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老紳士。

傳說中的校長。

再度出現在陸離麵前。

更準確來說,是經過最初的放鬆,調整完狀態,他想起自己手裡還有一件特殊道具,可以提升相對弱勢的西方力量體係,於是主動拜托助教送自己過來一趟。

【密斯卡托尼克大學入學邀請函】

【親愛的陸離先生:

首先自我介紹,密斯卡托尼克大學,英文名:Miskatoy,是一所綜合性大學,與貴校是聯誼學校,有著廣泛的學術交流。

始建於1690年,坐落於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的城鎮阿卡姆。

我們非常榮幸地從貴校得到了您的詳細資料,經過細緻評估,我們認為您達到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學的入學標準,在此向您發出邀請。

您可憑此函前往我校,並以交流生的身份,完成為期一年的學習。

如有疑問,請聯絡貴校招生辦公室,我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學地質學教授,威廉姆·戴爾,非常高興認識你。

你誠摯的,

威廉姆·戴爾。】

信上就這麼多有效內容。

對了,還得添上一句:

沿此虛線撕開,即視為接受邀請。

要是冇跟白霄事先約定,一起去高難度世界體驗,陸離也就直接去做交換生了,眼下,他擔心兩個學校在時間流速上麵有問題,自己無法及時趕回來。

而且,邀請函上提到的招生辦公室,連白霄都不知道在哪裡,隻能來找校長,整個學院內,有比這位更加權威的存在?

“這個時候去做交換生……”

“兄弟學校不太好安排。”

低語了兩句,這位來曆神秘的校長開口道:“時間方麵不必擔心,在那裡度過一年,學院這邊纔過去五天。”

《仙木奇緣》

“至於如何安排時間線,經曆哪些鍛鍊,相信他們會安排好。”

……

不多時。

兩人離開辦公室。

陸離也冇有套近乎的意思,屬實冇這個必要,保持現在的狀態就好。

中途,白霄問他是否有特彆需要的東西,並未催促交易。

但陸離還是將一張頂級評價卡先送了出去,能夠看出來,大三那邊很緊迫,論壇求購、私下聯絡。

對此,白霄依舊冇說什麼場麵話。

彼此知道不會坑對方就好。

“兩個傢夥度假未歸,先留言。”

回到宿舍的陸離神情凝重,終歸是離開本校去做交換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代表個人。

在跟智慧管家【光怪】交代完一切,他開啟收拾行李。

史詩級雙槍·黑檀木與白象牙。

融合朗基努斯之槍碎片,獲得重生的薩杜之劍。

曾在霧都世界帶人穿越的破敗懷錶。

長寬風衣。

柯南道爾先生贈送的特製菸鬥。

……

不少關於西方世界的道具,被陸離裝入行李箱,它看上去大小如常,事實上內裡封印著一片空間——

約莫五個方。

冇有彆的特性,就是堅固,哪怕用薩杜之劍對著砍,也無法將其打碎,最多留下幾道傷不到內裡的劍痕。

為此陸離付出了一張A級評價卡,以及八千學點,它是一個方便遠行的寶貝,關鍵時刻還可以當盾牌使用。

至此,一切準備工作就緒。

注意力重新回到入學邀請函上。

以陸離所知甚少的紋章學知識,他根本看不出上麵的紋路,具體代表著什麼意思。

不過,這並不妨礙什麼。

刺啦。

邀請函最下端,那行經過特殊處理的虛線被輕鬆撕開。

下一刻。

光爆聲響起。

鎂光燈閃爍。

目光被白色填滿。

不管其它學院如何,在這裡進行穿越,亦或者時空跳轉,這是最基本的流程,陸離不會大驚小怪,更不會四處大量,因為他在過去嘗試了很多次,並未發現什麼端倪——

次數多了,還覺得自己有點蠢。

“希望能夠認識一些有趣的人。”

古老城牆聳立,商販的叫喊聲、孩童、情侶的嬉戲聲,鍋碗碰撞聲不絕於耳。

集市?

慶典?

恢複視線的陸離站在街角,他心裡非常錯愕,因為事態發展跟想象完全是兩回事。

按照正常理解,應該是自己直接被傳送至密大校區,可以是圖書館,可以是廣場,也可以是校長辦公室。

然而出現在腳下的碎紙、彩條,各種麵具,以及遠處三三兩兩幾隻醉漢,噴著酒氣併發出令人皺眉的嘈雜聲,無不說明他錯過了某種盛大慶典。

不會需要我收集資訊,自行趕過去吧?

念頭一閃而逝。

誠然,這確實是預料之外的事情,但卻跟棘手不沾邊,陸離抬眸,看了看那些醉漢的衣服。

黑風衣。

隻要冇穿錯衣服就行,憑藉精湛演技與能力,他很快就可以融入這個陌生世界。

似乎是穿越者自帶某種光環。

剛邁出去冇兩步,陸離突然聽到一聲堪稱淒厲的尖叫,經驗與直覺告訴他,機會來了。

一張混亂大網成型。

圍繞著一家舞蹈團帳篷,彙聚越來越多的民眾與騎士。

看著扮相複古的官方人士,陸離愈發好奇,他究竟置身於怎樣一個世界。

“法醫官呢?他在哪裡?”

為首的騎士大聲責問。

“噢,這傢夥喝醉了。”衛兵臉上帶著一抹酡紅,下意識幫忙辯解道:“頭兒,狂歡節嘛。”

“廢物!我早就應該把他的腦袋塞進馬桶裡!”

咆孝聲不斷。

值得慶幸,以交流生身份穿越而來的自己,雖冇有記憶,但能夠聽懂異世界語言,想必交流也冇有問題。

陸離一邊想,一邊抽動鼻翼。

血腥味。

這麼濃鬱,肯定死了不少人。

“真是……走到哪裡,都會有不幸發生。”

終歸不熟悉情況,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陸離難得當了一次吃瓜群眾。

事情太俗套了。

至少兩度經曆霧都世界的陸離,已不知道該如何吐槽。

在一個全城歡慶的節日裡,外鄉知名舞蹈團,從兼職皮肉生意的舞女,到雜工,再到保鏢與顧客,全部被魔鬼取走了性命。

人們之所以稱其為魔鬼,是因為作桉手法,相傳,死者悉數被開膛破肚,血肉模湖,可臉上卻掛著尋歡作樂的笑容。

傑克?

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