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世人怎麼評價鄧布利多,但至少他將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老師學生們保護得很好。

有他在,校外的風聲雨聲,吹不進霍格沃茨的。

這一天週六,風和日麗。

需要去阿茲卡班參與黑魔王大事的斯內普教授,依然堅持選擇在週五下午給安東上課。

有太多延伸性的講解,都需要安東徹底學會「飛行咒「後,有了自身的體驗,他纔會繼續講解下去。

用他的說法是————要先有自己的想法,再讓外來的想法成為你思考的補充。

於是在這個週五下午,安東都在斯內普的指導下給一隻剛生下雞蛋的母雞調製性轉魔藥。

這是整個飛行咒的儀式魔法籌備中難度最高的一環。

它需要做到一種極為恰到好處的臨界點,母雞生下雞蛋後,馬上變成公雞去孵化這個蛋。

這個過程充滿了大量的不確定性。

最大的問題就是,變成公雞後,這隻雞好像充滿了攻擊性。特彆是變性前剛剛生下的那顆雞蛋,彷彿對它有獨特的吸引力,公雞會去啄這個蛋。

也不知道嘗試了多少隻,這才找到一隻格外充滿了母愛的母雞,在變成公雞後母愛壓過了吞食本能,依然保持著孵蛋的動作。

經過一個晚上,也就太陽剛剛升起,月亮還冇有下班的時候,斯內普突然叫安東將公雞抱了起來。

不愧是對於魔藥有著極為敏銳感知的魔藥學大師,斯內普在這種精妙到毫顛的把控絕對是極致的。

都不用斯內普有更多的講解,安東清晰地感受到這顆雞蛋裡那種極為獨特的生命力。

一種跟蛇怪極為接近的旺盛生命力。

雞蛋拿在手上,甚至會讓身為人類的個體感受到一種接近巨獸的本能顫抖,全身雞皮疙瘩瞬間炸起。

「那隻公雞你要留著!「斯內普特彆提醒了一句。

「當然黑魔王叫我將孵蛋的公雞處理掉,認為這東西如果落入有心人手裡,會調製出針對我的飛行咒的魔藥。」

「但也正是這個原因……「

斯內普滿懷希冀地看著安東,「我知道你改良了阿尼馬格斯變形術,以儀式魔法的角度。也許你在某一天也可以改良這個「飛行咒,,到那時候,這隻公雞就可以用來解除這個飛行咒儀式魔法。」

安東挑了挑眉,懂了,這玩意可以洗點,「好的。」

趁著正好天剛亮,去禁林裡收集另外一個材料————清晨灌木叢裡的毒蛇口水泡沫。

再加上其他可以之前準備的,安東找來盒子,將手中的魔杖放了進去。

這一個步驟需要等到明天的早上。

通宵幫安東搞定這些事情,斯內普喝下味道難聞的提神魔藥,又急匆匆地離開了學校。

安東有些沉默地看著老斯的背影,很想說,老師,彆去了做間諜了,一不小心就被弄死都有可能。

是的,時代變了,伏地魔也變了,甚至老伏對於殺死哈利波特的想法都變淡了,這樣的前提下,斯內普對於伏地魔來說是否還會繼續延續原著的情況,這似乎也變得不可能了。

最多最多,老伏可能也就是想利用斯內普弄到鄧布利多手中的老魔杖。

安東清晰地記得老伏對於鄧布利多實力判斷,就是因為老魔杖。

歎息~

他擔心斯內普、擔心盧平,他們以不同的方式站在對抗伏地魔的戰地裡,賭上他們的性命。

有時候他甚至有種衝動,要不要衝到阿茲卡班,趁著伏地魔虛弱,一把搞死他。

隻是他似乎也冇有把握做到。

就像

他跟小夥伴們說的那樣,說到底,他並不是小天狼星、哈利波特、納威這種偏向戰鬥型的巫師,他其實更多的是一個研究型的巫師。

性格所致,天賦所致,他冇有那麼多爭強好鬥的本能。

更何況,鬼知道現在老伏有冇有再弄出其他的魂器來,這個就真不好說了。

現在死亡三大聖器之一的複活石在自己手上,就是當年伏地魔拿著這個魂器給他,讓他去交給鄧布利多的。

變得理智的老伏,在考慮魂器方麵,絕對會變得更謹慎,不一定會像以往那樣十分中二的要考慮用一些曆史有名的物品作為魂器。

而魂器,本身就是巫師世界BUG級的魔法,發明這個魔法的「卑鄙的海爾波「據說到現在都冇有徹底死絕。

安東皺著眉在原地想了很久,伸手從巫師袍口袋裡的鼻菸盒掏了掏,摸出一枚剛煉製好的戒指,帶有神奇動物霍克拉普特性的粉色蘑菇戒。

要不,把這個給老斯?

可他本來是打算給盧平的。

「其實我可以再煉製幾枚,就是這種魔法道具所需要的大型儀式魔法的魔力實在不好找到機會啊。」

粉色蘑菇戒的製作原理其實很簡單。

就是安東主持儀式魔法運轉時候的那種「身軀「和「儀式魔法「結合的獨特效果。(670章)

而這種戒指,就是運用這種效果,讓神奇動物「霍克拉普「的血脈本能魔法能力以一種「半疊加「的狀態疊加到巫師血脈上。

看,很多看似牛逼的東西,其實講透的大多也就一句話而已。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疊加上去,安東更多的是擔心這種血脈本能帶有「萬咒皆終「的魔法能力,會影響巫師本身的施法能力。

嚴格上,這玩意與巫師是走魔法相反的道路。

安東甚至會猜想著,如果將這些魔法都傳播出去,以後一定會出現直接疊加神奇動物血脈能力的「改造巫師血脈「和半疊加神奇動物血脈能力的「法術位魔法道具「兩個學術流派。

「我好牛逼啊~」

安東有些感慨地仰天長歎,嘚瑟了一小會兒,哼著歌兒收拾好東西,懶洋洋地朝著小屋走去。

善於研究,並沉迷於研究,安東當然知道自己以後絕對是一個人人傳頌的巫師大佬,一定會被曆史銘記的。

但是啊……

現在可是個紛亂的時代,他如果冇有像鄧布利多那種可以弄死伏地魔的能力,很多時候會變得艱難的。

他可不想像原著裡的哈利波特一樣,父母死了、教父死了、教授死了、朋友死了……

那樣的話,研究還有個毛意思?

「納威說得對,我得研究個能一錘定音的大招出來!「

安東仰頭朝著遠處城堡外的天空望去,咂摸了一下嘴巴,「而且得是在老伏徹底恢複打算出山鬨騰之前。」

他深深地吐了口氣,「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啊……」

不過,魔法這種事,隨心,急不來的。

該來的一定會有。

安東十分確信!

這不是源自於‘格林德沃的眼睛,那種先知能力的預言,而是身為一個穿越者的自信,甚至是驕傲。

他一直很自信,相信自己能治療好巫師世界上千年的狼毒困擾,他做到了!相信自己能徹底根治連鄧布利多都冇有辦法的血咒獸人,他做到了!相信自己能給老巫師費因斯製作一個身軀,他也做到了!他已經做到了好多好多事情啦~

老牛逼了。

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