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河靜靜流淌,在陽光下泛著波光粼粼的色彩,幾匹戰馬在程良等人的看顧下悠閒的飲著水,它們不時舒坦的嗤鼻,激的水霧升騰如煙飄蕩,再配上青山遠黛,倒真使這一片水草豐沛的地方美不勝收.

甄武懶洋洋的躺在錦兒的大腿上,一邊看著如畫的美景,一邊有一茬冇一茬與錦兒說笑著.

自從信使出發後,甄武的差事就暫停了下來,於是他便開始帶著錦兒她們遊山玩水起來.

畢竟來一趟不容易.

尤其像錦兒這種少有出門的女子,甄武也願意讓她好好的放鬆放鬆心情,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美好.

效果很好.

這些日子錦兒的性子明顯開朗了很多,連開甄武的玩笑,都開了好幾遭,而晚上還讓甄武在夜裡也多了幾分情趣.

這屬於意外收穫.隻不過,這樣的日子到今天也該結束了.一陣馬蹄聲響起,甄武側頭看了過去.

一匹快馬自遠處飛快的向這邊疾馳而來,然後在距離甄武不遠處,馬上的人矯健的翻身下馬,快步到甄武的麵前,單膝跪下道.

"國公,京師那邊來人了."

甄武猛的坐了起來,他算了算時間,半個月,從此地到京師打一個來回,還真不算慢,想來朱棣接到他的信件後,並冇有耽擱,當場批覆後,便由信使再次送了回來.

那他也不能耽擱了."走吧,咱們這就回去."

說完,甄武起身衝著程良等人呼喊了幾聲,隨後一眾人騎上馬匹,向著李誠善的部落而去.

很快.甄武等人便回到了部落.

他在自己的大帳中接見了一番信使,等到信使離去後,甄武喝了口水,打開朱棣的批覆看了起來.

朱棣的批覆很簡單,隻有一句話.

"女真一切事物,你自己拿主意即可,不必請示."甄武還冇有嚥下的那口水,瞬間就噴了出來.

這…什麽意思?大老遠的逗信使玩呢?

這麼大老遠搞這麼一趟,就給這個回覆?其他事情都好說,他拿主意就拿了.

但朱棣娶不娶小媳婦這事,也要他自己拿主意?這也太離譜了吧.不過下一刻,甄武反應過來了,這事…有點不太對.

這老丈人.不會坑他吧.

將來徐妙雲問起來後,朱棣該不會是想拿他當擋箭牌吧.

還彆說,這還真有可能,甄武完全能夠想象到朱棣腆著一張逼臉,對徐妙雲說:'都是甄武那小子自作主張,簡直太過分了,完全是胡作非為,等有機會後,咱倆必須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讓他長長這個記性.'

真是日了狗了.甄武有點後悔在信件中攛掇朱棣了.

就他攛掇的那幾句話,絕逼會讓朱棣拿出來當證據.

問題是朱棣他自己不知道他娶李誠善一個女兒的好處嗎,他要是不想娶,會讓甄武拿這個主意?

這擺明瞭吃透甄武的節奏.

甄武黑著臉站了起來,他想了想後,抬腿就向外走去,在帳中候著的程良疑惑道:"國公,咱這是…?"

"給陛下送媳婦去."甄武扔下這句話,率先就走了出去.

既然讓他做決定,那他就把李誠善的女兒先送回京師再說,想要鬨幺蛾子的,讓朱棣他們在京師先鬨騰著.

等他回去,想來這事也就該過去了.至於想讓他甄某人背鍋.不存在的.

程良等人聽到甄武的話,具是愣了愣,隨後連忙追著甄武出來,而李誠善部落之人,早就曉得京師來了信使,都清楚定是他們家的公主會不會嫁給大明皇帝有了準信,所以許多人見到甄武出來,便把心思放在了甄武身上.

當他們看著甄武進了李誠善的大帳中,也都冇有離開,全都留神著帳中的情況.

不多時.

帳中傳來李誠善厚重又暢快的笑聲,李誠善的部落之人聽到後,一個個也全笑了起來.

以後啊,他們部落的花朵就是大明的皇妃了呢.

隻有李誠善的女兒在聽到有人急匆匆的過來報信後,愣愣的坐在了下來,她不捨的環顧著她的部落,眼神中有些忐忑,有些害怕,不過她看著部落之中開心的笑顏,也強打起精神扯出了個笑容.

她安慰自己的想著.不怕的.無非是換個部落生活.

而李誠善此刻顯然不會太關心她女兒的心情,他們部落和大明聯姻,至少朱棣這一代,雙方定然會和睦相處,同時也完全能夠料想到,大明會給他的部落很大的扶持,這對他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這般情況下,這次李誠善和甄武的洽談便順利了很多.

隨著這次順利的洽談過後,李誠善和甄武全都忙碌了起來,甄武這邊需要聯絡遼東的文武官員開通馬市,以及針對馬市的地點,以及馬市中的商品,管理等一些列的問題進行處理.

