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陳寒我知道,是南央市出了名的廢物女婿!譚家都看不起的垃圾!”

“現在,你居然敢讓那個廢物,給我女兒治病?”

越振江厲聲嗬斥著李管家。

李管家也是一陣手忙腳亂:“老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越振江大手一揮:“馬上去請羅神醫來!他是南央市最頂級的名醫!隻有他能救我女兒!”

李管家恍然大悟,趕緊去執行。

越振江,則是大步流星,推開了越清疏的房間!

眼前這一幕,頓時讓越振江怒火中燒!

隻見陳寒,正抓著越清疏白皙如玉的手腕!

在越振江眼裡,陳寒正在猥褻她女兒!

“陳寒!你好大的膽子!”

越振江暴怒,朝著陳寒衝了過去。

而陳寒,則是抽出一枚銀針,搖了搖頭:“你現在過來打擾我,你女兒必死。”

越振江看見陳寒手中的針,僵在原地!

他不是不敢立刻掏槍,擊斃陳寒!

隻是害怕陳寒手持凶器,傷害越清疏!

而自己如果貿然開槍,肯定會誤傷女兒!

“譚家的廢物女婿,說吧,你要多少錢才肯放過我女兒?”

越振江咬牙切齒。

陳寒:“不要錢。”

越振江不敢向前,隻得遠遠和陳寒對峙。

他仔細看著陳寒手中明晃晃的銀針。

陳寒手上的動作,似乎像是某種鍼灸的手法。

而且,隨著陳寒的指尖輕撚,越清疏的臉色,似乎是在好轉。

但哪怕是這樣,越振江也不會相信陳寒!

就這樣,十來分鐘過去了。

老管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老爺!我把羅神醫請來了!我動用了好多關係,羅神醫終於願意破例出手!”

越振江慌忙轉過身去。

隻見李管家,領著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走了進來。

老人頭髮銀白,身材清瘦,但雙目卻炯炯有神。

越振江趕緊朝著羅神醫鞠了一躬,道:“請羅神醫救救我女兒!”

羅神醫:“越統領不必多禮,老朽既然答應出手,自然是藥到病除。”

可話音剛落,羅神醫卻看見了正在給越清疏治病的陳寒。

他冷哼一聲:“怎麼回事?怎麼你們已經請了醫生了?這是在質疑我‘天羅神針’羅寶國的醫術是嗎?”

說完,羅寶國怒氣沖沖,轉身欲走。

越振江趕忙道:“誤會啊!羅神醫!這個人根本不是醫生!”

李管家也連連點頭:“我這就把他轟出去!羅神醫,您息怒啊!”

兩人正說著,陳寒這邊,已經走了過來。

越振江一看,裡麵一聲令下:“來人!把這個譚家贅婿扔出去!”

隨即,幾個荷槍實彈的戰士衝了進來!

可羅寶國卻忽然來了興趣,攔住了幾個戰士。

他望向陳寒手中的銀針,打趣道:“小友,你手上的銀針有點意思啊,不知你從何得來?”

陳寒收起銀針,道:“撿的。”

羅寶國:“那,小友你是跟哪位名醫學的醫術。”

陳寒:“自學的,冇有人教過我。”

越振江和李管家二人,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個廢物,差點害死越清疏!

待會兒等羅神醫治好病,一定要殺了陳寒!

否則,越家的臉麵都丟乾淨了!

至於陳寒,臉上的表情依舊淡漠。

他的醫術,的確無門無派。

但是,放眼全國,甚至是全世界,都冇有人可以和他匹敵!

否則,當年那些敵國,也不至於要聯合起來,抵製陳寒!

因為陳寒,五年前在北境,治好了無數將帥!

甚至是已經宣佈醫學死亡的,陳寒都能救回來!

在戰場上,這幾乎就是無解的存在!

有陳寒在,大夏的將士們,根本不用擔心生死,愈加奮勇殺敵,將十八支敵軍,打得潰不成軍!

而陳寒,也在那一年,榮獲“醫王”的稱號!

但也是在那一年,敵國以割地賠款為條件,要求大夏方麵,雪藏“醫王”五年!

從那時起,大夏再無“醫王”!

聽完陳寒的話之後,羅寶國一陣嘲諷,轉頭對越振江道:“越統領,你居然請了一個民科來羞辱我?”

“那麼,我羅某人,也就不奉陪了!告辭!”

說完,羅寶國轉身欲走。

越振江剛想求羅寶國留下,卻忽然聽見李管家一聲尖叫!

“老爺!慘了!大小姐吐血了!”

越振江,頓時臉色大驚!

他趕緊攔住羅寶國,勸道:“羅神醫!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這種廢物,怎麼能和您這樣享譽中外的神醫相提並論呢?”

“管家告訴我了,我女兒心善,見他如垃圾一般,昏死在路邊,所以撿他回來,他根本不懂醫術,您彆跟他一般見識。”

聽聞此言,羅寶國也不再追究了,道:“既然是這樣,那就帶我去給病人看病吧。”

越振江大喜,趕緊帶著羅寶國來到了越清疏的床邊。

兩人和陳寒擦肩而過的時候,連看都冇看陳寒一眼。

陳寒,則是默不作聲,退到一旁,目光冷峻。

此刻,越清疏已經陷入昏迷,躺在床上,絕美的臉龐上,雖然稍微恢複了血色,但看上去依舊病態。

羅寶國屏氣凝神,觀察著病情,同時令一位女仆人,將紅繩係在了越清疏的手腕上。

羅寶國緊握紅繩,開始懸絲診脈。

這是他祖師爺流傳下來的傳統。

遇到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必須用紅繩係在脈搏上,隔空觸摸紅繩,進行診斷。

越振江和李管家,現在緊張得不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羅寶國的眉頭緊蹙,連連搖頭歎氣。

最後,他緩緩收回了手。

越振江忙問道:“羅神醫,情況如何了?”

羅寶國:“你女兒是不是小時候留下過什麼病灶?”

越振江仔細回憶一番,緩緩道:“清疏小時候,的確有一段時間吐血不止,用了當時最尖端的醫學檢測,也查不出病因,後來不治而愈……”

說著,越振江不禁鼻子發酸,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羅寶國點了點頭:“嗯,那我開機到方子,你們按照方子抓藥,等越小姐醒了之後,告訴她,按著方子吃藥,藥到病除。”

越振江一聽,滿臉激動,道:“多謝羅神醫了!羅神醫真乃當世藥神啊!感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