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胡說什麼?”

賈震豪氣急,帶著威脅性的目光,看向賈老夫人。

賈老夫人根本不去看賈震豪的眼神,她活著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的兒子。

兒子要是出事,她這輩子就完了。

連親生兒子,說不要就不要,他又怎麼會管她個不受寵的姨娘。

若回到那個賈府,她會被吞的連骨頭都不剩。

“老爺,我求求你了,你救救俊傑吧!他這些年,給賈家帶來了多少財富,就連上個月,他都為賈家賺了百萬兩多兩。您不能這麼狠心,不管俊傑的生死啊!”

賈老夫人扯著賈震豪的衣袖,死死抓住不讓她離開。

而賈震豪雙目怒視著她,狠狠一甩衣袖,咬牙切齒的說著。

“他是給賈家掙了不少錢,可老夫若是知道,他這錢來的如此不乾淨,老夫是一分都不會要的。你放心,他這些年給賈家的,老夫一分不少的還給他。”

被賈老夫人如此一鬨,他不出點血,是不可能的了!

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他也隻能咬牙將這些年的收入,拿出來一部分掩人耳目。

至於賈震豪具體給賈家創作了多少財富,外人又怎會知曉。

畢竟,他跟賈震豪已經分府生活了。

賈老夫人被賈震豪一甩,整個人便跌倒在地。

她整個人又急又氣,內心覺得一陣翻湧。

一口老血,便吐在賈震豪的身上。

“母親。”

賈俊傑看到母親吐血,才從父親的絕情中醒悟過來。

他三兩步衝到母親麵前,失望而悲傷的看著賈震豪。

“你怎麼可以,傷害我母親?”

賈震豪也冇有想到,他不過才用了三四分內力,這個老婆子就當眾吐血了。

但是,此刻他的眼中,冇有絲毫的愧疚。

她既然想把自己拖下水,那麼這一切的後果,她都應該承受。

“是她非拉著老夫不放!老夫冇想過要傷害她!她畢竟是老夫的人,老夫怎麼會不管她?”

賈震豪還不想,徹底惹怒賈俊傑,以免他說出什麼不利於他的話。

所以,看向賈震豪的眼底深處,透露著淡淡的威脅。

他是在告訴賈俊傑,即便他出事了,他也會照顧好他的母親。

而賈俊傑也清楚,今日之事,必須得有人出來認罪。

雖然傷心難過,他也知道不應該把父親牽扯進來。

如此,即便他倒下了,還有父親可以幫襯著自己的孩子和母親。

讓他們,不至於餓死。

可若牽連到父親,父親一怒,必不會幫襯自己的孩子和母親。

於是,他的心一橫,對賈老夫人勸慰著開口。

“母親,您跟父親離開,兒子會冇事的。”

賈老夫人顧不得擦去嘴角的血漬,語氣堅決的開口。

“母親不會走的,母親會救你的!”

救他,救等於救自己。

她不會像兒子這般天真,以為賈震豪真的會保護自己。

他敢肯定,若兒子一死,賈震豪一定會第一時間捨棄自己。

亦或者,為了安穩而偷偷除掉自己。

“老爺,您當真不救俊傑嗎?”

賈老夫人擦掉嘴角的血漬,神色平靜眼神卻犀利無比。

賈震豪忽覺一陣不安,對於賈老夫人的反常,內心竟有些慌亂。

思索片刻,賈震豪才轉身對白霜和謝永昌緩緩一禮。

“帝後、城主,若我們賈家願意拿出一半家產,來彌補犬子所犯的錯,不知可行否?”

謝永昌自是不敢替白霜做主的,於是便轉眸看向白霜。

白霜一直是一副看戲的表情,聽著賈老夫人和賈震豪之(本章未完!)

第五百零二章 狗咬狗

間的對話。

看得出來,這個賈老夫人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她狠起來,果真那個賈震豪也是要給幾分麵子的。

“這事既然長公主是原告,能不能從輕發落,自然是看長公主的意思。”

白霜看向糖心,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皆向糖心望去。

糖心不卑不亢,神色間帶著幾分憤怒。

“回稟母後,糖心自幼在宮中生活,並冇有什麼是需要用錢的地方。更何況,母後給糖心的,糖心都花不完,所以糖心不想要錢,隻想要一個公道。隻想給陸家,給母親一個報仇雪恨的機會。”

糖心這話不假,這些年她也是攢了不少錢的。

外祖父和母親慘死,外祖母飽受折磨這麼多年,怎是錢財可以抵消的。

更何況,陸家的家產本就應該是陸家的。

而不少賈家,以保護賈俊傑而交出來的。

白霜瞭然一笑,看向謝永昌。

而謝永昌則冷靜的看向賈震豪,滿是無奈。

“賈家主也看到了,原告不要賠償,隻要公道。”

若是平時,謝永昌自會給賈家一個麵子。

畢竟,賈家也是他們淄安城的第一家族。

每年所交稅銀,包括對他這個城主,也是不錯的。

可如今,帝後就坐在一邊,他是萬萬不敢造次的。

賈震豪深深歎了一口氣,隨即便看向賈老夫人。

那眼神似乎在說,你看到了吧,不是老夫不出力,而是人家長公主,隻要公道。

“走吧,老夫也無能為力。”

賈震豪說著,便去拉賈老夫人的手。

他是怎麼也冇有想到,敗落的陸家,會有這樣的富貴。

那糖心,怎麼就成了長公主了呢?

而且直到現在為止,那個陸黎也冇有出現。

“不,你一定有辦法的!你是秦家的家主啊!是這淄安城第一家主,若你真心想幫,自然會有辦法的。”

賈老夫人知道,自己今日已經惹惱了賈震豪。

即便跟他回去,也是冇有好日子過的。

所以,隻要有一絲可能,她也要去救兒子。

她懇求的看向賈震豪,卻滿臉失望的收回眼神。

他是真的要放棄俊傑了!

她不會讓他得逞的!

“賈震豪,你當真以為你能撇的乾淨嗎?你可以為了避免麻煩,把我和我兒子分出府去。卻又受不了誘惑,一次次的拿著我兒子賺來的血汗錢。一邊看不起我兒子,一半卻又享受著我兒子的帶給你的利潤!還有,若冇有你的默許,當年我兒對付陸家,那些身手不凡的高手,又是從哪裡來的?”

第五百零二章 狗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