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雲情為賀淩栩解釋說道:「不是什麼大事兒。」

莫雲情都在開口了,他們還能說什麼。

晚飯過後,他們和往常一般,收拾好東西,洗乾淨放好後,纔回知青點。

莫雲情把門關上後看著他們兩個問:「你們倆誰先洗澡。」

莫樞瑾開口:「十五先去吧。」

莫宛瑜點了點頭:「好。」

轉身去拿衣服。

莫雲情看著這個今天第一次見麵的堂弟。

「你有話要跟我說。」

莫樞瑾奶狗小臉上露出了笑容:「十姐果然敏銳。」

說完後,斂了斂臉上的笑容,說:「唐家已經把人送到七姐手裡了。」

莫雲情挑眉,有些意外,唐家這麼快就把人送到莫君菁手裡了,不過轉念一想都半個月過去了,也確實該交出來了,畢竟後麵的事兒,唐家查不到的。

「嗯,你應該要說的不止這一件事兒吧。」

莫樞瑾冇說過,猶豫了好一會兒纔開口:「十五說十姐答應她繼承家主之位的時候不讓他們煲機本家。」

莫雲情點頭:「是有這事兒。」

看著他的眼神多了幾分探究。

係統:【宿主,他母親行十五。】

莫雲情怔了怔:「母親?」

係統點頭:【宿主父親一輩的幾個姐姐都是招婿,這個莫樞瑾按理說應該是宿主的表弟,不過因為他父親是入贅,入的是莫家的族譜,所以就成了宿主的堂弟。】

莫雲情冇想到居然是這樣。

看著莫樞瑾,心裡其實已經有了猜測,不過她冇開口明問。

莫樞瑾鼓起勇氣直視莫雲情的眼睛:「如果可以,我們一房願意跟十八叔他們一樣,也隻希望十姐能考慮考慮。」

莫雲情冇著急回答他話,平靜的杏眸看著他「你的目的應該不隻是這麼簡單吧。」

莫樞瑾苦笑,他現在明白為什麼十五說,堂姐是個很聰明的人了,歎了一口氣說。

「什麼都瞞不住十姐,我父親是入贅的,這個十姐應該知道吧,他本是何家長子,對於莫家的規矩他是清楚的。」

「未來家住之位已定,他不想陪我母親去旁支生活,給了我母親兩個選擇,一是我母親帶著我和姐姐跟他回何家,二是和離。」

莫雲情皺眉:「這件事,爺爺知道嗎?」

莫樞瑾搖了搖頭說:「目前還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冇用,爺爺從來不會管這些。」

也許十姐不瞭解他們這個爺爺,在他心裡隻有十九叔纔是他的兒子,他自以為對其他兒子女兒一碗水端平,實則並不是這樣的。

在他心裡隻有十九叔是他最疼愛的兒子,連帶著就連十堂姐也是他最疼愛的孫女。

像他們這一房,處在的位置不太好,奶奶早就去世了,母親除了自己並冇有同胞的兄弟姐妹。

自然也就冇幫襯。

若不是實在冇辦法,他也不會跟莫雲情開這個口。

莫雲情一時間不知道還說什麼,看著挺陽光的一個孩子,冇想到會有這麼多事兒束縛著他。

沉思片刻後,說:「我現在不能給你確定的答案,畢竟你姑姑還冇做出選擇不是嗎。」

莫樞瑾看著莫雲情:「堂姐的意思是,要等我母親做出選擇再說。」

莫雲情點頭,說道:「嗯,畢竟誰也不能保證你母親是不是想跟著你父親回去。」

莫樞瑾有些尷尬地說:「母親不會願意的,何家雖說是莫家附屬家族,但是並不好相處,再加上母親是個直性子,跟父親成親這麼多年把何家的人基本

上都得罪了個遍。」

莫雲情:「……」

這也是因為有底氣吧,不然恐怕不知道背地裡要挨多少揍。

就算他這樣說,莫雲情也冇有直接應下:「回去看看再說吧,」

莫樞瑾雖然有些著急,但是也知道這事兒急不來。

冇多久,外麵傳來莫宛瑜的聲音:「十姐姐,我好了。」

莫雲情應了一聲,看向莫樞瑾說:「你去洗漱吧。」

莫樞瑾微微搖頭說:「堂姐先去吧。」

莫雲情挑眉點頭,站起身走回房間拿了換洗衣服就去洗漱了。

莫宛瑜走進來看著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的莫樞瑾問:「怎麼樣?」

莫樞瑾說道:「堂姐說,回去再說。」

莫宛瑜微微擰眉問:「姑姑的事,你跟十姐姐說了嗎?」

莫樞瑾點頭:「說了,堂姐說,不知道母親是怎麼選,所以回去後再說。」

莫宛瑜一想也對:「也是,怕萬一姑姑選擇跟姑父一塊回去呢。」

莫樞瑾很瞭解自己的母親,搖頭說:「母親不會的。」

莫宛瑜無奈地說:「我是說萬一。」

莫樞瑾還是很堅定地搖頭說:「不會的。」

莫宛瑜看著他那軸樣,翻了個白眼說:「算了,不跟你說了,我累死了,休息去了。」

說完就走了。

過了好一會兒莫雲情從廁所出來了,把換下來的衣服放盆裡。

對著屋裡喊道:「那個,十四,可以洗漱了。」

莫樞瑾:「好。」

莫雲情搬了一張凳子把衣服浸濕水,順手就洗了。

弄完就回屋休息了。

等莫樞瑾出來,外麵已經冇人了,把衣服簡單洗乾淨,掛在屋簷下也回房間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

莫雲情起來的時候還很早,他們倆也還冇起。

洗臉刷牙後,走進廚房把米淘了,放鍋裡煮。

從空間裡麵拿出來十來個煮熟的雞蛋。.

順帶拿了一瓶牛奶和一個肉包。

一邊燒火煮粥,一邊吃著。

吃完後,把垃圾丟灶爐裡燒了。

等粥差不多煮熟了,莫宛瑜起來了,順帶還把莫樞瑾叫起來。

兩人洗臉刷牙後,走進廚房。

莫樞瑾打著哈欠,看到莫雲情坐在灶爐前:「堂姐,你起這麼早啊。」

莫雲情點頭說:「習慣了。」

說完指著灶台上放著的碗說:「碗裡麵有雞蛋,你們自己拿著吃。」

莫樞瑾和莫宛瑜點頭:「好。」

莫宛瑜搬了一張凳子坐在莫雲情身邊,手裡還拿著雞蛋,一邊剝殼一邊問:「我們今天要去乾嗎?」

莫雲情把灶爐裡的柴推進去說:「今天要去把田裡的地鋤了。」

莫宛瑜點了點頭問:「要準備種田了嗎?」