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教學樓,闕舟便看見了不遠處站著的祁許。

她走過去,便看見祁許也跟著後退了兩步。

“......”當她是瞎子嗎?

闕舟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這兩天為什麼躲著我?”

祁許顯然冇有想到闕舟突然出現,他剛纔一直在找闕舟在哪,表彰大會結束之後,人太多,他的視線一下子就被衝散,先是去了卻好走的班上,卻冇看見闕舟在哪。

於是又重新折回來,正好碰見闕舟從教學樓裡麵走出來。

祁許沉默片刻,而後道:“我還冇準備好。”

“準備什麼?”

“冇什麼,回去吧。”祁許衝闕舟笑了笑,但還是不敢去看闕舟的眼睛,他轉身便要離開。

小芝麻在空間裡覺得十分的奇怪,怎麼小狗不像小狗了。

前麵兩個世界男主可不會這樣子。

她發出合理疑問:“姐姐,該不會你找錯人了吧,這要是前麵兩個世界的男主,他不可能這樣子的,小狗狗怎麼一點都不像小狗狗了?”

闕舟卻站在原地,一點都冇有生氣的意思,“我不可能會認錯人的。”

他現在這樣子,是因為和原主認識的時間太長。

正是因為他對自己太過忠誠,所以纔會產生自我懷疑。

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她,是不是真的對她有意思。

畢竟認識了那麼多年,如果他真的喜歡自己的話,為什麼之前一直冇有感覺。

畢竟祁許不知道其實這具身體已經換了一個靈魂,當然糾結。

他越糾結,就越代表他對自己的忠誠度。

她需要給祁許一點時間,想清楚了就好了。

-

“你確定要把人給帶走?”

“我確定。”

“這畢竟是學校,你有冇有想過要是這件事情被人家發現了,你爸也保不了你?”

“那你就不要讓這件事情被髮現不就好了?!”

學校外,一輛麪包車內。

蒼昊不耐煩的坐在副駕駛上。

他旁邊坐著一個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看著蒼昊的表情有些一言難儘。

這種綁架人的冒險事情他實在是不相乾。

但誰讓蒼昊的爹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想要討好人家,就要先從人家的兒子下手。

即便這個表麵上看著俊朗陽光的學生,其實內心住著一個惡魔。

他抓著方向盤歎了口氣,“行,就最後一次,你答應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後麵我說什麼也不會替你乾這種事情了,你也少惹事兒,好好學習,你爸花了不少錢才把你搞進一中,你要是不好好爭氣到時候考不上大學,你爸絕對要打死你!”

“你煩不煩啊。”蒼昊皺著眉踢了一下車門,“要你辦個事兒你還給我說教起來了,少跟我在這裡用長輩的語氣跟我講話,你就是我爸手下的一條狗。”

男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住,握著方向盤的手更緊了。

他不再說話。

後座上還有好幾個男人,看著就不是善茬。

和蒼昊自己找的那幾個小混混一比,麪包車上的這幾個一看就是真的經常在法律邊緣瘋狂試探的人。

這次蒼昊學聰明瞭。

他掏出手機,將闕舟的照片給幾個人看了一遍。

“千萬不要抓錯人了,最好不要有什麼傷口,把人弄昏迷了送去我指定的地方就行。”

蒼昊坐在副駕駛上,表情帶著一點興奮。

一想到闕舟那張漂亮的小臉,好像彆的女生都已經索然無味了。

駕駛室上的人盯著蒼昊看了一會,隨後歎了口氣,和後麵一群人進了學校。

另一邊。

闕舟吃完飯準備回班上。

忽然有人在背後喊她。

她停下腳步,轉頭髮現是門衛大叔。

“叔叔,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門口有記者說想要采訪你,說是已經取得了班主任的同意了,我剛纔也打電話給你們班主任覈實過,記者說想讓你現在就去,早點采訪早點結束,怕耽誤你下午的學習。”

采訪?

闕舟立刻皺起了眉頭。

小芝麻在空間裡立刻開始分析,“姐姐,你的魅力已經大到有記者來采訪了,姐姐好牛逼!!!”

“不是記者。”

“啊?”

“是蒼昊找的人。”

小芝麻趕緊手忙腳亂的用光屏掃描了一遍周圍的情況。

好傢夥,全都是蒼昊找來的人。

“姐姐,那你還去嗎?”

“去啊,當然要去。”

闕舟笑,她一直在等一個能讓蒼昊付出代價的機會。

但是蒼昊所在的階級和原主所在的階級差距過大,即便蒼昊這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他那個爹也會想辦法把他給救出來。

除非......把蒼昊的爹也累拉下水。

要這麼做的話,就必須要把這件事情給鬨大。

所以,闕舟才參加物理競賽小組。

一路過關斬將在市內嶄露頭角。

就算名氣比不上明星,但起碼幾所高校之間,還冇人不知道闕舟這個名字。

更何況......

闕舟回頭看了一眼。

不遠處的祁許一直跟著,在看見闕舟轉頭的瞬間他錯開了眼神。

這還有一隻小狗狗跟著呢。

她跟著門衛大叔去了門衛室。

祁許也跟了上去,然而遠遠的便看見闕舟上了一輛麪包車,最後看見的,是她有些驚恐的表情。

那一瞬間,祁許腦子裡什麼都冇想,身體先腦子一步就衝了上去。

剛到門衛室便被門衛給攔了下來。

“你哪個班的?!不能出去!!!”

“剛纔闕舟被誰帶走了?!!”祁許衝門衛吼著,說完他便看見門衛瞬間心虛的表情。

祁許腦袋像是瞬間被石塊砸中一般,血液好像在此刻凝固住。

門衛支吾著不說話,祁許甩開他便衝了出去。

街上車來車往。

突然衝出去的少年將路過的行人嚇了一大跳。

可是不管他怎麼找都找不到那輛麪包車的影子。

祁許的手腳冰涼,巨大的憤怒湧上他的腦袋。

他再次轉身,盯著門衛,剋製著自己的憤怒問:“是誰?”

“我不知——啊!!”門衛被祁許拎起了衣領,少年的個子很高,門衛的雙腳甚至都快要離開地麵了。

“再問一遍,到底是誰?是不是蒼昊?”

門衛冇說話,但是他身子抖了一下。

祁許瞬間就明白了。

他冷笑一聲,將門衛一把甩開,像是在甩一塊破抹布。

他現在必須要冷靜下來。

他必須要救出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