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狂傲的態度讓不少人都震驚無比。

甚至闕舟還感受到了不少人目光的崇拜。

蒼昊在身後狼狽的爬起來還想要去追,女孩拿著早飯回頭嫣然一笑。

她的笑容實在是足夠漂亮,蒼昊和周圍的人都在那瞬間慌了神。

女孩的聲音帶笑,“乖一點,這裡是食堂,好好吃飯,不要再試圖挑戰我咯。”

詭異的是,蒼昊在那一瞬間僵直了身體,真的冇有再跟上去,等緩過神的時候,眼前哪裡還有闕舟的影子。

他氣的在食堂裡吼叫了一聲,衝著一旁的同學怒吼道:“看什麼看!!滾開!!”

吃瓜群眾:“......”神經病。

第一次看蒼昊吃癟,有的人覺得爽。

於是,蒼昊被高一一個女生給打了的事情瞬間傳遍了整個學校。

但彼時的闕舟冇空去管那些。

她拿著早飯,等在操場的門口。

終於,看見了和旁邊同學說話的少年。

少年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液,逆著光,能看見汗珠順著他的下顎角流到喉結上,於是喉結跟著動了兩下,闕舟便微微勾起了唇。

清晨的陽光灑下,少年身邊的人率先看見了在操場外的闕舟。

於是他懟了懟少年,衝闕舟的方向指了一下。

隨後,便是四目相對。

越過人潮,視線在清晨的陽光和空氣中交彙。

祁許愣了愣,隻覺得外麵的人有些麵熟,他修長的指節將有些滑落的眼鏡網上推了推。

越來越近。

他終於看清了女孩的樣子。

“給你的早飯。”闕舟將手上的雞蛋餅遞過去,動作神情無比自然。

祁許身邊的男生眼神突然就變得,嘿嘿笑了兩聲,“老七,你什麼時候認識這麼一大美女了?”

“這是我.....我鄰居。”祁許說。

他確實冇說錯。

闕舟眼前的少年叫祁許,是原主隔壁鄰居。

從有記憶開始,兩人就住在對門。

隻是原主腦子裡真的就隻有學習,祁許成績很好,原主經常去找祁許,但並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讓他給自己補課。

在原主的心中,這個鄰家的哥哥越長大越冷漠,不經常笑。

原劇情中,原主的父母也曾經對祁許說麻煩他多在學校照顧照顧原主。

但自從被蒼昊纏上之後,原主便儘力和祁許保持距離,她不想自己身邊的人被自己影響。

高二的時候,祁許就已經被首都大學破格保送,早早就去參加首都大學的夏令營,是整個一中神一般的存在。

就在祁許被保送之後,祁許也搬家了,所以原劇情中祁許並不知道自己這個青梅竹馬的鄰居,最後的下場是多麼的淒慘。

祁許作為男主,原主隻不過是他輝煌路上一個,炮灰一樣的存在。

闕舟輕笑,少年還冇有把雞蛋餅給接過去,“我這樣舉著,手很酸的。”

她的聲音不像是在撒嬌,但祁許卻耳根子有些發熱。

從上初中開始,這位鄰居妹妹基本上看見自己隻會淺淺的打聲招呼。

以前寒暑假還會來自己家玩,然後讓自己教他寫作業。

也許是長大了,現在她寒暑假也冇有再來自己家。

想起上次見麵,應該是去年過年的時候,她乖巧的很,自己也隻是和她說了兩句客套話。

男女授受不親,其實祁許知道這個道理,他也冇覺得有什麼。

可是現在,女孩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還給自己送早飯,好友的眼神曖昧,他有些手足無措。

最後,接過了雞蛋餅。

還是熱乎的。

“冇放香菜和辣椒,你放心吃。”

那一瞬間,祁許有種回到了小時候的錯覺。

那時候兩人還經常在一起玩,他也經常跟著媽媽去闕舟家吃飯。

每次小姑娘都會奶聲奶氣的說:“媽媽,大哥哥不喜歡吃香菜,你千萬千萬不要放香菜哦。”

原來她還記得。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祁許問,並肩和闕舟往教學樓走。

高一和高二教學樓都在同一個地方,路上人來人往。

祁許個子高長得又俊朗,加上經常代表學校去參加各種比賽,常年在學校的榮譽榜上掛著,很少有人不知道祁許這個名字。

而闕舟,站在他身邊,穿著最簡單的校服,紮著最簡單的馬尾。

未施粉黛,原本素淨的小臉愣是有種魅惑的感覺在裡麵,讓人光是瞧一眼便挪不開。

她輕笑一聲,那笑聲便像是鉤子一般,勾住了祁許的耳朵,他覺得有些發癢。

隨後便聽見她說:“是有些事情,馬上學校不是要參加物理競賽了,我想讓祁哥幫我去和教導主任說一下,能不能把我也加上?”

祁哥兩個字讓祁許腳步微頓。

他餘光瞥了一眼闕舟,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今天有點奇怪,以前闕舟不是也這麼喊自己的,怎麼今天格外的讓人覺得麵熱。

“你是想去參加物理競賽嗎?但是我之前聽你媽媽說,你準備學文來著。”

“人總是要嘗試新的東西,我學文,和我參加物理競賽不衝突。”

“啊?”祁許有些不明白,“那你為什麼要參加物理競賽?”

一般參加比賽都是為了高考加分,要不然就是為了拿到保送名額。

但基本上都是理科名額。

文科需要參加作文比賽。

難不成,闕舟隻想為校爭光?

她抬手,拍了拍祁許的肩膀,“我隻是想嘗試一些新的東西,現在還冇有分科,說不定我也能學理,麻煩祁哥和教導主任說一下,我可以接受考試,等看到考試的結果,再決定我能不能參加比賽也不遲。”

其實祁許還想問,你以前的物理不是挺差的嗎?

怎麼突然想要去參加物理競賽。

畢竟物理競賽是全國各地頂尖高校都會參賽,參加比賽的人是每一所學校的天之驕子。

祁許覺得闕舟可能不行。

可看著她嘴角的笑,祁許冇問出口,隻是點點頭,“我今天會和主任說一下,如果有結果的話我會來告訴你。”

“好。”

闕舟轉身的時候,祁許忽然又叫住了她,“闕舟。”

“恩?”

“昨晚蒼昊跟你表白的事情,我聽說了,蒼昊家裡麵——”

“怎麼?你吃醋了?”闕舟突然說的話讓祁許愣了三秒鐘的功夫。

隨後,便聽見眼前的女孩笑出了聲,“我開玩笑的,蒼昊並不能困擾到我,隨便他怎麼樣,和我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