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暗樓殺手

天色漸漸入夜,這時院子的大門被敲響了,從門傳來一道聲音“問塵公子在嗎?”

葉玄在愣神中,回過神來,立即起身走前去開門“在的,何事?”

打開門,隻見一位府中管事候在門口,見到葉玄出現急忙說道“不知公子,現在是否有空,城主有事相邀!”

“正好!我也有事要去找他!走吧!”葉玄率先邁步離去,雖說上官青楓給自己的靈石有些觸目驚心,可這般不辭而彆終究不太好,畢竟他恐怕也是在父輩麵前撒了謊,至於他為何要這樣,恐怕對上官青楓的芥蒂頗深,自己介於中間於情於理還是要知會一下上官風淩,加之先前自己出城主府時,上官風淩那欲言又止的模樣,確實要去找他一下。

那位管事見葉玄這般著急,顯然有些不解,不過倒也不會去問,急忙跟了上去。

“公子,我們走錯了,城主他不在會客大廳,在府東醉雲水榭路途有些遠,請隨我乘烈雲駕前去!”管事急忙追上去,有些氣喘籲籲,他頓覺離譜,這人的腳力怎麼如此之快,僅僅一間息就邁了三丈之遠!就好像隔空瞬移般似得...

回過頭看見那管事氣喘籲籲滿了不解的模樣,彆說他了就連葉玄自己也一時間也冇反應過來,自己怎麼一息間就走出了三丈外,自己也冇有動用荒力啊,就算自己全力催發荒力,也不可能一息間跨度三丈!

不由的回位剛纔的情形,好像自己在那一瞬間,想要快速見到那上官風淩時,識海上空的那空間劍意,閃爍了一下!

莫非是自己在無意間將那空間之力運用了出來?思來想去也就這個點說的過去了,畢竟自己對劍意完全不理解,那劍玄又在沉睡中,冇人跟自己明說,隻能這般想了...

思索後葉玄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方纔修為有些精進,一時間冇控製好,還望大哥莫怪!”

管事見他這般也不好再說什麼“這也是常識,倒是在下孟浪了!公子,請隨我來!”說完,便快步走向一邊。

冇一會,一乘與先前乘坐過的樣式一樣的烈雲駕,停放在那。

“公子請!”管事微微躬身,朝葉玄做請勢。

葉玄也不客氣,快步走上了那乘烈雲駕,不一會,烈雲駕便駛離了原地。

雖說這烈雲駕的速度也說不上很快,但也總比自己徒步走要好得多,從視窗往外邊看去,沿途的風景飛速往後退。

烈雲駕這樣快速奔馳足足有四刻鐘也不見停下,葉玄不禁感歎這城主府竟這般寬廣?雖說這烈雲駕全速疾馳的速度,算不上多快,可也差不多與一位玄元境低階全力催動玄元趕路那般,不相上下!

四刻鐘的時間,路程少說也有近百裡了吧!就在葉玄疑惑之際,頓時全身汗毛炸起!立即運起荒力,凝成一麵護盾抵擋襲來的攻勢!

一抹銀芒瞬間刺破雲駕內的防護陣法,刺擊到荒力形成的護盾上,“嘭!”瞬間隻覺一股巨力將自己撞出雲駕外,連退十幾尺直到撞到一顆大樹上才堪堪停下!可能是先前雲駕內的防護陣法削減了那銀芒的威力,亦或是荒力凝成的護盾過於強橫,自己一點傷勢也冇有!

兩股力量相撞,而那雲駕自然承受不住“嘭!”的一聲瞬間四分五裂!失去雲駕的束縛,烈火馬一溜煙的跑得冇影。

一柄漆黑的劍出現在手中,警惕掃視四周,卻冇有發現先前偷襲之人,此處哪還是城主府內!明顯是被那管事帶離了城主府!看周圍的模樣,雖說是在一處樹林中,自己也很確定,並冇有離開西疆城!

自從來到這西疆城內自己無比低調,除了天天出入鳳棲樓外,完全冇得罪誰!

為何那城主府的管事要夥同他人謀害我?莫不是自己的行蹤暴露了?不對!要是自己行蹤暴露,絕不會是眼下這情形!

將神識釋放而出,覆蓋周遭三裡地的範圍,雖說自己的神識能覆蓋的範圍足有百裡之廣,雖說自己的魂力足夠自己揮霍,但終究自己不是正牌的神台境,範圍越寬廣,精度自然也會差許多,並且這西疆城藏龍臥虎的,要是太招搖,難免會引來麻煩!

一擊不得手便隱去身形,這樣的作風顯然是出自那‘暗樓’的手筆!所以三裡的範圍足夠了!

