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柔帶著三個小孩上了飛機,但是她冇有想到,她剛上飛機,就突然看見了一個讓她覺得很特彆的女孩。

這個女孩穿著一身迷彩服,坐在她的座位旁邊。

看見唐雪柔走過來,她朝著唐雪柔點了點頭!

而唐雪柔一下子就對這個女孩生出了幾分好感。

因為這個女孩,長了一張很好看的臉龐,而且看著她笑眯眯的表情,很容易讓人對她產生好感。

“你好,我帶了寶寶,要去歐洲。”

這個女孩笑眯眯地看著她。

“我也去歐洲,沒關係,我看見你的寶寶啦,你的寶寶很可愛,想必在飛機上,是不會吵鬨的。”

一般人看見帶小孩的乘客,都會有點抱怨。

甚至要求調換座位。

但是這個年輕女孩,顯然是一點兒都冇有這樣的意思。

唐雪柔覺得這個女孩有點眼熟。

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這個女孩一直看著她微笑,短髮顯得英姿颯爽,她伸出手撥弄了兩下自己的頭髮,然後唐雪柔聽見這女孩開口說。

“其實我知道你很久啦。”

唐雪柔以為對方是自己的粉絲。

但是她冇有想到的,對方湊近她的耳畔,然後用隻有她能夠聽見的聲音,帶了幾分得意地告訴她。

“我是唐家培養出來的人。”

“我是負責保護小姐的保鏢。之前都是隱匿在小姐身邊,但是這一次總裁擔心小姐出意外,或者有人跟小姐搶孩子,所以特意吩咐我現身!”

“小姐就把我當成朋友就好!”

唐雪柔突然之間愣住。

把……

把她當成朋友?

她還喊自己小姐?

唐雪柔瞪大眼睛,打量著眼前的女孩,突然反應過來。

“你就是大哥的那個……”

“那個之前貼身保護過他的女孩兒?”

“大哥說你很厲害,說你還去過阿富汗戰區!”

這個小姑娘立刻伸出手,在自己的唇瓣上做了一個小聲的動作,她笑眯眯地看著唐雪柔,然後點了點頭,提到了唐雪柔的大哥,她臉上的表情,才略微流露出幾分嬌羞跟不好意思來。

“是我。”

“我也冇有太厲害啦。”

“就是……接受一些訓練,反應速度比普通人要稍微快一點,差不多等同於國際上最頂尖的特種兵而已。”

這女孩笑眯眯地看著對麵的唐雪柔。

“所以小姐不用擔心,我會保護三個寶寶的。”

她之前也看過三個寶寶的照片,但是這麼近距離地看寶寶,隻會更加覺得,這三個寶寶,實在是太可愛太可愛了!

這女孩看得滿眼放光。

“太可愛了。這三個寶寶,真的都好像天使一樣。”

親手帶大三個寶寶的唐雪柔隻能微笑不語。

唐糯糯說是天使,倒也不錯。但是那兩個混蛋小子,擁有著縮小版本的龍戰擎的外貌,卻是不折不扣的混蛋!

而眼前的小姑娘,打量著眼前的三個寶寶,她伸出手摸著自己的下巴,似乎是在思忖著什麼,然後唐雪柔聽見她開口說道。

“他們的爹地,是龍家大少龍戰擎麼?”

唐雪柔聽見唐七彩的口中說出了龍戰擎的名字。

她也有點驚訝。然後她聽見唐七彩說。

“我見過龍戰擎!”

唐雪柔覺得很驚訝,同時也很好奇。

“你見過他?”

“什麼時候?”

唐七彩回憶。

“四……五年前吧,我接了大少的命令去幫他。他那一次被他的兄弟算計,差一點點就在國外死掉了……那一次當真是岌岌可危,危險到了極致,我帶隊趕到的時候,他渾身都是傷口,而且滿身鮮血。”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都不願意趕去醫院,先去包紮傷口。”

“而是一定要……一定要回國。”

“他坐直升飛機回國,應該為了看你。”

“我對那一次印象深刻,因為他傷得那麼厲害,但是眼神卻那麼執著,我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瘋魔的男人——他的眼神,給我一種能夠破開眼前一切阻擋的感覺!”

“誰也擋不住他。滿天神佛,也無法對他形成半點阻礙,他那時候,給我的感覺,便是如此。”

“他太厲害了。”

“那樣的驚人意誌力,如果換做任何一個其他人,隻怕是在飛機上都要昏迷過去……”

“我真的,感覺到了他的體力同精神力,到底有多麼強大。”

唐七彩也不是故意要給龍戰擎說好話,她隻是實話實說,說出她當初看到的一切,而聽見她這麼說,唐雪柔一瞬間陷入沉默,她深吸一口氣,眼底湧動著強烈的光芒!

“真的麼?”

“他當時……居然是這樣的情況麼?”

唐七彩點了點頭。

她也是很疑惑。

“所以後來小姐你帶著孩子回到唐家,我也很奇怪。因為以我當時所見到的一切,我不認為那個男人會拋棄小姐。他為了小姐,是那麼瘋狂,給我的感覺,是他連他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捨棄。”

“所以我是真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纔會讓他……跟小姐分開。”

那個男人的意誌力,很可怕!

這是當初唐七彩最直觀的感受。她從來冇有見過如同他這樣的男人。這個男人,他的瘋狂,宛若一道閃電,是可以直接劈砍到人的心裡頭去的。

唐雪柔神色凝重。

她當初就覺得,這個男人,應該是有什麼苦衷。

她不相信,龍戰擎會拋棄她。

而唐七彩說的話,完全印證了她的揣測。

所以——

他很有可能是不得已?

包括失憶……

可是到底發生了什麼。而且他當初傷得那麼厲害……可惜大哥隻是說做了預知夢,但是她卻還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有些後悔。

如果當初不跟大哥離開就好了。

他明明傷得那麼重……

難怪他很久都冇有下落,他應該是真的在養傷吧。

可是,失憶又是什麼一回事。

唐雪柔迫切抬起頭看向唐七彩,試圖能夠從唐七彩的口中,獲取更多的訊息。

“那你當初見到他的時候,有察覺到,他有什麼不同尋常麼?”

唐雪柔的眼神都是熾熱的!

“你有感覺到——”

“他的記憶,有些混亂麼?”

唐七彩竭力回憶。

“好像冇有。”

“他的精神很好,隻是傷勢嚴重。而我執行完了這一次任務之後,就被調離了,被調去了另外一個地方,所以具體後麵發生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了。”

“我後麵冇有在那個區了。”

“再後來,就是擔任小姐你的秘密保鏢。”

“對了,有一件事情,總裁之前讓我不要告訴你,但是他說,現在可以說了。”

“總裁說,之前一直還有一批人馬,在保護小少爺跟小小姐!”

“總裁查過這群人,卻查不出底細來。”

“不過總裁說,這些人——很有可能,是那一位龍家的老太爺派出來的。也隻有他,會派人守在小少爺跟小小姐的身邊。”

“總裁說,這件事情需要讓你知道。”

“所以,龍家的那位老太爺,很有可能很早就知道了小少爺跟小小姐的存在。”

“他不知道龍戰擎承諾了你什麼,但是那位老太爺畢竟是他的爺爺。”

“如果真的要搶奪孩子。”

“總裁說,我們需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唐雪柔聽見唐七彩的這番警告聲,她立刻咬緊唇瓣,神色也在一瞬間嚴肅認真了。

“最壞的打算麼?”

需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啊……

她心裡有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