同時還要抽時間在李誠善的帶領下,在蘇子河方圓百裡區域內,挑選一個合適的地點,建立駐軍點,以及挑選駐軍人選及移民過來的政策.

普通順民肯定是冇辦法在這個環境中生存的,所以甄武移民的方向要麼是北方邊境的貧家子弟,要麼便是國內的一些重刑犯.

想必給重刑犯一個重生的機會,他們也願意來蘇子河流域這邊搏上一搏.

就在甄武處理這些的時候,李誠善的女兒也全部準備妥當,在遼東佈政司的安排下,帶著一眾送親的人,浩浩蕩蕩的向著京師而去.

這一日,甄武見李誠善好不容易閒下來後,找到李誠善.

"李指揮,前些日子你便說要勸孟特穆歸附我大明的,這事怎麼到現在冇動靜,話說你們祖上不都是一家的嗎?不僅都是從依蘭遷徙過來的,這些年還一直聯姻不斷,不能到現在都冇動靜吧."

李誠善的部落和孟特穆的部落屬於同源,隻不過遷徙的時候分成兩個部落,在後來他們這支女真叫做建州女真.

而女真的所有部落中,主要分為三大支,除了李誠善,孟特穆的建州女真外,還有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

此次隨甄武一趟過來的亦失哈,便是海西女真出身,深得朱棣的信任,更是此次的副使,此刻他已經帶著任務去勸服海西女真了.

甄武琢磨著,他總不能在建州女真這邊拖太長時間,畢竟建州女真這邊按理來說是最容易搞定的,而且建州女真這邊完事後,他還需要去搞定野人女真,以及更東北方的各個部落.

這也纔是他過來的主要差事,至於建立馬市之類的,有遼東官員忙碌足矣.

可冇想到,李誠善聽了甄武的話後,竟然一臉的羞愧.

甄武心中一咯噔,他平靜的看著李誠善道:"李指揮,你當時可是拍著胸脯保證孟特穆的部落,絕對和你同步而行,如今不會出了什麽問題吧."

李誠善愁容滿麵道:"不瞞國公,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麽問題,我派人去通知他兩次了,每次都讓他過來,可全都被他拒絕了,具體因為什麽原因,我也冇有搞明白呢,不過國公莫要著急,我這就讓我兒子親自去一趟,這次說什麽也要把他請過來,咱們一起共商大計."

甄武冇有說話,隻是平靜的看著李誠善.

李誠善急道:"哎呦我的國公爺,我女兒前腳剛送走,您還不相信我嗎?孟特穆不和咱們同氣連枝,我比您還著急."

"行吧,那我就再等幾日."甄武說道.

可冇成想,幾日後,李誠善急沖沖的帶著他兒子釋加奴找到了甄武,一見麵李誠善就喘噓噓的忙喊道:"國公,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妙了."

甄武眉頭一皺,道:"什麽事還能讓你爺倆這般著急?"說這話,甄武示意程良給李誠善父子送上茶水過來.

等到李誠善倆人喝了點水後,李誠善壓了壓喘著的氣息纔開口道:"我兒子剛從孟特穆那裡回來,他和我說孟特穆接了朝鮮封賜的一個萬戶長的官職."

嗯?

甄武忍不住眼睛一瞪:"這麼說他一直拒絕你的邀請,就是因為這事?"

李誠善點頭.

甄武嗬了一聲,挑著眉心情不爽道:"好傢夥,什麽時候朝鮮的官職比我大明的都要香了?這孟特穆腦子冇毛病吧,他不知道朝鮮國王還是我大明封的?"

"知道,他能不知道嗎,但是孟特穆也有苦衷,那是因為…"李誠善說到這裡,怕自己說不清楚,一巴掌抽在了自己兒子的腦子上道:"你來給國公說."

釋加奴被李誠善抽了一巴掌也不惱,隻是翻了翻白眼,然後和甄武解釋了起來:"我這趟過去,剛巧撞見朝鮮的人了,朝鮮聽說我們歸附了大明,當即便坐不住了,生怕我們背靠大明後勢力大漲,然後對他們朝鮮產生威脅,所以便派了使臣去了孟特穆的那裡,就是為了不讓孟特穆和我們聯合,而且朝鮮還威脅孟特穆,說是如果孟特穆敢和大明走在一起,他們便停慶原馬市,杜絕和孟特穆部落的往來."

釋加奴喘了一口氣後,接著道:"國公爺,您也知道,孟特穆的部落就在圖們江流域,他們特彆依賴朝鮮的慶原馬市,一旦馬市被停,對他們整個部落影響都挺大的."

艸.

甄武眉目跳動著怒火道:"狗日的朝鮮還敢和老子搶人."

釋加奴被甄武的爆喝聲嚇了一跳,但當他穩住神後,看著甄武一臉被人壞了好事的樣子,心中忍不住吐槽.

按理說孟特穆和朝鮮人家兩個纔是接壤的,大明隔老遠伸手過去,不說自己手伸的太長,反怪人朝鮮多事.

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不過釋加奴吐槽歸吐槽,轉眼想到他們現在和大明是自己人後,頓時又樂了起來.

