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陸長生已經到了李紅妝的小院。

但他冇有貿然進入,而是觀察四周。

小院內也是一片漆黑,似乎冇有人。

陸長生觀察了一陣,確定冇有其他人盯梢,他才迅速翻牆跳進了小院當中。

“吱呀”。

門打開了。

李紅妝輕聲道:“十三兄,你終於來了。”

進入屋子裡,點燃了蠟燭。

陸長生看到李紅妝的臉色有些蒼白,神情還有些疲憊。

“你的傷還冇好?”

陸長生問道。

李紅妝搖了搖頭道:“我的傷已經好了,隻是因為趙其雷死了,趙家覺得是我殺的,瘋了一般調查我的行蹤。”

“要不是我易容換裝,現在隻怕已經被趙家找到了。”

趙家在南陽城屬於地頭蛇。

即便李紅妝藏的再隱秘,給趙家時間都能找到。

幸好李紅妝最近其實不在南陽城,而是去了其他地方。

否則的話,還真有可能被趙家找到。

“趙家……”

陸長生皺了皺眉頭。

實際上趙其雷是他殺的,甚至上次趙家的武者也是他殺的。

不過,都是因李紅妝而起,趙家自然也把賬算在李紅妝的身上了,反而冇讓陸長生有任何麻煩。

否則,趙家真的仔細調查之下,說不定還真能把陸長生的身份給調查出來。

“趙家七子現在隻剩下了六子,要不要解決了趙家六子?”

陸長生忽然開口說道。

“呃……”

李紅妝有些驚愕。

趙家可是南陽城頂尖大勢力之一。

但在陸長生口中,似乎隨手可滅。

“算了,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去崔家奪取易髓丹。在這之前還是儘量不要節外生枝。”

李紅妝搖了搖頭。

南陽城隻是她臨時落腳的一個地方罷了。

要是這一趟得到了易髓丹,她也不會再來南陽城,趙家的影響也就微乎其微了。

“好。”

陸長生冇有多說什麼。

“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一早,城外那片樹林。”

陸長生與李紅妝商議了一陣,隨後他就返回了妙手園。

“要去巨碑城,可能需要十天半個月,得去妙仁堂說明一下情況。”

陸長生早早的便開始休息。

一夜無事。

第二天,陸長生一大早就去了妙仁堂,找到了汪如海。

“汪大夫,最近幾天我會離開南陽城一陣子,大概十天半個月會回來。”

“這段時間,妙仁堂就有勞汪大夫多擔待了。”

陸長生像汪如海解釋了一番。

汪如海急忙起身道:“好說,陸大夫有事就去忙,不用著急。妙仁堂的事有我在,不會出什麼亂子。”

“那就有勞汪大夫了。”

陸長生這段時間與汪如海搭檔,相處的也很不錯。

這點小事,汪如海自然會答應。

於是,陸長生回到了院子。

院子裡還有一匹馬,就是上次陸長生前往烏山城租的馬兒。

這是一匹母馬,性情溫順,而且還頗通人性,陸長生就直接買了下來,也冇花多少銀子。

“馬兒,這次可以去放風了。”

陸長生拍了拍馬兒的腦袋,馬兒似乎明白了是什麼意思,歡快的撒著蹄子。

“噠噠噠”。

馬蹄飛揚,陸長生騎在馬背上,迅速朝著城外趕去。

很快,馬兒就到了城外的樹林。

樹林外的官道上,三三兩兩的行人路過。

陸長生目光一掃,隨即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冇有看到李紅妝。

這時,一個挎著菜籃的中年婦人朝著陸長生走來。

對方臉上有一個大大的黑痣,臉色蠟黃,看起來頗為醜陋。

“十三兄。”

中年婦人忽然開口了。

對方一開口,陸長生目光頓時一凝。

“李姑娘,是你?”

陸長生有些驚訝。

李紅妝本身是個身材窈窕的美麗女子,即便是看上一眼都讓人印象深刻。

可是現在這箇中年婦人呢?

身材臃腫,看起來醜不可言。

“十三兄,不過是易容換裝術罷了,旁門小道。”

“我們要去巨碑城,而崔家在巨碑城勢力龐大,我們就這麼去可不行,必須得易容裝扮一番。”

陸長生點了點頭道:“可我不會易容。”

“那我就幫陸兄一把。”

“有勞李姑娘了。”

李紅妝看了看四周,隨後就帶著陸長生悄悄的鑽進了茂密的樹林之中。

在樹林裡,李紅妝開始給陸長生易容。

陸長生也很配合,大概一個時辰後,李紅妝也累的滿頭大汗。

“十三兄,好了。”

“你看看效果如何?”

李紅妝拿出了一麵鏡子。

陸長生睜開眼睛,看到鏡子裡居然是一個絡腮鬍大漢。

不僅模樣變了,甚至連身材都變得魁梧了起來。

他衣服裡墊了很多東西,身上衣服也換了。

這叫做換裝。

再加上易容,就讓陸長生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即便是親近的人,恐怕也認不出來。

“李姑孃的易容換裝術真是神乎其神,不知可否教教我?”

陸長生有些意動。

易容術啊,這可太實用了。

簡直是行走江湖之必備手段。

要是學會了易容術,也就不需要整天穿著黑衣蒙著麵了。

“當然可以,這易容術隻是旁門小道,但需要長時間經驗的積累。”

“等這次事了,我再教給十三兄如何?”

陸長生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就從樹林裡走了出來。

兩人騎上了馬,迅速絕塵而去。

一路上,冇發生什麼麻煩。

兩人其實也不著急趕路,一共用了三天時間才抵達巨碑城。

這是陸長生第一次來到巨碑城。

他入城後,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石碑。

李紅妝解釋道:“這座石碑乃是巨碑城的標誌,已經足足有數百年曆史了。”

“傳聞當初巨碑城裡有一位富商,請了上百名能工巧匠,這才雕刻出了這麼一塊石碑。”

“石碑上的內容就是數百年前巨碑城內百姓們生活的場景,可謂栩栩如生。”

“後來曆經戰亂,石碑也被破壞了一些,但依舊還剩下大半被保留了下來,成了巨碑城的標誌。連帶著整座城池也改名叫巨碑城。”

陸長生點了點頭。

他專門來到了巨碑前,看到具備曆經風霜,上麵的一些雕刻已經開始模糊。

但依舊能看出上麵雕刻著一些普通百姓的生活起居場景。

對巨碑城來說,這塊石碑當真是無價之寶!

這時,一名身材魁梧,脖子上掛著一串巨大佛珠的番僧在人群中橫衝直撞。

番僧獰笑一聲道:“柳三郎,家主好意請你去做客,你不識好歹,那就怪不得佛爺我不客氣了!”

“金剛大手印!”

番僧一掌拍出。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勁,瞬間打在了前麵一名狂奔的男子身上。

頓時,男子身形如遭重擊。

“噗嗤”。

男子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又向前踉踉蹌蹌走了幾步,最後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群一鬨而散。

番僧一步步走來,看著地上的男子,冷笑道:“柳三郎,何必呢?家主有請,你乖乖去就行了,何必要佛爺出手,弄成這般不體麵的模樣。”

“救……救我。”

柳三郎趴在地上,伸出手抓住了一隻腳。

番僧順著目光一看。

那是一名魁梧男子與一名中年醜婦。

“大師請便。”

魁梧男子後退了幾步,遠離了地上的柳三郎。

“哈哈哈,柳三郎,在巨碑城冇誰能救你!”

番僧一把抓住地上的柳三郎,隨後轉身大踏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