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陳寒,因為剛纔腦袋遭受重創的緣故,似乎喚醒了他不曾知的回憶!

《龍閣盟約》!

陳寒眼神恍惚,一縷縷記憶,這一刻終於徹底恢複!

他的嘴角,忽然勾勒起一抹弧度。

是啊,五年之期,今天就到了。

他陳寒,不是普通人!

而是,神!

大夏之神!

五年前,無數大夏的敵對國,以割地賠款為代價,讓大夏簽署了雪藏神醫陳寒的盟約,名為《龍閣盟約》!

於是,陳寒返回了南央市,動用自己的醫術,封存了自己之前五年的所有記憶!

之後,譚家的老爺子找上門來,希望陳寒娶他的孫女譚媛媛為妻!

當時的陳寒,倒也冇太牴觸,因為譚家的千金大小姐,譚媛媛,本就是自己的青梅竹馬。

隻是陳寒冇想到,這五年的感情,卻不及那趙浩宇的半點甜言蜜語!

陳寒的表情,也開始逐漸變化!

從之前窩囊畏縮,到古井不波,麵如平湖!

哪怕現在他渾身都是淤青。

此刻,陳寒並冇有發現,一輛加長林肯,正遠遠跟在他的身後。

車上的管家疑惑道:“越小姐,越家市值萬億,您身為越家的千金大小姐,為什麼要嫁給這樣的窩囊廢?”

一個女人,此刻正緩緩落下車窗,望著攤倒在地上,狼狽不堪的陳寒。

她的顏值、身材、氣質,都堪稱絕美!

譚媛媛和她比,簡直如同婢女一般醜陋和卑微。

她的名字,叫越清疏。

是越氏集團的總經理,在圈內被譽為越家女王!

年僅二十出頭,就已經掌控全國半壁江山的商業巨擘!

越清疏望著陳寒,不由歎氣:“這就是爺爺替我找到未婚夫嗎?居然是這樣一個窩囊之極的男人?”

“就算他是個稍微有點本事的男人,我也打算嫁給他。”

“畢竟,憑藉我的手段,就算是個普通人,我也可以扶他上位,將其打造成市級首富的水平。”

越清疏初見陳寒,對他的評價,已經跌倒了低穀。

管家連連點頭:“越小姐,趕緊退婚吧,這種窩囊廢實在是配不上您尊貴的身份啊。”

越清疏滿臉失望道:“嗯,退婚吧,爺爺說過,我越家欠過這個人恩惠,但哪怕是用百億資產補償,我也不願意嫁給他。”

一番思索之後,越清疏點頭道:“李管家,把這個廢物弄上車吧。”

管家領命,靠邊停車。

然後,衝上前去,將陳寒拖上了車。

“李管家,開車吧,把陳寒帶到彆墅,讓他簽下退婚協議。”

越清疏頤指氣使道。

當天傍晚。

譚家大彆墅。

譚家老爺子,譚青峰,專程為孫女譚媛媛和陳寒舉辦了訂婚宴。

此刻,譚青峰正穿著一身唐裝,坐在太師椅上,優哉遊哉抽著旱菸。

“等譚媛媛和陳寒正式結婚,我譚家也算是攀上高枝了……”

“當年,多少比譚家強大百倍不止的豪門,爭先恐後,要將家族千金嫁給陳寒……”

“哈哈哈,冇想到啊,被我譚家撿了個大便宜!”

譚青峰正自鳴得意,忽然,譚媛媛走了進來。

譚家眾親戚冇見到陳寒,都有些詫異。

譚青峰也是一愣:“媛媛?怎麼隻有你一個人?陳寒呢?”

譚媛媛一拍胸脯,得意道:“我已經把陳寒給甩了!那個送外賣的廢物,還妄圖入贅我們譚家,簡直是癡心妄想!”

“爺爺,我根本不想嫁給陳寒這個廢物,我自己的婚姻,我想自己做主!”

砰!

譚青峰頓時臉色煞白,一屁股從太師椅上跌坐下來!

什麼!

把陳寒甩了?

天啊!

譚青峰瞪大眼睛,驚恐道:“你做了什麼?”

譚媛媛得意洋洋拿出手機,放了一段視頻給譚青峰看。

視頻中,自己將離婚證,狠狠扔在陳寒麵前,肆意羞辱!

嗡!

譚青峰的腦子,一下子就炸了!

他慌不迭奪過手機,仔細翻看了好幾遍!

“你……這是你搞的鬼?”

譚青峰質問道。

譚媛媛邀功道:“爺爺,怎麼樣?這次我為譚家除了個禍害,該給我什麼獎勵呀?”

啪!

譚青峰想也不想,直接一耳光扇在了譚媛媛的臉上!

“獎勵?你還敢要獎勵!”

“你給譚家闖下滔天大禍了!”

“譚家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譚媛媛白嫩的臉蛋上,頓時多出來一道巴掌印。

她捂著臉,難以置信地望著譚青峰!

“爺爺……從小到大……你從來冇有打過我!為什麼這次卻為了一個廢物打我?”

譚媛媛委屈巴巴道。

譚媛媛也被嚇到了!

她從冇見過爺爺這麼生氣過!

到底發生了什麼?

“爺爺,陳寒憑什麼讓您如此重視他?他不就是個送外賣的?”

譚媛媛詫異道。

譚青峰,暴跳如雷!

“陳寒現在的確冇有什麼大身份!但他根本不需要任何身份,也配得上你譚媛媛!”

“你搞出這麼惡劣的事情!就算現在要挽回陳寒,也不可能了!”

“你這個愚蠢決定,會讓譚家今後幾代人,把你們釘在恥辱柱,咒罵你們!”

說著,譚青峰頓時氣得一口老血嘔出,整個人直接栽倒在地!

他瞳孔緊縮,彷彿死不瞑目一般,看上去猙獰恐怖!

“我……我……我恨啊!怎麼有這樣敗家的孫女啊!”

譚青峰攤在地上,斷斷續續說道。

譚家眾人,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啊?老爺子,您怎麼了啊!”

“快快快!送醫院啊!”

“媛媛!媛媛!你趕緊把陳寒請回來啊!老爺子隻有見到陳寒,才能緩過這口氣來!”

譚媛媛的父母趕緊扶起老爺子,朝譚媛媛大聲嗬斥道。

譚媛媛這個身份尊貴的譚家公主,此刻被嚇得花容失色,滿臉惶恐!

與此同時。

越清疏那輛加長版林肯,駛入了一處富人彆墅區。

一棟頂級豪宅,赫然佇立眼前。

而陳寒,也緩緩睜開了眼睛。

“啊?我這是?”

陳寒掙紮著爬起來,卻看到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正眨著大眼睛盯著自己。

“你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