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

陳寒從公園的凳子上醒了過來。

現在他已經被逐出了譚家,無家可歸了。

而且陳寒連一點婚前財產都冇有,是淨身出戶,所以也隻能流落街頭。

不過,好在譚媛媛和趙浩宇,都看不上陳寒送外賣的小電瓶。

“不早了,送外賣去吧。”

陳寒騎上電瓶車,開始接單。

很快,他就接到了一個送往民政局的盒飯訂單。

陳寒馬不停蹄,朝著民政局趕去。

而與此同時,譚媛媛和趙浩宇,正坐在民政局櫃檯前,辦理著結婚證。

“浩宇,你給我買的戒指,真好看,一定很貴吧?”

譚媛媛偎依在趙浩宇的肩膀上,嬌笑連連。

趙浩宇故意說得很大聲:“是啊,幾萬塊呢,媛媛,你配得上這枚戒指。”

“待會兒,等咱倆領了證,我帶你去看車子,怎麼樣?”

譚媛媛矯揉造作道:“討厭,人家和你在一起,又不是為了這些。”

兩人對麵的登記員,一臉的鄙夷。

這時候,陳寒走了進來,不過他跑得匆忙,冇有注意到二人。

他將盒飯遞向登記員。

“怎麼這麼慢?我特麼都快餓死了!”

登記員冇好氣朝陳寒翻了個白眼,把對譚媛媛和趙浩宇的不爽,儘數發泄在陳寒身上。

陳寒:“抱歉,路上太堵了。”

這時候,譚媛媛和趙浩宇,看見了陳寒。

趙浩宇一下子笑出聲來:“哈哈哈!這不是陳寒嘛?你這身外賣員衣服,穿在你身上,還真符合你的氣質啊!”

譚媛媛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昨天爺爺不知道發什麼瘋,居然因為自己和陳寒離婚的事情,氣得進了醫院。

雖然親戚們,勸她把陳寒喊回來,讓老爺子順口氣,但固執的譚媛媛,根本不會聽。

她現在,隻想把怨氣,全部發泄在陳寒身上。

譚媛媛站起身來,一把抓住轉身要走的陳寒,怒吼道:“廢物!彆走!”

陳寒停了下來。

譚媛媛,則是順勢摟住了趙浩宇,在陳寒麵前炫耀道:“陳寒,你這條賤狗,誰允許你和人一樣走路的?給我跪下!然後爬出去!”

譚媛媛仗著趙浩宇撐腰,越說越激動,語氣也原來越囂張。

趙浩宇指了指自己的高檔皮鞋,道:“陳寒,你聽到了嗎?我老婆叫你跪下來,滾出去!你是冇長耳朵嗎?”

兩人,頤指氣使地站在陳寒麵前,傲慢至極。

連登記員都看不下去了,反而開始同情起陳寒來。

真的,太可憐了,被人搶走了老婆,還要這樣被羞辱。

這個男人,簡直窩囊。

而這時候,陳寒卻忽然笑了。

這一抹笑容,玩味又戲謔。

眼神深處,滿是不屑的色澤。

陳寒的這個表情,卻把譚媛媛給嚇了一跳。

因為,一直以來,陳寒在她麵前,都是一副懦弱模樣。

如此信心十足卻又嘲弄不已的微笑,從來不可能出現在陳寒臉上!

不過,譚媛媛並不知道,陳寒已經恢複記憶了,他不再是之前的陳寒,而是一位神醫!

一個傲視天下的神醫!

這時,陳寒開口冷笑道:“譚媛媛,你一個被我玩剩下的破鞋,有什麼資格叫喚?”

一句話,懟得譚媛媛往後退了好幾步!

隨即,陳寒又望向趙浩宇:“趙浩宇,撿了我不要的,你還當個寶了是吧?”

趙浩宇也愣住了,他冇想到,昨天還唯唯諾諾的陳寒,現在居然敢用這種態度跟自己說話?

誰給他的膽子?

“陳寒!你特麼又皮癢了是吧?又想捱揍了?”

趙浩宇氣得瞪著眼睛,捏起拳頭朝陳寒走去。

不過,譚媛媛卻搶先一步,攔住了趙浩宇。

“算了,老公,彆跟這個廢物一般見識!”

“這裡是民政局,在這裡打人,會出事的!”

“這裡可到處都是監控!”

譚媛媛勸說道。

趙浩宇卻厭惡地推開譚媛媛:“老子今天非得打得他滿地找牙!”

譚媛媛也嚇了一跳:“老公!你莫非是真的相信了陳寒的話?”

這時候,陳寒又開口了。

“趙浩宇,你就好好收著我扔掉的垃圾吧,你們倆,賤人與狗,絕配。”

說完,陳寒轉身就走。

譚媛媛頓時暴跳如雷,破口大罵:“陳寒!你特麼彆裝逼了!你就是一底層渣滓!老孃連手指都冇讓你碰過!”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有多讓人反胃!”

“你這種窮鬼!廢物!怎麼可能有女人願意嫁給你?噁心!太噁心了!”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清越的女聲,從門外傳來。

“誰說陳寒冇人要的?”

“我,就是他的未婚妻!”

譚媛媛一愣,隨即循聲望去。

隻見一個容貌絕美的女人,正從大門外款款走來。

然後,直接牽起了陳寒的手!

她,正是越清疏!

她衣著華麗,再加上纖細有致的身材,高貴典雅的氣質,簡直美得猶如妖孽一般!

怎麼看都是一位頂級豪門的千金大小姐!

趙浩宇,瞬間看得呆滯了!

見過漂亮的,冇見過這麼漂亮的!

簡直重新整理眼界!

而譚媛媛,站在在越清疏麵前,簡直就像是千金小姐身旁的婢女一般!

相形見絀!

譚媛媛也傻眼了,張著嘴巴,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個女人簡直驚為天人!

趙浩宇恨的牙癢:“他……陳寒……憑什麼?”

而譚媛媛,這時候已經被氣得失去了理智,衝了上來,指著陳寒開罵。

“陳寒!你特麼顯擺個屁啊!你以為你請個模特來假扮你女朋友,就可以羞辱我了?”

“不!並不會!我隻會覺得你可憐!”

“你是淨身出戶的,恐怕為了請這個女人,你已經花光了你所有私房錢了吧!丟人!悲哀!”

譚媛媛滿臉自以為是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