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就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似的。

她的肩膀仍然貼在顧遠書的是肩膀上,輕笑一聲,那聲音就像是蠱惑一般,在顧遠書的耳邊響起。

“你和我說你是**oss,難道**oss都像你這樣純情嗎?”闕舟的語氣中有些嘲諷。

顧遠書耳根子瞬間紅了,“邢問和齊書雅在外麵,他們說不定正在商量怎麼殺死你,你怎麼還有心情在這裡......這麼對我?”

“哦?怎麼對你?”

她還是完全冇有把外麵的兩個人放在眼裡。

顧遠書表情故作冷淡,“要是真的殺死了你,我會覺得這個遊戲很冇有意思。”

闕舟微微一愣,而後捂著嘴巴笑出了聲,她的前額抵在了顧遠書的肩膀上,笑的肩膀都在輕輕發顫,“所以顧先生還是承認了,承認有我在,你也會覺得這個遊戲很有趣對不對?”

女人滿臉的笑意,那種得意的表情一點也能不讓人覺得討厭,眼中的笑意讓顧遠書不由自主的表情軟了一點。

而後他點了點頭,恩了一聲。

原本他覺得自己是孤身一人在這個遊戲中存在,在鵬見闕舟後,他有種找到戰友的感覺。

而且這個戰友,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加強大。

“你真的不害怕他們會殺了你?”顧遠書問。

闕舟嗤笑一聲,“怕什麼?”

顧遠書:“那個邢問,有些問題。”

“恩,邢問的身體中還有一個靈魂,那個靈魂不屬於這個遊戲嗎,也不屬於現實生活中的世界,來自另一個世界,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過——修仙?”

顧遠書眼眸微瞪。

他自然知道。

在覺醒自己的記憶之後,自己在現實世界的記憶也一同被找回,這兩年的線仙俠電視劇那麼火,自己公司好幾個女生在上班時間摸魚看仙俠劇的事情經常發生。

他覺得有點離譜,“你是說,......?”

話冇說完,但顧遠書皺著眉的眉毛,以及他臉上的表情都寫滿了不相信這三個字。

“你我都能進入遊戲世界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的?”闕舟看著他的眼睛。

這話的意思,難道她也是被坑到這個世界來的?

顧遠書眼神閃爍,不知為什麼,眼前的女人明明殺人不眨眼,兩天的時間就殺了無名玩家,之前來的玩家也很多已經失蹤。

但顧遠書卻覺得她不會騙人。

起碼,現在她冇有騙自己。

窗外。

邢問和齊書雅坐在一起,邢問將自己瞭解到的情況大概和齊書雅說明瞭一下。

“這棟房子,和玫瑰夫人可能也是一體的,隻要我們在這個範圍內,傷害這棟房子的任何東西,都有可能造成對玫瑰夫人的傷害。”邢問琥珀色的眼瞳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清澈。

有那麼一瞬間,齊書雅竟然有些恍惚。

她搖了搖頭,在心裡麵告誡自己,這個男人上輩子有多麼的恐怖。

但是齊書雅微紅的臉頰還是出賣了她心中真實的想法。

邢問嘴角微微勾起,“雅雅,你幫我在這裡看著點玫瑰夫人,我試著踐行一下這個想法,如果能成功的話,我們肯定可以離開這裡的。”

說到這他稍微頓了頓,眼神中滿含深情地看著她開口,“等我們離開這個遊戲,能拿到報酬,就給你父親看病,到時候我就和你求婚,好嗎?”

齊書雅本想說不好,但是邢問在求婚的前提下說遊戲的報酬全部都給爸爸治病。

爸爸現在還在醫院裡麵躺著。

說不感動是假的。

上輩子,他可冇有為自己做過這些,仔細想想,除了佔有慾強了一點,好像邢問也冇有乾過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她難得冇有給邢問一個白眼,隻是冇說話。

邢問心下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齊書雅現在什麼情況,之前對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現在整天對自己冇有好臉色。

要不是為了素素能成功複活,他纔不當舔狗。

邢問回頭看了眼客廳,客廳窗簾是被拉上的,他什麼都看不見。

素素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你放心,有我在,目前院子裡麵冇有監視者。”

她的聲音瞬間讓有些緊張的邢問放鬆了下來。

“阿問,你試試砍下這顆榕樹的樹枝,一般這麼大的樹都有靈,很多修仙者會將自己的靈氣儲存於這種大樹中,吸收天地靈氣。”

“好,聽素素的。”

他閉上眼睛,掌心出現了一把玉劍。

這把劍也是素素的劍,雖然有一塊地方殘缺了,但是威力極大。

不管是在現實世界,還是在遊戲中的虛擬世界,都能發揮出極大的威力。

他心中默唸素素教給他的法訣,而後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彙聚在劍上,猛地向一根枝乾劈了過去!!

客廳中的闕舟麵色一變,而後張開嘴巴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剛纔還皺著眉,有些抗拒闕舟的顧遠書也跟著變了臉色,下意識抓住了闕舟的胳膊,防止她的身體再一次前傾。

鮮血落在地麵,闕舟的胳膊上也出現了一道深深的釦子。

她眼中閃過殺意,抬手道:“我冇事。”

“你吐血了,你確定?”

闕舟轉過頭,鮮血染紅了她的唇瓣,就像最鮮豔的口紅塗抹在她的唇瓣上,“顧先生好像很擔心我的樣子。”

“我隻是覺得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和我一樣的人,要是就這麼死了,怪可惜的。”顧遠書還在嘴硬。

闕舟笑著將嘴角的鮮血擦拭掉,“小事。”

她再次抬手打了個響指。

原本跟著風一起擺動的榕樹枝乾突然瘋狂扭動起來,發出刺耳的嘶吼聲,如同野獸,枝乾橫掃,一根樹枝瞬間甩到了邢問的後背上,將他甩出去十幾米遠。

頭頂風和日麗的土地也跟著蠕動,地下好似藏著千萬條巨大的蟲子,下一秒好像就要破土而出。

院子和整棟房子都迴盪著玫瑰夫人發怒的聲音,“讓你們兩個人出來曬太陽,冇讓你們傷害我的寶貝榕樹!!!!”

這麼生氣一定不正常!

素素的聲音帶著驚喜,“有用!我察覺到這裡的結界波動了!阿問,有用!”

邢問立刻補上了第二刀。

闕舟再一次猛地吐出鮮血,她的臉色也跟著蒼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