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沁這時候也讚同女兒張舒怡的觀點,她上下打量著越清疏,思索道:“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眼熟呢?但就是想不起來……但映象裡好像在什麼電視上看到過!”

“這個美女不會真的是演員吧?十八線那種!為了錢,居然接這種單子?”

眾人也朝著越清疏,投來懷疑的目光。

的確太不可思議了,陳寒憑什麼能夠娶這樣一個美女?

越清疏笑了笑,緩緩道:“我和陳寒,是我爺爺定下的婚約。”

陳寒疑惑望向越清疏。

他怎麼不知道還有這件事?

張舒怡看到陳寒的眼神,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了,她嘲笑道:“你倆台詞都冇有對好,還敢說自己不是演員?”

“演技是挺好的,化妝和道具,還有服飾都裝的挺像個大家閨秀,可是,你卻把這一點給忽略了。”

“哈哈哈哈!被我抓住了狐狸尾巴了對吧!”

張舒怡越說越得意。

陳暖忽然站起身來,解釋道:“張舒怡你不知道彆亂說行不行,這就是我嫂子。”

陳寒笑而不語,他很清楚,越清疏想做什麼。

和上次打譚媛媛的臉一樣,如法炮製。

所以,舞台給她。

“陳寒啊,張叔說一句,也許說的不對,但你就聽著,成不?”

這時候,張叔和顏悅色道。

陳寒點了點頭。

張叔語重心長地說道:“主要是,現在網上那種,租個女朋友回家糊弄父母的新聞太多了,你也彆怪老陳不相信你。”

陳邦的表情,變得半信半疑。

張叔盯著陳寒歎著氣道:“陳寒,你就老老實實的說,這個好看的女孩子,是不是你花錢雇來的演員,讓你爸媽好好安心。”

陳寒的笑容無懈可擊,反問道:“那麼,張叔,我這麼做圖什麼?”

張叔認真回答道:“圖什麼?圖你爸媽安心,陳寒,張叔知道你是好孩子。”

這時候,張舒怡被越清疏強大的氣場給噎住了,再也冇辦法跟越清疏對話下去了。

於是她跑到陳寒麵前來,補充說道:“陳寒這麼做,圖他的麵子,也圖能夠在我麵前顯擺,他現在過得好,以此來滿足他那一點點可悲的自尊心。”

說完,張舒怡眼神帶著敵意,盯著陳寒:“陳寒啊陳寒,你就這麼希望贏過我是嗎?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你找個演員過來,就想證明,你離開了我之後,還能找個更好的女的當老婆?”

陳寒笑而不語。

但越清疏,卻坐在了陳寒身旁,用一抹優雅從容的微笑,回敬道:“你是他前女友是嗎?不過我不在乎。”

“但是,你的確說對了一點。”

“但陳寒找了個比你更好的女人,這一點倒是事實。”

越清疏,鋒芒畢露,氣質驕傲。

看到越清疏眼神裡的光芒,張舒怡感覺自己都快要繃不住了。

“你的台詞說的很棒,但很可惜,假的就是假的,說什麼也不可能變成真的!”

張舒怡無能狂怒。

她打死都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大美女,是陳寒真正的妻子!

這時候,陳暖似乎想到了什麼,她大喊了一聲:“哦!我想起來了!”

所有人,訝異地望著陳暖。

陳暖掏出手機,點開一個網絡上的視頻。

“越清疏!我看過她的采訪!”

“南央市最頂尖私人醫院的董事長!國醫聖手張仲顥,就在那家醫院!”

陳暖驚訝地望著越清疏。

越清疏微笑著點了點頭。

“爸媽!你覺得一家大醫院的老闆,會因為一點點錢,來跟咱們演這一出嗎?”

“這就是我真正的嫂子!”

陳暖的腦袋,撒嬌一般,靠在越清疏的肩膀上,崇拜道:“嫂子!你好優秀啊!”

越清疏也不躲閃,對陳暖道:“我的小姑子也很漂亮啊,陳寒跟我說過,你是每年都能拿獎學金的優秀大學生。”

陳暖撓了撓腦袋,紅著臉道:“哪有,我跟嫂子你比起來差遠啦。”

陳寒會心一笑。

因為他知道,越清疏在撒謊。

陳寒從來冇有跟越清疏說過。

想必,是越清疏來之前做足了功課。

這時候,陳邦和楊琴,心裡的大石頭,這才落了下來。

“不是找到演員,那就好,擔心死我了……”

陳邦感慨了一句。

楊琴握著越清疏的手,表情充滿歉意:“好兒媳婦……爸媽這是老糊塗了,也是太擔心陳寒了……你彆往心裡去啊……”

越清疏趕緊搖了搖頭,道:“爸,媽,不會的,你們也是愛他纔會有這些想法的。我要謝謝你們,給了我一個這麼好的老公。”

張叔也道歉:“哎呀,我也是最近看這種負麵的新聞,看的太多了,侄兒媳婦,你也彆怪我,哈哈哈哈。”

陳寒跟越清疏介紹道:“這是我張叔,是我爸爸的結拜兄弟。”

越清疏優雅點頭:“張叔好。”

張舒怡長舒一口氣,攤了攤手,回到自己位置上去,表情卻依舊驕傲。

“切!搞了半天,就是個開醫院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