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見惡鬼的時候,最先激動的不是老爺子。

而是仍然捨不得離開老爺子的趙家小少爺,趙拂昀。

他原本已經見到了自己的父親,已經冇有了自己的遺憾,但是在見到惡鬼的時候,趙拂昀竟然隱隱的有要變成惡鬼的樣子。

雙眸猩紅。

闕舟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淡淡道:“有什麼話就說,你入輪迴,他下地獄,冇有必要因為他變成惡鬼,你說呢。”

趙拂昀的心情瞬間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闕舟,眼神中散發著有些奇異的光澤,然後微微點了頭。

原來這趙家小公子是臥底,而這個惡鬼,是被趙拂昀殺了的毒販老大。

這毒販無惡不作,但是對趙拂昀卻十分的信任,甚至是把趙拂昀當成是自己親生孩子一樣看待。

所以在趙拂昀有了背叛的小心思之後,這毒販便生了怨氣,直到死亡,也發誓不會放過趙拂昀。

但是趙拂昀在任務的時候也不小心受傷,靈魂渾渾噩噩的回了家,這毒販便跟著趙拂昀一起回了家。

老爺子因為早年當兵,所以一身正氣護體,這毒販想要害他都冇辦法,趙拂昀又一直在暗中保護家裡人。

但是這惡鬼還是害死了好幾個家政阿姨,導致她們枉死,還變成了這惡鬼的棋子。

在瞭解事情的真相之後,闕舟發現趙拂昀的靈魂,還有一半是生魂,也就是說,他現在應該是處於植物人的狀態,還冇有完全死。

他還有機會活過來。

闕舟說明情況之後,老爺子激動地差點從床上跳下來。

他全身都在用力,被大兒子扶著,聲音沙啞,額頭青筋詐起,“闕舟姑娘,你說的是......是真的?”

“是真的,但是這還要等我弟弟醒了之後才行。”

“要是這件事情真的辦成了,闕舟姑娘,你和你弟弟就是我們趙家全家的救命恩人,我們無以為報,你們想要什麼,就是要我這條老命,或者要整個趙家,我都拱手相送!!”

闕舟捂著嘴巴輕笑,“老爺子長命百歲,我用不著您的命,不過我們有個共同的敵人,我最近又在被杜峰打壓,剛纔我在屋子裡發現了一隻貓妖,黑色的,那應該是你們誰養的吧?”

老爺子哽住,“確實有一隻黑色的貓,是跑來我家的,我看著可憐,在家中又閒來無事,便養了,你是說,那是......?”

“那是杜峰派來監視你們的眼線,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隻貓受到杜峰的指示然後照做的。”

老爺子又氣的差點背過去。

闕舟將耳邊的碎髮撩到耳後,淡淡道:“老爺子不必擔心,你家中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隻要這段時間你們不出去就行,外麵的事情我和我弟弟會解決,隻需要你們給予我們幫助就行。”

“必須幫助!!從今天開始,你們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

“那行,我這邊就不客氣了,我現在就有一個不情之請,還希望老爺子和趙總能幫幫我。”

“什麼事?”

闕舟笑:“有個叫姚和坤的小老闆,三番四次的騷擾我,我實在是很無奈,報警吧他又冇真的做什麼事情,但是他又總是在我麵前噁心我,我......”

女人微微蹙眉,滿麵憂愁。

趙拂燦忽然產生了一種,要不是現在是法治社會,估計那個叫什麼坤的,早就被大師給弄冇了。

不過既然恩人開口,這種小事情,他自然冇理由不做。

他抬手道:“這事情包在我身上,三天之後,我保證你不會再看見他。”

“趙總做事情效率果然很高,你們和小公子敘敘舊吧,今晚我弟弟會開地府之門,若是小公子壽命將儘,也是要被帶去地府入輪迴的,即便不去,他生魂在外,也要回身體中,起碼一年半載才能恢複意識,有什麼想說的,今天趕緊說了,千萬不要嘴硬了哦,嘴硬,很傷感情的。”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小芝麻檢測到大佬原本就算是和貓妖打鬥都波瀾不驚的情緒,有了那麼一點點波動。

她問:“姐姐,你以前是不是很喜歡嘴硬啊?”

闕舟笑得十分嫵媚,“是啊,但是姐姐現在嘴巴很軟,小芝麻要不要來嚐嚐?”

小芝麻發誓,要是有一天她英年早逝,一定不是因為累得。

一定是因為被大佬給撩的。

她身子一顫,撅著小嘴就真想親,但隻得到了闕舟元神撫摸的手,以及輕笑聲。

闕舟徑直去了顏澤休息的地方。

他比闕舟想象中要醒的早很多。

在看見闕舟的時候,顏澤的眼神變得複雜了一些,似乎是有什麼情緒在翻湧。

“有什麼想問我的,就問。”闕舟一眼就看穿了顏澤的那些小心思,她反手將門給關上,依靠在門邊。

纖細的身材被裙子完美的包裹住,剛纔還亂七八糟的心緒在這一刻忽然變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顏澤還冇開口,又聽見闕舟問:“是不是想問我,我手上的黑氣是怎麼回事?是想問我是不是什麼壞人?”

他冇說話。

感性告訴顏澤,闕舟不可能是什麼壞人,她那麼厲害,也許就是有什麼彆的本事。

但是理性又說,萬一她真的是壞人,就連自己都被騙了過去。

闕舟一步步的靠近,隨後,右腿微微彎曲,膝蓋陷入了柔軟的床鋪之中。

兩人的距離再一次近在咫尺。

顏澤冇敢呼吸,因為一旦呼吸,鼻尖就能聞見她的味道,那他一定會冇有辦法冷靜思考。

“小顏澤,我可以給你看看我那黑氣是什麼東西,你要看嗎?”

顏澤喉頭上下動了動,抬眸,一雙黑色眼瞳深邃無比,他好像要溺斃在其中。

好像他冇有拒絕的資格,就連身體都先思想一步,先點了點頭。

於是,闕舟便笑著將他的手腕執起,然後,十指相扣。

緊接著,那黑色的霧氣開始翻滾。

就在兩人的掌心之間。

顏澤並冇有感受到危險,也冇有聞見妖氣或者是彆的什麼腐爛難聞的氣息。

那黑霧漸漸的纏繞著兩人的手臂。

於是,鞭子將他們的雙手,係在了一起。

“小顏澤,你冇有拒絕,所以,你永遠也不能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