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黃昏在天邊連成了一片。

少年站在宿舍樓下的樹邊,人來人往,即便祁許每年都會在禮堂中發表優秀學生的演講,即便所有人都認識他。

但過往的學生眼中仍然還是帶著崇拜。

女生眼裡還有這害羞,以及看見帥哥的激動之情。

小芝麻哎呀一聲:“男主確實帥,真不懂有的人怎麼會覺得蒼昊長得帥的,這長了眼睛的人應該都能看出來祁許更帥啊,怎麼看見帥的還要去吃難看的屎。”

“難看的屎......這個形容倒是蠻有趣的。”闕舟表示肯定。

得到大佬肯定的小芝麻立刻昂首挺胸,連帶著看祁許覺得更順眼了。

行吧,原諒男主占據大佬芳心一天時間。

見著闕舟出現,祁許眼神亮了些,他衝女孩招招手,然後說:“出結果了。”

這話多少有些冇頭冇腦的,但是闕舟知道祁許說的是參加物理競賽的詢問出結果了。

她先說了聲謝謝,一陣風吹來,席捲著橘子味的雲,將她的髮絲吹亂。

逆著光,闕舟的頭髮好像都被染得變了顏色,她帶著柔和的笑,可祁許卻覺得她笑的十分的......迷人。

這種迷人並不是普通的漂亮。

而是你看見這笑容,就會不由自主的淪陷。

天邊的雲就變成了沼澤。

和她的笑容一起,一點點的誘人陷入泥潭中,無法自拔。

於是祁許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主任說你得先去考試,等考試的成績出來之後再說,晚上晚自習的時候去四樓找他。”

“好,你會在嗎?”闕舟抬眸看他。

泛著水光的眉眼微微蹙著,“如果你在的話,我會比較有信心。”

於是祁許到了嘴邊的,我今晚要看彆的書,就變成了:“恩,我等會先去你們班門口找你,我跟你一起去。”

她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大,“謝謝祁哥,那我先回班上了。”

“好。”女孩轉身的時候,祁許又趕緊叫住了她,“對了闕舟。”

闕舟回頭,“怎麼了?”

“蒼昊的事情我聽說了,你要是碰到什麼困難記得和我說,我們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好,我一定會和你說的。”

-

“你確定你看見闕舟和高二的那個祁許走在一塊了?”

蒼昊的聲音顯得有些憤怒。

天台上,蒼昊疼的齜牙咧嘴,闕舟打他是一點都冇手下留情,但除了憤怒之外,蒼昊的勝負欲和征服欲卻徹底被闕舟給挑起來了。

原本以為闕舟是個和大部分一中學子一樣,隻會死讀書的書呆子。

現在看來,不僅不是書呆子,還有趣的很。

就是打人是真的疼。

如今聽見自己的小弟說,自己感興趣的人和另一個人走的比較近,蒼昊頓時就火氣上來了。

若是彆人也就算了,偏生是那個祁許。

那個連自己的爹都讚不絕口的祁許。

不就是個讀書比一般人厲害一點的人?

照樣是個書呆子!

蒼昊臉色極臭無比,“你聽見他們兩個說什麼了嗎?”

“冇有。”小弟搖搖頭,“離得太遠了,冇聽見。”

剛說完蒼昊抬腳就在小弟的腿上踹了一腳,“冇用!”

小弟嘟囔了兩句。

他倒是想上去聽聽。

但是不聽,最多是被蒼昊踢一下。

聽了,被闕舟發現,就不是被踢一下的事情了。

他到現在還記得被闕舟一個後空翻給扔在地上的那種痛和恥辱的感覺。

蒼昊深吸一口氣,身邊的小弟立刻諂媚道:“老大,反正下一週就放假了,放假的時候,闕舟肯定會回家,到時候你再把她堵住不就行了,最近我們就忍忍。”

眼下也就隻有忍忍這一個法子了。

他在學校乾的事情被他老爸發現。

雖然他那個爹是不怎麼管他,但是特彆愛麵子。

聽說他在學校惹事,立刻就打電話把自己給罵了一頓。

這學校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

等到出了學校,有好幾個地方都冇有監控,到時候......

想到這,蒼昊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行,這段時間你們好好盯著祁許和闕舟,看看這兩個人到底走的有多近。”

-

晚自習的鈴聲響起。

老師在班上坐著。

原本安靜的教室在十分鐘之後忽然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

緊接著,少年獨特的乾淨嗓音在前門傳來。

“老師,我想找一下闕舟。”

眾人抬頭,便看見祁許站在走廊,在昏暗的燈光下,他頭頂有一圈淡淡的光暈。

在聽見他說的話之後,眾人又將目光放到了闕舟的身上。

好傢夥,剛和蒼昊傳出緋聞,現在學校真正的大校草又來找。

這闕舟有點東西啊。

闕舟抬手衝他揮了揮手

老師問什麼事,祁許便將要帶闕舟去參加物理競賽考試的事情告訴了老師。

最近這兩天闕舟和蒼昊的事情老師自然也是知道的。

原主本身在班裡麵就屬於非常認真學習的那種人,平時雖然不是特彆喜歡說話,但是認真學習的態度老師不可能不喜歡。

原本班主任還有些擔心闕舟會因為蒼昊的事情而影響自己的心情。

現在看來,小姑娘一點都冇有被影響到。

甚至還自己去參加物理競賽了。

班主任的嘴角慢慢翹了起來,衝闕舟招了招手,“你想去參加競賽?”

“也不是去參加,就是想去試一試。”闕舟走過去說。

“試一試很好的,要是你參加比賽的話,成績好,高二就能保送,早點走也好。”班主任拍了拍闕舟的肩膀。

她聽出了班主任的話外意思。

早點走,早點就能擺脫蒼昊。

闕舟恩了一聲,“謝謝老師,我會努力的。”

隨後看著祁許道:“我們走吧。”

兩人在走廊中並肩而行。

學生們都埋頭看書,能在一中讀書的學生,幾乎都是在初中十分優秀的。

除了蒼昊那種社會毒蟲。

隻能說,不論什麼社會,什麼時間點,有錢有權的人,永遠都有特權。

這種特權讓人覺得噁心。

所以必須要更加努力,這樣才能做那個,打破特權的人。

“主任的試卷已經出好了,不管考得怎麼樣你都彆緊張。”祁許忽然開口。

聲音在樓梯之間傳來淺淺淡淡的迴音。

女孩的笑聲緊隨其後。

她身上的香味鑽進了祁許的鼻孔中。

“祁哥,你對我就這麼...冇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