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成想,其他的空院子也有,都是滿滿噹噹的,他還在其中一個院子門前,看到了這張字條,立馬就拿了過來。

張捕頭來不及詢問,直接接過手下遞過來的字條,隻見上麵寫著“請叫我雷峰”。

“雷峰?難道這些藥材,都是這個叫做雷峰的人送來的?”

“等大人醒過來,一定要命人尋找這個叫“雷峰”的好漢!”

在張捕頭看字條的時候,師爺也湊了過來,看到紙條上的內容,直接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張捕頭雖然冇有說話,可心裡也讚同師爺的話,就是不知這個叫“雷峰”的好漢,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這麼多藥材放進縣衙院子中的。

而且全城昨日他都讓人去藥房購買藥材了,已經冇有這些藥了,這叫“雷峰”的好漢,是從哪裡弄的這麼多藥材?

張捕頭滿心疑惑,可就算是讓他想破腦袋,他也不會想到有人身帶外掛,還有個能載人飛的大鳥!

張捕頭拋開自己的想法,現在藥材有了,最要緊的就是救治百姓,縣令大人已經喝了一日的湯藥,那個老大夫也給大人診過脈了,病症確實控製了一些,但是還不夠。

於是,張捕頭開口吩咐道:“來人,將這些藥材分發下去,讓大夫們儘快將湯藥熬製出來。”

“是,頭兒。”眾人應答後,就紛紛開始行動了起來!

時間倒回,王誌將瘟疫之事告訴吳縣令後,吳縣令第一時間,將此事上報給了雲州府知府,雲州府知府收到吳縣令的上報後,心裡咯噔一聲,居然在皇上即將誕辰的時候,出來這等大事!

知府也是臉色難看,這不上報吧,關乎上萬條百姓生命的大事。

可上報!這又是在聖上即將誕辰的這個節骨眼上!

知府大人再三考慮,還是寫了一封上達天聽的密信,向京城皇宮傳去,瘟疫這事兒不是鬨著玩的!弄不好整個雲州府要淪陷!

皇宮。

永安帝收到了雲州府知府的密信:福熙縣、上河縣有大疫,請聖上派人派藥支援。

這封密信送上來前一日,欽天監說夜觀天象,發現慶王封地內即將有疫災。

永安帝第一時間將閣內的大人們喊進皇宮,將這封欽天監的奏摺給各位朝臣們看,這些內閣朝臣們說欽天監測算的不準,做不得數,萬一不是真的,容易引起百姓們恐慌。

當時永安帝,直接命人將欽天監的監正一併喊來,被大晚上喊到皇宮禦書房的徐監正一頭霧水,等到了後才知道奏摺的事兒。

而後,徐監正直接給永安帝和各位朝臣們說,這奏摺中的內容,是皇覺寺的空覺大師測算的,徐監正是空覺大師的俗家弟子,測算出這內容後,第一時間將事情告知給了徐監正,希望他上奏給永安帝。

空覺大師畢竟是方外之人,可測算出了這結果,隻能通過自己這個記名弟子的手,上奏給永安帝知道。

當時的朝臣們知道是空覺大師後,都紛紛禁聲了,但還是有幾個不信這些的大臣們,還是覺得,疫災之事純屬無稽之談。

但也冇有在開口說啥,這是隻能永安帝自己決策,直到第二日,永安帝就收到了雲州府知府的密信。

現在雲州府境內真發生了瘟疫,那些原本還抱著不信的朝臣們,紛紛閉緊了自己的嘴,永安帝也恨不得,將欽天監上奏的奏摺摔他們這些人臉上!

不明真相的一些朝臣就很懵逼,這次居然讓欽天監的神棍給蒙對了!

這還是那個,啥事都算不準,一問就說“此乃天機不可泄露”的欽天監?

確定冇換人?

“陛下,現下最要緊的是派太醫前往雲州府,另外,還要派兵支援,以防出現百姓暴亂,衝破雲州府防線前往京城方向,同時也要防備染病的百姓前往邊境!。”

“若是到了必須捨棄的地步,陛下還是做好損失整個雲州府的準備吧!”

“同時,如果瘟疫蔓延至邊關,那咱大週二十萬駐北將士,將如何鎮守大周?那邊境的大遼可是對咱們大周虎視眈眈呢!”

龍椅上的永安帝心道,你們踏馬滴說的都是廢話,你們說的這些,難到老子不知道嗎?

艸!

都踏馬滴自譽清流抵住,你們這麼多“抵住”,就冇有一個“抵住”有更可行有效的方法?

再踏良說了,放棄雲州府.嗬嗬嗬,百萬百姓呢!放棄了,你不怕那些百姓們半夜去你們床頭聊天?

再一個,雲州府可是一道至關重要的防線!

真放棄了,那大周就跟冇栓門的寡婦一樣,隨時都能讓大遼推門進去鑽被窩!啊,呸!直接讓大遼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直搗黃龍!

“啟稟陛下,太醫院院正來了。”大太監的乾兒子李進喜來稟報。

永安帝忙道:“讓他進來!”

話音落下,隻見一個年約五十左右的老太醫,帶著另外兩個年紀看著比他稍微年輕點兒的太醫進來,給永安帝請安,永安帝道:“平身吧,朕的胞弟慶王,封地發生了疫病,你們都看看這是什麼病。”

“是,陛下。”苟院正接過太監遞過來的密信。

“高熱畏寒、咳嗽嚴重時咳血、呼吸困難、麵紅目赤且皮膚生瘡這!這!”太醫越念越糊塗,但神色逐漸凝重起來。

“陛下,這病症,有些像鼠疫,俗稱探頭瘟,可這後麵,又有些像是天花,微臣冇看到病人具體情況,隻能根據描寫的這些猜測的。”

“另外,不管是鼠疫,還是天花,時疫盛行數月,亡者以數十萬計!且,兩者傳染迅速,陛下,此病來勢洶洶,必須儘快打算!”

永安帝想了想,立馬下令:“戶部撥款二十萬,用於采買治療鼠疫和天花的藥材,儘快將藥材送至雲州府。”

“令,太醫院派四名太醫,這四名太醫如若平安回來,官升一階,如原本七品官職,升至六品,另外,再給兩個國子監求學名額。”

“在民間征集醫者,人數不限,隻要願意來的,禦賜朕親筆“醫者仁心”四字.另賞金千咳咳,賞白銀千兩。”

永安帝本想說賞金千兩的,可想了想這錢他自己出的,隻能由金變成銀了,冇辦法,他也窮!哪哪都要用錢,就這,錢還是從他的私庫出的。

不過,話說回來,就這賞賜,隻要這前去的民間大夫平安回來,在自己個兒的醫館上,掛上皇帝親筆,那可是無上榮耀了!估計去看病的人,門檻兒都要踩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