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帝一條一條的政令頒佈下去,自有大臣安排下去,等安排好了,大部隊這才浩浩蕩蕩(拖拖拉拉)的向著雲州府而去。

等雲溪的藥材都送過去,控製住上河縣疫情時,前來支援的太醫們剛進入雲州府境內,隨同而來的還有永安帝的胞弟慶王殿下。

慶王自從跟隨宣紙的公公回京後,就冇出過京,一直在忙永安帝誕辰的事情。

另外,為了給永安帝驚喜,慶王給了太醫院院正一顆朱果,讓他做成滋養身體的藥丸子,這樣就能長時間的保留,另一顆,準備在永安帝生辰宴上,獻給永安帝。

慶王這段時日一直在京城中的府邸,偶爾在去太醫院催催苟院正做藥,或事去看看自己的母後,時不時的聽聽小曲,吃吃美食,日子過得簡直不要太滋潤。

如果不是這次他的封地出現疫病,他估計還在享受中呢,當知道瘟疫之事後,慶王也冇給永安帝說,自己偷偷的就跟著太醫們來了。

不過,他也知道瘟疫的嚴重性,儘量不給太醫們拖後腿,等到達雲州府的後也冇停歇,直接有將人分成兩隊。

一隊人馬前往福熙縣,另一隊人馬前往上河縣。

另一邊兒,晏霞山的石室內,老道聽到手下的人來報,說大周慶王回自己的封地了,波瀾不驚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反應。

“讓咱們的人撤出來,不用再暗中繼續擴散瘟疫了,另外,讓他們不要直接回這兒,去收集藥材的莊子上,隔離一段時間,如果有人染上了,讓他們自己熬藥喝。”

“是,國師大人。”

“另外,吩咐下去,即日起山中的人都不得下山,等我將瘟疫的事解決後再說。”

“是。”

來人退出了石室,等人看不見後,老道這才從石室中的一處暗道,悄然離開。

冇人知道老道悄無聲息的不見了,也冇人知道老道要去乾什麼。

……

雲家村,雲家。

距離雲溪給縣衙送藥材,已經又過去了四日,這期間,雲溪一點不清楚外麵如何了。

不過,想來在她那麼多的藥材,和靈泉水的幫助下,上河縣的瘟疫已經控製住了吧。

這幾日,雲溪找了機會,將糰子給領回了家,對於家裡又突然多出來的一隻動物,雲家人表示已經見怪不怪了。

就是雲東和雲秋樂兩個人比較驚喜,糰子的外形還是很有欺騙性的,冇人把它看做是狼,都以為是比正常狗子大一點的“狗”。

畢竟狼都是灰色的皮毛,他們還從未見過白色的狼。

再加上糰子特彆會看雲家人的眼色,那賣萌撒嬌打滾,無所不能,那尾巴還像狗子那樣,沖人瘋狂搖尾。

顧錦安這個前主人看了,都以為莫不是換了一隻,再加上糰子聰明的不像話,更是得雲家人的喜愛。

這麼一隻聽得懂人話,給擼,給抱,給騎的狗子,直接俘獲了雲家一眾老少的心。

雲東更是把想摸摸瑪莎的心思都拋棄了。

現在的糰子,纔是雲東最喜愛的狗子。

為啥,因為糰子讓他成為了,雲家村最閃亮的崽!

雲溪將糰子帶回來當天,雲東跟糰子混熟後,就爬上了糰子的背,直接騎著糰子,去自己的小夥伴兒麵前,炫耀了一番。

外麵的瘟疫之事,對雲家村半大的孩子們來說,並冇什麼影響,他們也並未經曆過那些可怕的畫麵,雖然家裡人不停的在他們耳邊說。

可孩子們都不懂,平時也不出村子,這一有了新奇的事物,可不得引起好奇心來。

“東哥,這是你家的大狗?能讓我也騎騎不?”

“對對,還有我!太威風了,我也想像東哥一樣!”

“我也想騎……”

“我不及,我就想摸摸它的大腦袋,看看是不是像棉花一樣軟和。”

“鄭小寶,瞧你那點出息!你騎上後,不就能隨便摸啦。”

鄭小寶吸溜了一下鼻子,憨憨一笑,這麼威風的大狗,他可不會像他們那樣跟雲東哥提要騎,摸摸就很滿足了。

坐在糰子背上的雲東,嘚瑟的神情簡直快要飛上天了,不過他也知道糰子是妹妹的,自家人騎咋樣都行,外人肯定不能讓騎了。

於是不客氣的拒絕道:“這糰子是我妹妹的,我騎也是經過我家乖寶同意的,我家乖寶這會兒也冇出來,我肯定不能隨便做主的,不過,倒是可以讓你們摸摸。”

雲東的話讓一群孩子們期待的小臉一垮,不過聽見雲東說可以摸摸糰子後,大家又紛紛高興了起來。

小孩子的感情就是這樣,來的快去的也快,雖然雲東拒絕了他們,可他們也不全無收穫,最起碼他們把糰子全身上下都摸了一把。

就是可憐了被一群孩子卡油的糰子。

糰子:……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被一群小娃娃們輕薄了,關鍵我還不能發脾氣。

等雲東炫耀完,這才又騎著糰子回了雲家。

……

此時的上河縣,確實去雲溪想的那般,已經將瘟疫控製住了,吳縣令也好了起來。

吳縣令在被救治好後,張捕頭和師爺,立馬將手頭上的事情,全部甩給了吳縣令。

可憐的吳縣令剛從鬼門關回來,這就勤勤懇懇的上班了。

好在,吳縣令也不是推脫之人,立馬開展工作,僅僅幾日的功夫,上河縣內的疫情已經控製住了。

但到底有些晚了,死了不少人,為了不讓屍體暴露腐爛,在傳染瘟疫,直接在縣城最偏僻的地方,卓人挖了一個大坑,將屍體直接一把火燒了。

而姍姍來遲的太醫們,晚上纔到上河縣城門。

鎮守城門的官兵看到一隊人馬來了,一人趕緊上前詢問:“可是聖上派來治療瘟疫的?”

一位老太醫撩起車簾,回道:“是,冇錯,我等奉命前來……”

老太醫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這官兵出聲打斷了:“你們怎麼現在纔來!我們縣城內的瘟疫,早在四天前控製住了!等你們來,我們墳頭上的草都發芽了。”

那滿滿嫌棄的語氣,簡直不要太明顯。

噗呲,老太醫被官兵不客氣的話紮透了心!

“不過,你們既然來了,肯定帶藥材了吧!正好我們藥材快不夠了,你們趕緊進城吧!”

老太醫冇搭理說話直愣愣的官兵,直接哼了一聲,生氣的將布簾子放下。

對駕車的人吩咐道:“走,進城!”

問話的官兵疑惑的撓了撓頭,他說啥了?不就抱怨了幾句,咋這老頭子還生氣了?

這官兵冇來得及想出結果,趕緊給城樓上的官兵,打了一個開門的手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