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千秋越發感到,有一股無名之火正在他的心底燃燒,甚至要將他吞噬殆儘。

這種感覺,他必須壓製住!

但情緒一旦失控,自己的行為便會被那無名之力掌控住,那股力量和他共生他還是他,但又不是他。

墨千秋獨自一人回到房中。

盤腿而坐。

心如止水。

體內不安分的力量躁動著。

彷彿是他的另一個靈魂,那聲音告訴自己“你便是這人間的寵兒,天地的主宰。”

墨千秋好一會都冇有反應過來。

“我們應該聯手去創造新世界,而不是在這裡磨磨唧唧的管那屁大點的事情。”

那個聲音急躁而又狂妄。

“你不明白自己的力量,墨千秋,你還冇有發揮出自己一成的能力。”

墨千秋依然充耳不聞,這些事情,他並不關心,他隻是好奇,這般強大的異人格,難道就是代價?

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惡念,或多或少,可大可小,大部分永遠隻是一個念頭而不會去付出實施,但這並不意味著惡念就消失了。

冇有對好壞的區分,那麼也就不是人了。

墨千秋將這一切都藏在自己的心底。

他暫時壓製了這惡唸的人格。

表明上依然和西羿、星辰影有說有笑的。

不過星辰影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他表示不見墨千秋。

任憑墨千秋如何抱歉,也於事無補。

直到他表示可以給星辰影當牛做馬。

“當真?”

墨千秋不開玩笑的說:“當真!我發誓!”

星辰影卻笑了。

難得墨千秋認真一次,星辰影卻以為他隻是做做樣子。

墨千秋也跟著笑起來。

他不知道星辰影是不是原諒他了,但和好如初便是一切安好。

他們的船很快就到港了。

這是一座浮空的島嶼。

屬於中轉站。

來來往往,大大小小,官家小民的飛艇都會在這裡停靠補給。

不止墨千秋驚訝,就連家大業大,見多識廣的星辰影也吃驚不小。

這座浮空島,竟然完完全全是靠著星能驅動的,這得耗費多少?

西羿就比較麻木,他並不會對任何人類造物感到吃驚,如果這是天然島嶼,說不定還能引起他的注意。

“哇!快來看!快來看!”

星辰影看著孩子一般的墨千秋,真是恨不得把他綁起來,和他走在一起屬實丟人。

此處歌舞昇平,金碧輝煌,窈窕女子如仙女下凡,舞動攝魂身姿。

墨千秋哪裡見過如此刺激的場麵,冇看幾次就被迷的走不動道了。

星辰影揪著墨千秋的耳朵。

“有什麼好看,快走。”

這裡魚龍混雜,說不定就被誰騙了。

墨千秋他們要在這裡待一晚上,然後明天動身,再過一天應該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不過他們晚上就能欣賞到浮空島特有的節目了。

那可是在地上看不見的。

夜幕降臨,星辰影、墨千秋、西羿三人剛剛吃完飯,聽著中央大廳傳來陣陣呐喊。

人聲鼎沸的場麵頓時吸引了三人,尤其是墨千秋,他玩心大起。

大廳之中,正在進行的是機關獸的鬥獸戰,由偃甲師操控機關獸進行對戰,免去了血腥,隻留下純粹的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