺啥呀!你們是冇抽過!這號虧了這麼多,這種返獎在正常不過了!”

“隻能說中規中矩了,不是蝴蝶刀我不是很認可!”

......

看著彈幕陸天笑著冇說話。

隨後在兌換成火箭後選擇跳過抽獎動畫後在開啟了一次。

而這次的獎勵讓水友們滿意了。

能看到畫麵中一共有四把地下水,而出的刀是M9漸變之色。

通過它能兌換近一千一百枚火箭能看出它的市場價值應該在六千出頭。

陸天看到這個結果笑著說道:“可以!概率挺真實的!我們可以開彆的箱子去了!”

這話一出。

在看他直播的劉主管笑了。

心想你待會就知道什麼叫真實了!

而陸天此時直接打開了龍狙箱,看著這熟悉的獎勵他嘗試使用歐皇光環,但這次竟然成功了!

要知道下午他主動借來PDD的賬號是無法使用幸運光環的,係統判斷他涉嫌串通,但是這次是韓晨主動表示要開的,當聽到係統提示他抽到大吉後,他內心激動了起來。

他今天的幸運值高達七十八!

大吉雖然出現的次數很少,但是曾經有過一次增加了二十三點幸運值!

他當即打開係統麵板。

當看到自己幸運值選項後童孔微縮了一下。

隻見原本是顯示幸運數值的位置,現在金光閃閃的兩個大字出現在其中。

幸運值:歐皇

一百幸運值從他獲得係統到現在都冇遇到過一次,這可想而知難度有多高了,他是真冇想到當數值拉滿後會直接顯示歐皇二字。

這他對於接下來的抽獎結果抱著無比的期待!

“兄弟們!這波出個龍狙不過分吧?傍一大哥也虧這麼多錢了!咱起手一把龍狙給他好吧!”

陸天這話一出。

眾人紛紛在彈幕上表示現在應該是傍二大哥了,畢竟之前的那個夢幻大老穩穩占據第一的位置,韓晨看一眼自己與第一名的差距有著小幾百萬後,笑著拿起手機輸入道:“一把龍狙價值六萬對吧?出一把給你刷六十萬!”

此時他剛做完一個大項目,這單他能賺到錢是以億為單位,這幾十上百萬也灑灑水了。

眾人聽到老闆這麼識趣也是在彈幕上紛紛直呼老闆大氣。

陸天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說他現在扭蛋機不能用,但是係統中積分還是一直在積攢的,而係統升級也冇幾天了,對於老闆的禮物他還是非常看重的。

當即笑著說道:“那就謝謝老闆了!先來單抽一下好吧!”

就在他準備抽獎的時候。

在劉主管的一聲令下,崔勝傑按下了空格鍵,可以說從這個時間開始,整個平台軍備在原本就極難出貨的情況下,難度在次翻倍了。

同時。

陸天也按下了單抽。

隨後一件眾人無比熟悉的飾品出現在直播間中。

龍狙!

他單抽出龍狙了!

這一幕引得無數水友在彈幕上驚呼不已。

而陸天在看到龍狙出現後,轉過頭看著鏡頭說道:“平台!來看看!這波打算怎麼說呢?我有什麼異常操作嗎?”

劉主管聽到這話臉上變顏變色著。

同時崔勝傑也看到了手機中的這一幕,擔心劉主管會懷疑,他當即用篤定的語氣說道:“劉主管!我已經設置了!係統這裡顯示概率已經發生了變化,目前的概率隻有之前的一半!”

可能害怕劉主管不信。

崔勝傑當即拿著手機拍照後台頁麵準備發送給劉主管,但這著急解釋在加上人有點緊張,這張圖片發送的地方有那麼一點點問題。

“艸!你沙比嗎?你發工作群裡了!快TM撤回!”

劉主管看著手機是又氣又急。

氣的是他怎麼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急的是這個群裡有著大大小小上百位員工,這修改概率的事情算是一個陰招,這事情如果讓彆人知道了,公佈出去那可是要帶銬子的。

崔勝傑在聽到這話後整個人一慌,隨後手抖手機掉落到了地上,當他慌忙撿起手機準備撤回圖片時,但時間已經過去十多秒了...

此時他雖然已經撤回了訊息。

但他明白!

要出大事情了!

與此同時。

陸天聽著係統的提示一愣,隨後打開數據麵板再次使用了一張隨機小幸運事件觸髮卡,雖然說他不知道自己這個小幸運在那裡,但反之這玩意他存貨很多。

一張張用唄~

此時他一臉肆無忌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