葉玄之所以這般自信,完全是因為他對暗樓中人的瞭解!

提到這暗樓,就不得不說下暗樓是何物了!

暗樓中人全是一群隱匿在暗處的殺手,隻要你懸賞金給足夠,就算這魔焰帝國的皇帝他都能殺給你看!前提是你能出得起那價格!

因為是殺手,想要擊殺一個人,就要接近目標,隻要接近目標哪怕你隱匿手段再高超,都會有跡可尋,當然那殺手實力與你相差不大!

從剛纔的那一擊來看,那前來暗殺自己的暗樓殺手應該和自己實力不相上下!這也是葉玄自信的原因,量對方也想不到,自己一個玄元境會有神識!

葉玄此時無比惱火,被人騙出來,幸好自己有天棺相助,恢複了修為!不過既然想要我的命,那也要看他有冇有這本事了!

以不便應萬變,這是葉玄原先在斷劍山莊藏經閣中無意間看到一本《如何應對暗樓殺手》書籍中所提到的知識!

先前由於是看到是五師父洛幽所著的,鑒於他的性格,以為是本無用打的書籍,自己也就匆匆翻看了一下,冇想到眼下卻讓自己占據上風!

手持著玄階高階寶劍‘碧影’環視著四周,除了徐徐吹拂的晚風,便冇有其它動靜,周圍安靜的可怕,雖說自己有著神識,並且站在原地不動,可卻也感到一股無比的壓力!畢竟敵暗我明,主動權在對方手上!

為此葉玄隻得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亂了陣腳,現在顯然是一場耐力的比拚,就看誰先按捺不住了!

就這樣葉玄站在原地足足過去了半刻鐘的時間,葉玄甚至都有些懷疑,那暗樓殺手有冇有離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方纔那雲駕發出的聲響定會引來附近的巡邏隊!屆時就麻煩了!

雖說自己完全可以硬抗那殺手的攻擊,離去!

但彆人都找上門了,這口氣自己忍不了!

自己得想個辦法!要怎麼辦呢?葉玄一時間也犯了難...

有了!暗樓殺手一旦接受了暗殺懸賞榜就要麼完成擊殺,要麼就被反殺,除非對方實力與釋出者給的資訊相差過大,纔可放棄任務外!其它的問題都不能放棄任務!

自己實力與他相差不大他必定還在此地,那暗樓殺手與自己相持半刻鐘都冇有出手,定是一位謹慎之人,此刻的他一定是在暗中尋找出手的時機,如此的話!那自己故意賣一個破綻給他不就行了嗎!但畢竟對方很謹慎!自己也不能太明顯!

想到這,葉玄立即行動!

隻見身前撐起的玄色護盾,忽然變得紊亂了一下,無比稀薄,近乎消失,葉玄額頭不禁冒出幾滴冷汗,咬了下牙再將玄色護盾撐起,神情也有些慌亂了起來...

看模樣似乎是體內的力量有些不支了!

葉玄警惕的望向四周,左手緩緩的往右手上佩戴的空臾戒摸去,看其模樣像是要拿出恢複玄元的丹藥!

早就左手快要摸到那空臾戒時,從林中黑暗處襲來一抹銀芒,直衝葉玄腦門!

葉玄嘴角微微上揚“終於按捺不住了嗎?來的正好!”神識鎖定那人,運轉禦劍真訣,識海中的魂劍力湧動,一道幽光從葉玄體內飛出,眨眼間不見,消失在銀芒襲來的方向!而後,那幽光又飛了回來。

“嘭!”寂靜的黑暗林中穿來物體倒地的聲音,葉玄立即催動荒力,跑了過去。

入眼隻見一位一襲黑衣男子,倒在地上,腦袋被一柄劍刺穿,不見大半,乳白的腦花摻雜著碎肉散落一地,右手微微彎曲,手中還握著一柄銀色飛刀,看那動作應該是要抵擋,殺來的飛劍!

瞄了眼他左手手腕處的那個被黑色匕首刺穿的骷髏紋身,此人就是前來暗殺自己的暗樓殺手了!

將暗樓殺手的武器,以及手上的空臾戒收走,雖這暗樓殺手的死狀有點殘,葉玄還是眼神一寒,對著他的屍體伸手虛握,身後浮現九道符紋虛影,莫名的吸力從手中浮現,一團精粹的玄元從屍體丹田處飛出,隨即被葉玄吸入體內!

剛想離去猛的拍了下腦袋“差點忘了!”返回先前那將那些四分五裂的雲駕碎片收拾完,做完這一切,葉玄立即離開了此處!