霸道好啊.他最喜歡."那國公您看,咱怎麼辦?"李誠善問道.

"還能怎麼辦,不就一個小小的慶原馬市嗎,停了就停了唄,讓他們來你們部落交易,或者去遼東,放心,以後這路我一準修到圖們江,保準影響不了他們部落."甄武嗤鼻道.

"誰說不是呢."

李誠善聽了甄武的話大喜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慶原馬市嗎,咱大明什麽冇有,還能差了朝鮮東西不成,他朝鮮能給的東西,咱大明都能給,他朝鮮給不了的東西,咱大明照樣給的了,對不對國公."

嘶.甄武看向了李誠善.

好傢夥,這王八犢子真會順杆子爬,合著在這裡等他呢.

甄武不慣著李誠善的臭毛病,轉頭就變了臉:"彆介啊,大明是富,但架不住窮兄弟多啊,馬市和朝貢的數量和種類就那麼多,孟特穆他們部落最多和你們同例,他要是嫌棄,好說,我也不讓你為難,不讓你動手,回頭我聯合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先滅了他孟特穆,不過我卻要和你先說好,你兩頭親戚打架,你最好兩不相幫,你偏心我還好,你要是偏心他,我可不受這個氣."

"彆動怒彆動怒,不至於這麼麻煩,不至於的國公爺."李誠善連忙勸道.

甄武撇嘴道:"麻煩?還真談不上,你去過大明,想來也是瞭解我甄武的,說句不誇張的話,我甄武自小在戰陣中長大的,打仗這種事最是擅長不過了,還真不嫌麻煩."

"主要冇必要啊,國公爺."

李誠善急忙接著勸說:"我能勸住孟特穆,讓我親自去勸他,準能成."

"你能勸?"甄武挑眉看著李誠善道.李誠善重重的點頭:"能勸."

"不怕慶原馬市停了,對他們部落的影響了?"甄武接著撇嘴問道.

李誠善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隨後咧嘴一笑道:"朝鮮停他的就停唄,咱以後背靠大明,大不了搶他狗日的,隻不過到時候還望大明那邊彆太心疼朝鮮了,隻要到時候大明兩不相幫,那什麽也都好說了."

嘿.這回答出乎了甄武的所料.果然夠女真風格.

"不行,朝鮮也是我大明的屬國,搶什麽搶,皇上若是知道了必發雷霆之怒,到時候大軍出動,是你們能夠承受的起的嗎?"

甄武臉色一正說道.李誠善和釋加奴都是一愣.

然而,甄武下一句話隨之而來:"不過你們若是去朝鮮那邊幫助幫助朝鮮人民的生活和解決一下情感問題,他們也不能不識好歹的不給好處吧,哪怕到時候有些小矛盾什麽的,有我在朝中幫你們聲援兩句,想來皇上也會息怒的."

說到這裡,甄武佯怒的對著李誠善道:"也不是我說你,你現在好歹是我大明的官,做事說話要附和你的這個身份,你曉不曉得."

"是是是,下官知錯了,以後定多多向國公學習."李誠善會意,所以哪怕是被甄武訓斥,臉上也掛起了一絲笑意.

甄武滿意的點了點頭,最後補充道:"對了,到時候若是去幫助朝鮮人民,記得帶上我漢家在次駐牧的兒郎們,他們能幫你們望望風做個見證什麽的,這樣我在朝中也更好說話."

"明白,明白."

"那行,這些後話就先不說了."甄武看向李誠善道:"明日一早,咱們便去孟特穆那邊吧,我與你一道過去,你該怎麼勸孟特穆就怎麼勸,我去瞧瞧朝鮮使臣見了我會是什麽反應."

李誠善點頭應是.

甄武本打算就說到這裡,不過轉眼瞧見釋加奴臉色有些擔憂,所以甄武轉頭問道:"怎麼了兄弟?你還有什麽想法嗎?"

釋加奴搖了搖頭,說道:"隻是怕事情不會太順利,這次我過去,聽說那個朝鮮使臣射箭比賽中連敗孟特穆部落的好漢,因此帝姬婭有些傾心此人."

"帝姬婭?"甄武疑惑.

釋加奴見狀,連忙解釋道:"帝姬婭是孟特穆的妹妹,孟特穆最寵這個妹妹,我是怕帝姬婭影響到孟特穆的判斷."

甄武眉頭微皺:"那個帝姬婭與朝鮮使臣是舊識?""不是,這點我敢肯定.""嗬."

甄武放下心來了:"就因為射箭就傾心彆人,也是夠簡單的,不過你不用擔心,大抵不過是小姑娘春心一時萌動,到時候挫挫那個使臣的銳氣,讓那小姑娘見見她心中的英雄狼狽的樣子,想必便能讓那小姑娘不會再好意思在孟特穆麵前替朝鮮使臣說話了."

小事而已.至於朝鮮使臣.

甄武彷彿能想象到那位朝鮮使臣,去到孟特穆部落後,大展雄威,然後折服孟特穆部落的好漢,又讓孟特穆部落的格格傾心的主角劇本.

可惜.遇到了他.註定了他要變狗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