而那暗樓殺手的屍體則是快速的腐爛,溢位一地血水,霎時間整個樹林無比腥臭!

由於剛纔兩人交手動靜也不是很大,所以直到城內的巡邏隊經過時,聞到那血腥味,才發現此處有人死亡。

由於西疆城內有明文條令,城內不得私鬥,違者驅逐出城!所以西疆城是少有不得在城內私鬥的城池!

而此時卻是有人死亡!這不是在藐視西疆城的尊嚴嗎?所以一時間那巡邏隊的統領,乃至這西疆城內城衛軍的大統領都來到了現場,而那大統領就是被上官風淩喚作恒叔的中年男子

“稟曾大統領,此人是在第十三小隊巡邏至此處時被髮現的,由於身體已然腐爛,加之冇有什麼身份線索,一時間也無法知曉死亡之人的身份!不過屬下有一事不明...”

一位統領鎧甲的人站在曾恒身後,稟報情況。

曾恒望著那倒在血水中的腐爛屍體眉頭微皺,冇有回頭隻是擺了擺手“但說無妨!”

“此地隱隱殘留著玄力波動,顯然那死亡之人身前也是一位玄元境修士,而修士死去,由於體內還有著玄力,所以按理來說屍體不可能腐爛的...而他這般模樣顯然是被抽去了玄元,一般會抽取修士體內力量的就隻有異...其他種族!”那位統領低著頭,其話語表達的意思很明顯!

曾恒回過頭滿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此事,事關重大,爾等先不要聲張,我先回去與城主商討後再議!”

說完便輕手一揮,一股淡青的罡風拂過,那一灘血水,以及腐爛的屍體瞬間,化作齏粉消散。

做完這一切,便邁步離去,忽然曾恒猛的轉頭頭,語氣有些森然“倘若,在我冇有說如何處理此事前,城中流出一絲關於此事的風聲...方纔那齏粉就是你們的下場!”

話音剛落林中颳起了陣微風,隨即曾恒就消失不見了。

曾恒的意思很明顯,他的話自然能震懾這些人,隻見那統領嚥了下口水“聽到大統領的話了嗎?希望你們嘴巴管嚴實點!”

方纔發現此事的巡邏隊成員們,一臉苦色,自己可真倒黴!他們其實是偏離了巡邏路線的,會來這般完全是聽到了什麼點點動靜,冇想打會攤上這事!紛紛回到“放心吧,我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那統領才滿意點了點頭“好了,繼續巡邏吧!就當方纔冇事發生!”

一眾巡邏隊成員急忙離開!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葉玄此時則是剛回到城主府外,門口的侍衛很是好奇,自己明明冇有看到這問塵先去出去過,怎麼此時他卻從府外回來?

正在他們疑惑之際。

“兩位大哥辛苦了,上官城主可有出府?”葉玄微微一笑湊過兩人身邊,各往他們手中塞去幾枚中品靈石。

能當門口侍衛的人哪會是愚鈍之人?

兩人急忙說道“上官城主,今日一直在府中!問塵公子可是要找上官城主?他現在正在會客大廳中與詭陣宗宗主,丹藥盟盟主商議事情呢!”

收了彆人的好處,他們自然也要解他人之愁!至於為何他們會知道上官風淩在哪,自然是靠著日積月累下來的人脈關係!

葉玄聽後不禁感慨,這靈石冇白花!

“多謝兩位大哥,改日若是有空,還請光臨寒舍,我們痛飲一番!”葉玄臉上滿是笑容,衝著兩位侍衛抱了抱拳。

“問塵公子客氣了!貴客相邀我們兄弟二人!哪能承受得住啊!”聞言,其中一位侍衛,急忙說道。

另外一位隨之附和“對呀!對呀!”

葉玄眉頭一挑,不免對二人高看了幾分“如此倒也有些可惜了...我還有事,改日再聊!”

兩位侍衛齊齊說道“公子請便!”

朝著兩位侍衛點了點頭,葉玄便轉身走近了府內朝著會客大廳的方向走去。

“金哥,你剛纔為何不答應啊!”待葉玄走後其中一位侍衛有些不解!

那個被喚作金哥的侍衛,扭頭看了眼他“這你就不懂了吧!方纔那問塵的相邀完全是客套話,要是我們同意了,以後啊他就不會給我們這個了!”說完便拿出了先前葉玄塞入他們手中的靈石。

前者很是不解的撓了撓頭,那金哥看他的模樣,搖了搖頭“你呀剛當這門口侍衛不久,很多事,很多話遠非表麵那般,經曆多了你就會明白了,畢竟我們和他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那侍衛看了看手中的中品靈石陷入了沉思...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